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卡龙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双花】以血之名22

我回来了
放暑假了
开心


------------------------------

夜色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到来,张佳乐的脸上冒出了些冷汗,手中的圣经都被他攥出了皱褶。
体内的野兽挣扎越来越激烈,一下一下地冲撞着理智的牢笼,叫嚣嘶吼着自由以及对鲜血的渴望。

好可怕⋯⋯只要精神ㄧ有松懈理智就会被夺走,天色还没完全暗下来就已经如此吃力,若是等到天黑了⋯⋯
张佳乐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保持着专注,定眼继续看着眼前的圣经。
一开始他十分意外圣经对吸血鬼居然没有效果,孙哲平告诉他那是因为吸血鬼与恶灵、恶魔不同,源生于黑夜而非邪恶,若非堕落于邪恶沾染污秽圣经是不会有效果的。
一直以来所了解的都太少了。

“还行吗?”
房门外传来孙哲平的声音,现在只要一见到他体内的野兽就会躁动的更厉害,血液的诱惑太大,张佳乐只能把自己关在房间内远离孙哲平。
“还行。”淡淡的应了声,现在的状况只能算得上还行而已。


-

凌晨四点。

长时间保持着专注的疲累加上睡意,张佳乐的精神几乎已经到了极限。
理智的牢笼似乎被撞开了一角,视线被染成了血红,喉咙干渴的令人发狂。
止不住颤抖的手拿起了放在一旁桌上的水杯一饮而尽却没有丝毫解渴的效果,反而更显得灼热干渴。
“哈啊⋯⋯”握住了自己的脖子,干渴的痛苦让张佳乐忍不住呻吟了声,意识几乎就要溃堤。

要撑不住了⋯⋯意识在冲撞下变得模糊,他只来的及在失去意识前唤了声孙哲平的名字。

孙哲平听见张佳乐叫他推门赶进来时看见他蜷缩在地上,整个人止不住的颤抖着,像是在忍耐极大的痛苦一般。
力量跟气息都已经跑出来了,估计已经失控了。
“张佳乐!”孙哲平低声喊了声试图将他的意识唤回来。
伏在地上的张佳乐顿了下,慢慢抬起头看着孙哲平,双目已经染上了鲜红,尖锐的利齿显得特别刺眼。
“好痛⋯⋯”孙哲平那一声拉回了张佳乐的一点意识,他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让自己不朝着孙哲平扑过去。
意识和身体产生了拉锯,强行被制住的身体颤抖着,骨头似乎都发出了喀喀声。
全身又热又痛,尤其是喉咙,几乎像是有把火在烧。

聚焦一时的双眼又失去了焦距,意识终于抵不过狂躁的本能。
张佳乐伏在地上看着他、如同一只野兽,如同他见过的每个失控者。
孙哲平啧了声,他见过许多失控者也亲手处理过很多个,但是他并不想伤害张佳乐,要在不伤害他的前提下阻止他并非一件简单的事。

他外放出了力量,张佳乐是他的亲族对于他的力量会本能的服从,只不过现在这种失控的状况就不晓得了。
张佳乐因为力量而缩瑟了下身子,孙哲平没错过这个机会扑上去压制住了他的手脚。
张佳乐挣扎的很厉害,根本不顾强行挣扎可能会受伤。
“张佳乐!清醒点!”孙哲平吼着,张佳乐被强压住的手臂传来了喀喀声,再不控制点可能就要断了。
张佳乐的挣扎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有用、张佳乐的意识还没完全消失,孙哲平抓准了机会一声一声的叫着他的名字。
“呜、大孙⋯⋯好痛、好热⋯⋯”张佳乐的意识被唤了回来,声音嘶哑的不像话。
身体几乎不是自己的了,全身都在悲鸣着疼痛,在眼前的孙哲平的颈子像是摆在饥饿的兽眼前的一盘美食,让他移不开视线。
张开了嘴露出了尖锐的牙,张佳乐努力的挺前身子凑向了孙哲平的颈子,但被死死的压制在地上还是碰不到对方。
“让我咬⋯⋯”无论怎么努力都还是咬不到,张佳乐有些焦虑了起来。
“⋯⋯不行。”张佳乐魅惑的力量又漏了出来,差一点就答应了。
张佳乐的状况还十分不稳定,这种情况喝了血只会更为严重,在天亮以前都还不能放心。
“天亮之后就让你咬。”

孙哲平看了眼时钟,再一个多小时就能结束了,只要阳光出来最危险的时期就过了。
张佳乐的意识已经逐渐回来了,孙哲平稍微放松了对他的压制,也没有过多激烈的反应。
他将张佳乐抱上了床,从后方抱着他。
“辛苦了,再忍耐一会就过了。”

评论(29)
热度(92)

© 马卡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