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双花】以血之名15

没有大孙戏份的一章,搞事搞事搞事
每周换道菜名,最好吃的那个就是我,大家别慌

--------------------------------


张佳乐把自己关在房里好几天,除了情绪与精神状况不太稳定外,他脖子上的伤痕与吻痕也不能让其他人看到。
这几天他几乎是掏空了脑袋尝试回想记忆里空缺的那部分,可是却只是徒劳。一切都像蒙上了一层纱,模糊又虚幻,有时好像抓到了些什么却又消失无踪。
他在抽屉的笔记本里找到了两张电影票的票根,是他当时期待很久的城市逃杀的电影版。

买电影票时和谁猜拳决定爆米花要吃咸的还是甜的,在漆黑的电影院里碰到了谁微凉的手,又是和谁争论著男主角还是大反派比较强。

张佳乐突然后悔起自己没有写日记的习惯。

“妈的⋯⋯”咬着牙骂了声,这种明明答案呼之欲出却又想不起来的感觉让他觉得烦躁。

优美而安抚人心的圣歌不合时宜的响起,张佳乐看了眼手机发现是个不知道的号码。
“你好,我是张佳乐。”
“佳乐、我是汤玛斯。”电话那头是熟悉的声音,“你还好吗?听小远说你这几天都在房内没出来、病了?”
“我没事、”张佳乐笑笑,“小感冒而已,好的差不多了。”
“没事就好,那我之前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好了吗?”
张佳乐沉默着思考了下,“⋯⋯我知道了,你什么时候出发?我跟你一起去。”
“太好了、”电话那头的声音似乎松了一口气,“我后天出发回去,这两天你先收拾一下东西吧。”
“嗯、我知道了,到时候见。”

张佳乐挂了电话静静的坐在房内,闭上眼脑袋里浮现的就是十三年前的那个悲剧,这十三年来从没忘记过。

“你有没有想过,连我都是在骗你?”
脑海里浮现了一句话,冰冷而令人窒息。

那就骗吧。

现在回想,汤玛斯的话有太多破绽,像是个伪装失败的陷阱却用着香气逼人的诱饵使人入内。

张佳乐打开了一个大盒,里面是一把把他用惯的枪,一把一把的拿了出来细心的擦拭、保养着。

他不在乎是不是谎言,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前往,十三年来这几乎成了支撑他活下来的动力。

反正他除了生命早已一无所有。

-

为什么?

为什么只有他活了下来?

他看着被抬回来的一具具尸体里面有着他最爱的爸爸妈妈,有着常照顾他的叔叔阿姨,却没有那个天赋异禀的男孩。
明明是一起长大,接受一样的教育,可是他却像是特别被神所爱一样,在同年龄的孩子中绽放着光芒。

他去医院看了他。

他躺在病床上身上还插着一堆的管子,呼吸很虚弱像是随时都会停止。

为什么还活着?

光是看着他躺在那都觉得刺眼。

“对不起⋯⋯汤玛斯⋯⋯对不起⋯⋯”他抽抽搭搭的哭着向他道歉。
对不起有什么用呢?大家都回不来了。
“没关系的,佳乐,没关系的。”
才不是没关系、你怎么有脸自己活下来!

大家都一如往常的接受他,说他能活着回来是奇迹、是神的恩宠,他是被神爱着的孩子。
那他的爸爸妈妈呢?那其他死去的人呢?难道他们就不被神所爱着吗?他们明明比谁都爱着神啊!

他离开了原本的教团到了另一个城市,在那里没有那个被神爱着的孩子。

他遇见了恶魔。

蛊惑的话语在他耳边响起,“你很恨他吧?”
“你知道他怎么活下来的吗?”
“我知道的喔。”
“邪恶之物给我闭嘴!”子弹像是打入了棉花中,完全起不了作用,他的心在动摇。
“我为什么会知道呢?”恶魔还在继续说着,“因为他们都是我杀的啊!”
尖锐又刺耳的笑声回荡着,霎那间空气像是静止了。
“那你知道那个孩子怎么活下来的吗?”
“他牺牲了大家让自己活了下来。”
“大家都是被他害死的。”
“你的爸爸妈妈也是。”
“很恨吧?想报仇吧?我可以帮你啊!”
“去吧、把他带来这儿,把他带来给我。”

他不知道他怎么离开那个恶魔的,蛊惑人心的声音还在他的脑海里。
他回到了他成长的那个城市,找到了那个人。

“佳乐。”他看见他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你还记得吗、十三年前的事——”

他必须报仇啊。

评论(26)
热度(94)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