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笼汤包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喻黄】好好

小甜饼得来不易,且看且珍惜⋯⋯⋯⋯
再也不半夜码字了,半梦半醒会发生惨剧。

Bgm是周深版的好好。


-----------------------------------

黄少天是春日最暖的阳光,温暖灿烂却不刺眼,暖暖的发着光,照的人全身酥软不想离开。
他笑的时候会露出小小的虎牙让他看起来显得更稚气,眼睛会弯成一抹弯月里面闪烁着让他着迷不已的暖阳。

“我叫黄少天,以后多指教啦!”浅棕的发被透过窗的阳光染成柔软的金色,在阳光照耀下的半张脸也像在发着光,如果阳光是个人的话应该就是长这个模样,喻文州忍不住想着。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如同阳光般的少年。

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太多的交集,就像人们憧憬太阳一样,黄少天也总是人群的中心,温暖而平等的照耀每个人。
如果黄少天是活泼热情的太阳的话,那他就是沉静清冷的月,本该不会有交集。


那一年的夏天来得特别早,又闷又热的天气逼得皮肤上涔涔的出了一层薄汗,熊蝉孜孜不倦地大声歌唱着属于夏日的生命之歌,在此刻却让人觉得更为的烦躁。
当时他交完了报告从教师办公室离开,离开凉爽的办公室扑面而来的暑气让他也忍不住叹了声。
他看见那个阳光般的少年正跨坐在学校不高的矮墙上正准备翻出去,已经翻出去的同伴在墙的另一头催促他,视线不经意地撞在一起他看见他的眼神闪过一丝紧张。
“惨了、被发现了!”墙另一头的同伴也慌乱了起来。
“我不会⋯⋯”他才正想说他不会去打小报告时那人就已经从墙上跳了下来,小跑步的朝他跑了过来抓着他的手半拖半拉的和他一起翻过了那道不高的墙。
握着他的手很暖、很热,和他想像中一样如同春日的阳光。

那是他第一次逃课、第一次被罚站在走廊,看着站在他旁边躲着教官视线的死角朝着他挤眉弄眼的人,第一次察觉了自己的心动。

这份心动他始终好好的收藏在心里,没有想过会有实现的一天。

那次逃课后他们的关系拉近了许多,他会在下课时蹭到他的桌边亲昵的喊着他,文州文州咱们下课一起去吃冰吧。
他会淡淡的笑着跟他说好,放学后他们会拿着冰棍慢慢的走回家。他总是会陪着黄少天走到快到家了才跟他道别,其实他早在好几转角前就该转弯——这件事他一直到了好久好久以后才告诉黄少天。

黄少天特别怕冷,冬天时总是将自己包得紧紧的,用围巾盖住了大半张脸。他会替他多准备一个暖宝宝,在口袋里搓热了之后塞到他手里,围巾底下的脸就会露出灿烂的笑脸,比冬日的阳光更暖。



他俩考上了不同的大学,几乎隔了半个中国可以算得上不会再见面的距离。
毕业那天他依旧陪着他慢慢地走回家,一路上听着他喋喋不休地说着上了大学的打算,他只是静静地听着,在适当的时机回应几句。
“那⋯⋯就这样了啊、保持联络!”停在了每次分开的路口,黄少天看着他。
“嗯,保持联络,保重了。”他看着他浅浅的笑着,假装没看见他眼里的一丝期待,假装没看见他略带失望转身离去的背影。

“少天。”看着那个撒满夕阳的背影他鬼使神差的出声喊住了他。
那人顿了脚步回过头看着他,眼里有些小心翼翼的颤抖。
“四年后见。”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可是他知道他能明白。
“四年后见!”夕阳照耀下的笑容闪闪发光。




时间就像羽毛轻轻挠过脸颊,无声无息又带了点搔痒。
十几岁青涩的少年时期一下就过了,身边来来去去了许多人,可从没再让他遇到一个如同阳光般的人。
和当年一样的夏,他漫步走在熟悉的校园里,校门口的警卫和当年还是同一个,打了几声招呼就放他进来了,学生们都放暑假去了空荡的校园剩下依旧高亢的蝉鸣。

他走到了当年第一次翻过的矮墙边,在树荫遮蔽下的矮墙上有个人坐在上面,穿着一件简单的T恤露出一节小腿和脚踝的七分牛仔裤。
阳光穿过树荫在他身上洒下了细碎的光斑,他看着他笑,一如当年。
“回来了?”
“嗯,回来了。”


他比当年长高了许多,轻轻一撑就翻上了墙两人并肩靠着感受着隔着衣服传来的体温。
没有多余的寒暄,他们说着这四年间发生的大小事像是要补齐彼此这四年的空缺。
他们靠的很近,近到侧过脸就能亲吻彼此。

“少天。”
“嗯?”
他们额贴着额、鼻靠着鼻,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自己的模样。
“四年前我想问你⋯⋯”
“问什么⋯⋯?”
温热的呼吸洒在脸上有些搔痒,有些悸动。
“愿不愿意只当我一个人的太阳?”
“当然。”

交叠的唇很柔软、很热。


世界再大不过你我凝视的微笑,在所有流逝风景与人群中你对我最好。

评论(2)
热度(106)

© 小笼汤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