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双花】以血之名26(End)

“可是他是吸血鬼⋯⋯”邹远怔了很久才吐出了一句。
“有谁规定驱魔师不能爱上吸血鬼的吗?”他想起了当时看着他,那双让他几乎溺毙在其中的眼。
邹远看着他一直以来崇拜的队长,满身的伤痕看起来憔悴无比,可双眼里漾着他从没见过的柔情以及坚定。
“⋯⋯我知道了。”邹远点点头,又咬了咬唇思考了一阵才开口:“我会帮你逃走⋯⋯”
“不用了。”张佳乐打断了他的话,看向了禁闭室里照不着光的黑暗角落,“他来了。”

孙哲平从黑暗中走出,硬朗如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脸因为强忍着情绪而绷得死紧,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气息让邹远寒毛直竖。
“你怎么这么傻,那些人根本伤害不了我的。”孙哲平看着张佳乐微不可闻地叹了声。
其实早在张佳乐离开他怀抱的那一刻他就已经醒了,可他没有阻止张佳乐的离开因为这是他答应过的。
如果可以他想把张佳乐小心翼翼地珍藏、保护好,不让他受到任何一点可能的伤害,但是他知道张佳乐并非需要他的保护。
所以他只能选择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虽然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想直接冲出去杀光那些伤害张佳乐的人然后带着他离开。
“这是我欠他们的。”张佳乐笑了几声又牵动了背后的伤口疼的脸都皱在一块。
“那你现在还完了吗?”
“嗯、带我走吧。”张佳乐坐在地上朝着孙哲平伸出了双手,看起来就像个讨抱的孩子。
孙哲平蹲下身让他勾着自己的颈子,小心地不碰到他背后的伤口将他抱了起来。

被抱起后张佳乐侧过脸看着呆楞在一旁的邹远又对他叮嘱了几句:“小远,以后队伍就交给你了。你是个很有能力的孩子,不用背负着我的影子,你能做到的。”
“乐哥⋯⋯”
张佳乐笑着朝邹远伸出了手,但孙哲平却抢先了他一步,一掌将邹远给推开。
看起来只是轻轻触碰到了而已,可邹远却朝后被推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墙上发出了疼痛的闷哼声。
“你舍不得吧。”顶着张佳乐惊讶的视线孙哲平收回了手。
张佳乐点点头轻声地说了句谢谢,孙哲平提前了一步做了他打算做的事。
“吸血鬼攻击了你然后逃跑,你就这样和上面的人说吧。”张佳乐别过头不再看跌坐在地上的后辈,“以后若是见到了,别手下留情。”
说完孙哲平便抱着他消失在黑暗中。

-

“痛吗。”
“你被打打看就知道痛不痛了。”
被戒鞭以及圣水造成的伤口恢复的很慢,张佳乐只能趴在柔软的床上朝孙哲平翻了个白眼。
“自己讨打的。”孙哲平哼笑了声,语气里带着点不悦。
“你别生气了啊,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张佳乐拉拉他的衣角,讨好的笑着。
“我是气你自己去讨皮痛。”
张佳乐背上的伤看得他都痛了,心疼的不得了。
“没事没事,一下就好了,大孙你别气了。”拉过了孙哲平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蹭了蹭,又在指尖亲了一口。
指尖的搔痒感让孙哲平缩了缩手指,又抚上了张佳乐的脸顺着眉毛沿着脸的轮廓慢慢的摸了下来停在了他的嘴边。
“吸点血,会好的快些。”
又亲了口在嘴边的手指张佳乐也抬起了自己的手,“你也吸我的。”

握住了张佳乐伸向自己的手,孙哲平低下头在他的手背上亲了一下,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笑了出来。
“想起了一个誓词,同族互相吸血时会交换的誓词。”
“还有那种东西啊?说来听听。”张佳乐好奇的挑起眉,看着孙哲平等着他说下去。
“以血之名起誓:此人将是我一生的挚爱、永恒之夜里最终的归宿,我愿将一切奉献于他,愿以生命护他一世周全,我将爱他直至生命的终结。”
孙哲平握着张佳乐的手直直地看着他的双眼,用着缓慢又清晰的声音将誓词说完。
“你、这、这不是跟结婚誓词差不多的东西吗!”张佳乐被孙哲平看着莫名的觉得全身发热,尤其脸似乎烫的都要冒烟了,干脆将脸埋近了枕头里只露出了红得几乎滴血的耳朵。
“本来就是差不多的东西。”孙哲平笑了声,张开嘴往张佳乐的手掌咬了一口。
尖牙划开了皮肤时张佳乐小声的唔了声,和还是人类时跟圣水没两样的血液不同,鲜甜的味道让孙哲平愉悦的眯起了眼。
顾虑着张佳乐的身体所以他只是舔了几口,低下头凑到了那发红的耳朵旁,孙哲平低声地道了声:“张佳乐,我爱你。”


-end



完结!对!完结了!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让我能够填完这个坑
因为挖了这个坑因为双花让我认识了很多人,也受到的很多人的帮助,真的是非常的谢谢大家
以血之名算是我第一个正式填完的长篇故事吧,文笔不是很流畅也没办法把想表达的东西完全的表达出来。
乐乐的固执、坚强、勇敢是我努力想要写出来的,不只是大孙想要保护他,他也想要保护大孙。
回到了教团接受处罚,想要还清在心理上的亏欠,最后还是没办法狠下心去伤害自己一手带出来的邹远,这是在我心里那个温柔的张佳乐。

感觉已经语无伦次了,总之我爱大家,谢谢大家
之后会努力填百花与黑森林,希望能让他们黏糊糊的谈恋爱。

评论(64)
热度(160)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