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笼汤包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双花】以血之名17

好热、好痛苦⋯⋯

血液像是成了滚烫的岩浆,身体的每一处都是燃烧般的疼痛,胸口如同被千万只蚂蚁啃咬着又痒又疼,几乎让人发疯,痛苦的张开嘴却不晓得有没有喊出声,连喉咙都是燃烧般的疼。

模糊的意识里有双微凉的手握住了他的,在耳边轻唤着他的名字。微凉的手是火烧的热度中唯一的救赎,让他紧紧抓着不肯放手。
痛苦持续很久,一天两天?或者更久?他不晓得,在灼热的痛苦下每一分钟都像是永恒,模糊的意识更让他搞不清时间,他只晓得有人一直在他身旁。

热度终于逐渐消退,他听见有人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行了、熬过去了⋯⋯”微凉的手抚上他的额,“辛苦了,好好休息吧。”
疲倦涌了上来,意识很快的就被黑暗所覆盖。

-

“嗯⋯⋯”缓缓地睁开眼,刚清醒而有些模糊的视线让他微微的蹙起了眉,抬起手想揉揉眼,却在看见自己手的那一刻停下了动作。
是他的手,却又不像他的手。
总是修剪整齐的指甲变成了黑色的利爪,皮肤比起他记忆中的更加苍白,能清楚的看见在皮肤底下青色的血管。

张佳乐沉默的看着自己举着的手后又放了下来。看了看四周,没有开灯,窗帘也被拉得密密实实的,一片黑暗中他却能清楚的看见房里的情况。
是孙哲平的房间,他熟悉的房间。
他的枪放在了床头的柜子上,他拿起了枪检查了一下,里头还有子弹。

“乐乐?”房门被推了开来,门外透进来的光线让他痛苦的皱起眉。
“还好吗?哪里不舒服吗?”房门很快的被关上,房内又变回了一片黑暗,孙哲平关切的朝他走来。

张佳乐没有说话,他举起枪抵在了孙哲平的眉心。
孙哲平对于他的举动并不意外,静静的握着冰冷的枪管将他向下移动,“打这、比较有用。”枪口停在了他的左胸前。

“⋯⋯”沉默着看着孙哲平,张佳乐抽了抽手将枪给收了回来,声音有些嘶哑,“⋯⋯为什么?”
为什么骗他?为什么消除他的记忆?为什么救他?有太多个为什么想问,张佳乐也不清楚自己这个为什么到底是代表哪一个。

“我不想让你死。”孙哲平回答的看来是为什么救他。
张佳乐冷呵了声,“你不是想杀我吗?”那个笑着说要杀他的吸血鬼,他可没忘。
孙哲平的脸上挤出了苦涩的笑,“那也是骗你的。”
“你有什么是没骗我的。”张佳乐突然伸出手揪着孙哲平的衣服将他拉到了自己面前,“把我变成这个样子,和杀了我有什么区别?”
他从孙哲平的眼里看见了不再是人类的自己。
孙哲平坐上了床沿,伸手将人搂进了怀里,张佳乐的身体僵了下却没有推开他,将脸埋在了孙哲平的颈窝。
“孙哲平、你很残忍⋯⋯”他的声音闷闷的,带上了点哽咽。
“嗯。”

他很残忍,他不希望张佳乐死,所以亲手将他拉入了黑暗,亲眼看着他眼里熠熠的星光死去成了虚无的夜。

评论(38)
热度(95)

© 小笼汤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