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卡龙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双花】以血之名20

或许是真的很累又或者是孙哲平的床太舒服了,张佳乐裹着被子躺着躺着又睡着了。
睡得模模糊糊也不清楚自己到底睡了多久,睁开眼房间内还是一片漆黑。
能清楚视物的黑暗感觉挺微妙的,张佳乐想。
听见门外传来电视的声音,估计是怕吵到他所以调的很小声,听不太清楚但大概是新闻之类的节目。

推开房门走出去,原本以为会被光照的刺眼可是除了电视的亮光外整间屋子也都是黑的。
客厅原本的落地窗倍厚重的窗帘遮的密密实实的,那个窗帘似乎是新的。
“醒了?”孙哲平关上了电视从沙发上回头看他。
张佳乐嗯了声走到他旁边坐下,“我不能照光吗?”
“现在还不行,再过一阵子就行了。你是我唯一的亲族,力量也会比较强一些,晒晒太阳也不要紧的。”孙哲平解释。
张佳乐点点头,他不想一辈子都只能生活在黑暗中。
“那我这个怎么办。”张佳乐举起双手,还是尖锐的黑色利爪,他还没找过镜子但估计也跟普通人类看起来不太一样。
“这个需要点力量控制,你现在力量还不太够,喝点血就行了。”
一听见喝血张佳乐的脸瞬间塌了下来,“我不要。”
“你还是必须喝一些,我准备了些去拿给你。”孙哲平站起身却又被张佳乐拉着了衣角。
“我不要喝⋯⋯算我求你了。”张佳乐看着孙哲平,他何曾这样求过孙哲平了。
叹了口气又重新坐回沙发上,孙哲平握住了抓着他衣角的手,语气难得的放柔了些,“乐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你不喝你没办法活下去。”
“⋯⋯那喝你的。”张佳乐整张脸都抗拒的皱了起来,最后才吐出了一句话。
“你说什么?”孙哲平愣了一下。
“喝你的血、不是人类的不行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确定?”孙哲平的语气里有些微妙的迟疑。
“嗯,你的就好⋯⋯”
“行啊。”孙哲平笑了,莫名的笑的很开心。
他用张佳乐尖锐的黑色指甲往自己的掌心划过,指甲划开了皮肤,鲜血慢慢溢出伤口。
他将流着血的手掌伸到了张佳乐的面前,“请便。”
“唔、”张佳乐的心理还是有些抗拒,但是看着眼前冒着血的伤口却移不开视线,心理有种不曾有过的欲望在骚动着,喉头不自觉鼓动了下感觉嘴里越发干涩。
孙哲平没有说话也没有催促,举着冒着血的手掌等待着。
在溢出伤口的血要滴落手掌前张佳乐终于缓缓地伸出手捧住了孙哲平的手,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舔过了快要滑落至手腕的血珠。
理智似乎完全溃堤,张佳乐贪婪的舔舐着手掌上的鲜血,不想漏掉任何一滴从伤口中涌出的鲜血似的专注的吸吮着。
“乐乐、冷静些。”孙哲平用另外一只手拍了拍张佳乐的头,声音有些低哑。
猛然回过神,张佳乐停下了动作看着孙哲平,脸上还沾着鲜血,像只刚捕食完的兽。
“我、我刚刚⋯⋯”张佳乐有些慌乱,鲜甜的血液像是极美味的佳肴,在接触到血的那一刹那理智全被欲望所淹没。
“没事的,这是正常的。”孙哲平抽了张纸巾边替张佳乐擦拭沾血的脸颊边安抚着。
“不过你要克制点力量才行。”孙哲平突然低声的笑了声,“你刚在勾引我。”
“什么?”张佳乐愣了一下,双眼瞥到了孙哲平的双腿间不可言说的部位微微鼓了起来,瞬间红了脸跳到了沙发的另外一头,“我没有、我不知道!”
“我知道。”孙哲平站起身让张佳乐紧张的绷起了身子,准备孙哲平如果朝他过来就随时准备逃跑。
“如果你是故意的我当场就上你了。”孙哲平笑着转身往浴室走去,留下在沙发上发愣的张佳乐。
进了浴室后才听见他在外头后知后觉的大喊着孙哲平你个流氓、大色鬼。

评论(30)
热度(98)

© 马卡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