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笼汤包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双花】以血之名16

大孙逗猫的姿势参考我平常在家的模样(
挖这个坑我就是为了写最后那幕。


------------------------------


“孙哲平!”楼冠宁推门进来时孙哲平正躺在沙发上用脚趾夹着跟逗猫棒,一下没一下的晃着逗着楼冠宁家那只长毛波斯。
“嗯?”挑起眉,楼冠宁很少像这样焦急又直接叫他名字,隐约觉得有些问题。
“你家驱魔师出事了!”
孙哲平倏地从沙发上坐起,一双锐利的眉紧皱在一起,“张佳乐怎么了?”
“边走边说吧、晚了怕来不及。”焦急的啧了声,楼冠宁罕见的有些失态。
“城郊前阵子来了个恶魔、上级的。”边走楼冠宁在家点了几个亲族让他们跟上,“本来我们跟它们井水不犯河水,只是那家伙动作太多引起太多注意了,所以派了几个人去附近盯着,刚收到消息有两个驱魔师过去了,其中一个是你家的。”
“那个白痴⋯⋯”明明是个陷阱啊为什么要去、这么想死吗!
“他们多久前进去的。”
“大概20分钟前,赶过去大概10分钟。”

啧、太久了⋯⋯可别死了啊张佳乐⋯⋯

-




子弹擦过了他的肩,站在他身后的人举着枪的手颤抖着。
“汤玛斯。”张佳乐淡淡的唤了他一声,“你是个圣职者。”
像是被戳着了痛楚般整张脸扭曲了起来,汤玛斯吼了起来,“你还有脸说这种话!是你先背叛的!是你!是你为了自己害死大家的!”
“⋯⋯”张佳乐垂下了眼,嘴张开动了动却没说出话。
“承认了吧!?你为了自己活下去牺牲了大家!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圣职者!”
汤玛斯的声音嘶哑着回荡在空荡荡的破屋中。
“来吧、动手吧汤玛斯,杀了他啊!你不是想要替大家报仇吗?”潜伏于黑暗中的恶魔攀住了汤玛斯的肩头,靠在他的耳边声音甜腻又阴冷。
“放开他!”张佳乐抽出了枪指着攀在汤玛斯肩上的恶魔,双眼几乎要瞪出火来,他等这一刻等了十三年。
恶魔看着张佳乐咯咯的笑了起来,“你不是要杀我吗?开枪啊,只要你不怕打到你的伙伴的话⋯⋯啊!”
未说完的话语变成了凄厉的尖叫声,子弹从汤玛斯的脸旁飞过打进了恶魔的身体。
“耶和华啊,我要尊崇你,因为你曾提拔我,不叫仇敌向我夸耀!”趁着空档张佳乐一把将汤玛斯拉离了恶魔,嘴中念着诗篇子弹一发发的朝着恶魔打去。
弹壳掉至地上发出了轻脆的声响,空中弥漫着烟硝味以及恶魔凄厉的尖叫咒骂声。
“该死的!你这个该死的人类!我诅咒你!”恶魔在地上痛苦的扭动着身体,“汤玛斯!你在做什么!快点阻止他啊!”
一旁愣着的汤玛斯像是个听话的人偶扑上了张佳乐。
“汤玛斯、你住手啊!”脖子被从后方紧紧的勒着,不停开枪的手被迫停了下来。
脖子被紧掐着张佳乐的脸因为缺氧而涨红,挣扎着用手肘将人撞开,掐着脖子的手因痛而松开,氧气终于得以进入肺中。
缺氧的不适感让张佳乐痛苦的咳嗽着,“咳、汤玛斯你清醒点!”
眼前的人双眼早已失了焦,脸上却漾着疯狂的笑,张开嘴却不是汤玛斯的声音,发出了尖锐又刺耳的狂笑声,举起枪指着自己的脑门,“后悔吧驱魔师、你又害死了一个人!”
狂笑声在枪声响起后嘎然而止。
“汤玛斯!”来不及阻止,飞散出来的鲜血溅到了张佳乐的脸上,在他的眼里染上了痛苦的色彩。
张佳乐颓然的跪倒在地,看着地上不再动弹的尸体,又只剩下他一人。

“真是可怜啊⋯⋯别哭了⋯⋯”冰冷的手抚过他的脸,抹去了在不知何时落下的泪,“马上就让你去找他团聚了啊⋯⋯”
脖子被掐着,呼吸逐渐变得困难。
十三年前的伤口又再次被挖开,胸口被穿了个大窟窿,鲜血滴滴答答的顺着身体滴到了地上。
肩头被子弹擦过的伤口也在渗着血,意识开始远离。

-

“放开他。”孙哲平的声音冰冷却像燃着烈火般的愤怒。
张佳乐像个破烂的布娃娃被掐着脖子高举着,鲜血滴滴答答的在他脚下积成了一滩血洼。
被穿了个洞的胸口狰狞而刺眼。
“真是稀客,居然会有纯血大驾光临。”恶魔咯咯的笑着,被高举着的张佳乐随着笑声晃着。
“不要再让我说一次,给我放开他!”愤怒化成了冰冷的气压袭向了恶魔,孙哲平的眼染上了血红。
“你这么喜欢这人类?”恶魔因为孙哲平的力量而缩瑟了下,却又不想放弃终于到手的猎物,“不然我们打个商量,灵魂归我身体归你?”
“⋯⋯我杀了你!”黑色的火焰在恶魔的脚下炸开,逼得他不得不放开手中的人。
如同破娃娃般被丢下的张佳乐在倒地前被一个微冷的怀抱接住。

⋯⋯是谁呢?勉强睁开眼却是模糊一片,双眼已经失去了聚焦的能力,四肢已经失去了感觉,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乐乐!张佳乐!”孙哲平焦急的唤着,“乐乐是我!孙哲平!我可以救你!”

⋯⋯孙哲平?记忆里空缺的部分好像终于被补上,一切变得完整。
王八蛋⋯⋯他想骂却没有力气。

张佳乐扯动了嘴角,拉起了一个看不出是笑容的弧度,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吐出了三个字。













“⋯⋯我不要。”

评论(36)
热度(101)

© 小笼汤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