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双花】百花与黑森林2

啊不行好饿好饿
大家看完赶紧吃饭去


--------------------------

孙哲平今天工作结束的早,结束了杂志的拍摄之后换了套衣服匆匆的就从后门离开了摄影棚。
百花关门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半现在是下午四点二十,还有一个小时⋯⋯孙哲平看了手上的表确认了下时间,还绰绰有余。
那天拍摄结束后他也没有跟张佳乐要联络方式,就只留下了一个匆匆的口头约定,谁知道人家有没有当真呢。
他也不是真的想吃蛋糕,就是想看看张佳乐。
在这个圈子里长得比张佳乐好看的人随手抓就是一把,可是他就是觉得张佳乐特别好看,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吸引他。

抓紧了时间赶到了百花的店门口看到的却是拉下的铁卷门。
孙哲平愣了一下看了看时间,才五点十分而已,怎么会?
定眼看了看铁卷门上印着的字——每周二公休。
今天公休啊!孙哲平恼怒的踢了铁卷门一脚,发出了沉重的哐声。

“那个⋯⋯请问有事吗?”
张佳乐一回来就看见个打扮诡异的男人在踹自己店的铁卷门,全身黑又带着墨镜口罩,还戴了顶鸭舌帽,该不会是讨债集团?不对、他的钱是跟银行借的,每个月也有乖乖还钱,难道是他招人怨了?也不该啊、他秉持着敦亲睦邻的精神,跟周遭的邻居也处的不错⋯⋯那这人到底是来做什么的?砸场子?

张佳乐将手伸进了兜里在手机上按好110,打定了注意如果等等有什么危害到他的生命安全跟店的事情发生就立刻报警。
那人顿了下转过头来看他,张佳乐也警戒的看了回去。
看见他那人似乎有些惊喜,转头看了下四周之后拿下了墨镜又将口罩拉下露出了脸,看见了他的脸张佳乐惊讶的啊了声。
“孙——”张佳乐还没说完孙哲平立刻扑了上来将他的嘴捂住。
“别啊,你想害我在这包围吗?”孙哲平捂着张佳乐的嘴看了看周围,好在没人注意到他们这里才放开了张佳乐。
“抱歉啊⋯⋯”张佳乐干笑了两声,国民老公的人气可是不容小觑的,要是在这里被包围可能连他都会受波及。
“你怎么会来、还踹我家店门⋯⋯”张佳乐看了下重新戴好墨镜和口罩的孙哲平,又委屈的看了眼铁卷门。
“工作结束的早,想说在关店前赶过来、结果发现公休⋯⋯抱歉。”
孙哲平也有些尴尬,踹了人家店门还被看到什么的。
“让你白跑一趟好像也不好,进来吧。”张佳乐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将铁卷门拉起来一半猫着腰钻进店里,顺便朝孙哲平勾勾手指。
待孙哲平也钻进店里后张佳乐又将铁卷门拉了下来,朝他眨了眨眼,“这样才不会有其他人跑进来。”
明明铁门都拉下一半了还硬要钻进来的人可不少啊。

“随便坐啊。”张佳乐随意招呼了下钻进了柜台。
孙哲平拿下那些遮掩身分的墨镜口罩和帽子,坐在了之前采访的位子上。
“想吃点什么吗?啊、欧培拉今天没有,想吃的话下次提早跟我说我替你做。”张佳乐进了厨房从大冰箱里挑了几个他认为比较不甜的甜点出来。
“不、我主要不是来吃甜点的。”孙哲平看着端着甜点坐到他对面的张佳乐苦笑了下。
“不然呢?”张佳乐愣了下,来甜点店不吃甜点要做什么?
“我来找你的。”在张佳乐开口前他又继续说:“上次采访时说的,来替你试口味的事还记得吗?我是认真的。”
“我当然记得,可这样不会太麻烦你吗?工作应该很忙吧?”张佳乐皱起眉,当红艺人应该都是行程满档吧,特地来这小店替他试口味难道不会太浪费了吗。
“没事,工作之余还是可以的。”孙哲平笑了笑,时间什么的硬挤也会挤出来。
“是吗⋯⋯那就麻烦你了。”张佳乐点点头又补充了几句:“不过我可付不起国民老公的薪水啊、顶多请你吃个饭。”
“没什么,这本来就是我自愿的,你答应我的要求我才该请你吃饭。”
“就等你这句话!”张佳乐咧开嘴一笑,“不过今天还是我请你吧,刚好今天没上班比较悠闲,等等没事?”
“没事。”孙哲平点点头,就是看准了今天晚上都没工作才来找张佳乐的,“那想吃什么?”
“出去吃太花钱了,我煮吧。”张佳乐看了看时间笑了下,“时间差不多,你吃点甜点我去准备。”
说完站起身又钻回厨房里。

孙哲平看着桌上的甜点有些发愁,虽然张佳乐做的甜点挺好吃的但是要他主动吃还是有点心理障碍。
正在他跟自己的心理障碍做抗争的时候张佳乐又从厨房里钻了出来,手上拿了壶茶。
“花茶配偏酸一点的甜点刚刚好,还可以放松心情。”
“谢谢。”孙哲平看着替自己倒了杯茶的张佳乐淡淡的笑了笑。
“没什么,你休息下吧。”回以了一个笑张佳乐又回去了厨房。

啜了口茶,花香配合著茶香回荡着,让他的精神放松了些,自从红了之后很少有时间能够好好休息,疲累的时候也只是用咖啡来撑过去,温热的花茶给了他难得的放松。
调整了下坐姿懒懒地靠在椅背上,拿起桌上一个塔型的甜点一口就咬了一半去。
嗯,苹果。
糖水煮过的苹果还有些脆,微酸的苹果还有肉桂的香味,配上底下的卡士达酱和香酥的塔皮,挺好吃的。
孙哲平满意地点点头又一口把剩下半个苹果塔也吃了。
他喝了口茶盯着厨房的门发呆着,他很想进去看看张佳乐在里面煮些什么,不过基于礼貌还是没有把想法付诸行动,静静地坐在位子上等着。
等了约莫15分钟,张佳乐手端了两盘东西用屁股推开了厨房的门走了出来。
孙哲平看着他,张佳乐头上还用了个发夹把散前额的浏海夹了个七三分,粉红色的、上面还有朵小红花。

“来来来、久等了。”张佳乐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了桌上,“来尝尝乐哥的拿手料理。”
孙哲平看了眼桌上的东西,奶油蘑菇意大利宽面,在心里计算了一下热量想着回去可能要多跑一个小时了。

“吃吧吃吧、我煮的面可好吃了。”张佳乐得意洋洋地拉了椅子坐下,满脸期待地看着孙哲平等着他先吃一口。
“看起来挺不错的。”孙哲平点点头,用叉子卷了些面起来放入口中。
香浓的奶油白酱均匀的沾在面条上香醇又不腻口,奶香混着蘑菇的香味最后又带了点白葡萄酒的余香。
“很好吃。”拿了张纸巾擦擦嘴,给了张佳乐一个肯定的赞美。
“那当然。”得意的笑了一下张佳乐也叉起了面吃了几口,“这是我在学做甜点的时候,一个义大利的同学教我的。”
“你出国过啊?”孙哲平有些惊讶。
“嗯、在法国待了两年。”张佳乐回忆了下当时的年少轻狂,“那个时候还年轻,做什么事都凭着冲动,想着要学甜点就要去法国,瞒着家里手续办了就飞了。”
孙哲平笑了出来,记得当时他也是大学念了一半,说休学就休学一头栽进了模特的圈子里,还好现在闯出了一番名堂不然他真的连老家都不用回了。
想想他们两个还挺像的。
“那去了法国然后呢?”
“然后可惨了啊!”张佳乐露出了苦笑,“我一句法语都不会说、连英文都还停留在How are you的程度,没地方住又只有一点点钱,在车站睡了好几天。好在最后找了间小小的甜点店,跟老板比手画脚了好久他才让我留下来,给我地方住又教我做甜点,后来看我有天份推荐我去更大的店当学徒。”
张佳乐说着脸上漾起了怀念又温柔的笑。
虽然很辛苦,师傅又凶又严厉却也很认真的教导着自己有关于甜点的知识,现在想来真的是一段很好的回忆。

评论(20)
热度(138)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