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双花】以血之名18

这几天挺忙的就没更新了,一方面是开完辆车让我感觉整个人都被掏空了(
这几天沉迷于杰克船长无法自拔,下一个坑应该可以猜到是什么了

给助攻王楼少一点关怀一点爱

啊差点忘了我也准备期末啦⋯⋯之后可能会消失个一个礼拜大家别担心
-----------------------------------------

“我要回去。”张佳乐靠在孙哲平身上淡淡的说。
“回哪?”孙哲平皱起眉。
“回教团。”
“你已经不是⋯⋯”孙哲平语气顿了顿,“不是人类了。”
“我在那长大,那是我的家。”不管发生什么事那里都会是他的归处。
孙哲平沉默了半晌才轻叹了口气,“我知道了,但是你还得在这待段时间,你才刚转化完之后会有段吸血的渴望期,你一个人熬不过去的。过了那段时间,要去哪都随你吧。”
“熬不过去会怎样?”
“你会变成失控者⋯⋯变成失去理智、遵循本能的野兽,你们教团抓到的差不多都是那些。”孙哲平解释。
“所以、那几个人不是你杀的?”张佳乐猛的抬起头看着孙哲平,他们在追捕的吸血鬼不是他⋯⋯
“不是。”孙哲平苦笑了下,“我没杀人,那不是我做的。”
张佳乐看着他,心中一直压着他喘不过气的大石头似乎哐的一声掉了下来。
“是吗⋯⋯不是你⋯⋯”脱力似的靠在孙哲平身上,张佳乐有些疲惫的闭上眼,“我知道了,我暂时待在这。”
“嗯。”得到回应的孙哲平点点头,“饿吗?帮你拿点东西来。”
“⋯⋯你给我喝血我会跟你拼命。”张佳乐抬起眼看了他一眼。
“我知道。”孙哲平闷笑了声起身让张佳乐躺回了床上,“你再休息下吧,我去买些你喜欢吃的东西回来。”
得到张佳乐摆了摆手的回应孙哲平才退出了房间,在门外的光照的张佳乐不舒服前迅速的关上。
他听见孙哲平拿了东西出去、关上大门电子锁自动上锁的声音,以前听不到的。

房门又被推开了,张佳乐有些惊讶因为进来的是个他不认识的人。
说不认识也有些微妙,应该说认识、在电视跟报纸上认识的,只是这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张佳乐有些懵。

“身体好点了吗?”楼冠宁看着张佳乐关心一下。
“啊?嗯、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张佳乐愣愣的回应着,还是满脑子问号,“你是那个⋯⋯义斩企业的楼冠宁?”
“是啊、你认识我?”楼冠宁笑了笑,拖了张椅子到床边坐着。
当然认识啊、全国前5大企业的总裁谁不认识⋯⋯
“我一直想来看看你,可惜平哥总是不让我来。”楼冠宁无奈的摊手。
“为什么不让你来?”张佳乐皱起眉头,有些后知后觉的问道:“所以你也是吸血鬼?”
“是。”楼冠宁点点头,“谁知道呢、怕我乱说话吧,那个人其实挺爱面子的,怕我说了什么他不想让你知道的事吧。”
见张佳乐皱起眉没说话,楼冠宁继续说,“可能你觉得很难接受吧,但是其实我们也是挺安份在过生活的,不说你们也没发现吧?”
张佳乐点点头,若是孙哲平当初没有说,他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发现。
“他不想你跟我说什么?”
“他都不想我说了,真说了岂不是被他打死。”楼冠宁笑笑,“我只是挺好奇他的对象所以来看看而已。”
张佳乐听了楼冠宁的话后莫名的红了脸,“什么对象、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确实他对孙哲平是还有点那种感情在,可是孙哲平呢?一直以来他就不了解孙哲平的想法和目的,想起了那天被吸血时被做的事情心情又更复杂了些。
“所以说我真的不懂了,两个人都喜欢对方还在矜持什么。”楼冠宁翻了个白眼。
“等等、你说孙哲平喜欢我?”张佳乐愣住了。
“你不晓得?”这下换楼冠宁愣了下,接着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不喜欢你你还能活着躺在这跟我说话?”
“我认识他这么久可没看过他对一个人这么上心过。”楼冠宁两手一摊,张佳乐在转化过程那几天孙哲平可是一分钟都没离开过,像个雕像一样守在他旁边,真应该拍照起来的。
“楼冠宁!”孙哲平的怒吼突然传来,他出门没多久就觉得家里的结界有人进去的迹象,能这样对他的结界视而不见的人也没几个了,赶紧又赶了回来。
“啊、惨了。”楼冠宁缩下身子,对张佳乐眨了眨眼,“先走了不然会被揍的,祝你们顺利啊。”
说完在孙哲平推开门冲进来前转身消失在黑暗里。
“啧、跑了。”孙哲平关上门后不悦的啧了声,“他跟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说⋯⋯你喜欢我。”张佳乐看着孙哲平,挑起眉笑了,因为他居然看见孙哲平罕见的红了下脸。
“多嘴、我还不打死他⋯⋯”叹了声后孙哲平走到床沿坐下,“是啊、我确实喜欢你。”
张佳乐被孙哲平看着,一片黑暗里他也能看见他眼里朝他投来的情感,这是他以前一直没发现的。
“我能信你吗?”信任这种东西一旦被破坏了再建立起来就十分困难,他想相信孙哲平,但是曾经被摧毁的信任很难一下子重现建起。
“我能证明的。”他揉了揉张佳乐的头笑了一下。
之前碍于张佳乐还是个人类所以始终保持着若即若离的态度,可现在不一样了,他有几乎无限的时间来证明他的感情。

评论(23)
热度(100)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