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笼汤包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双花】百花与黑森林4

早起更完再回头睡个回笼觉⋯⋯



------------------------------

谈恋爱就是一种患得患失的心情,饶是孙哲平这样一个已经是一脚踏入三十岁,谈过许多次感情又身处在一个花团锦簇的圈子里的男人也是如此。
他跟张佳乐交换了联络方式,两个人在日常生活中终于有了点交集,可是两个人的交流也仅只于一些日常的问候,或者是偶尔张佳乐传些新做的甜品的照片给他。
原因无他,因为两个人都很忙。
张佳乐很忙,他更忙。
名气带来的工作量让他一天除了睡觉时间外根本抽不出一个小时来。
一个工作结束后是另外一个工作,他只能在工作地之间通车时间拿起手机传一两则讯息给张佳乐。
他想见张佳乐可是他有着必须完成的工作,他并不是一个公私不分的人,更何况现在的成就不单单只是他一个人的责任。

今天下夜戏,凌晨两点剧组在无人的马路上拍摄着这周的最后进度。
入秋之后夜晚的温度也降了许多,夜里的湿气更让人觉得比实际上又更冷了一些。
孙哲平裹着一条毛毯手中拿着一杯热咖啡,坐在了一旁的小凳子上等着自己上场的部分。
今天刚好拍了一场有打斗的戏——为了营救被掳走的爱人在深夜的公路上飞车追逐,最后在无人的道路上他一挑三负伤却光荣地救回爱人,因此他的脸上也被化妆师画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看起来真像真的跟人打了一架。
他拿起手机拍了张自己现在的模样传给张佳乐,原本想着他应该睡了没想到照片传过去不到三十秒那头电话就急着打了过来。
“孙哲平你那脸怎么了啊?被人打了?报警了没有啊?看起来很疼没事吧?”才接起来那头就如炮珠般地抛来了一堆问题,孙哲平先是一怔后又低声的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笑?不会被打傻了吧?”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气恼。
“没事,在拍戏、这是化妆。”
敛起了笑孙哲平轻声的安抚道,或许是夜深了平时低音炮的声音又低了几分还带了点迷人的沙哑,听得张佳乐的耳朵都有些发痒,好一会才呐呐的开口。
“早说嘛⋯⋯吓了我一跳,你这靠脸吃饭的被打成这样还得了。”
“抱歉,让你担心了。”孙哲平觉得这阵子工作的辛苦好像都一扫而空,张佳乐关心打来的电话让他觉得心暖暖的。
“不过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张佳乐的声音听起来很清醒,不带点睡意。
“在设计甜点,没那么早。”张佳乐哼哼两声回应着,他记得确实张佳乐有和他说过入秋了该多些季节限定的新商品了,没想到会到这么晚。
“辛苦了。”孙哲平心疼了一会工作到这么晚的张佳乐,似乎忘了自己这时间也还在工作,“我明天除了早上一个杂志采访的工作外就没事了,能过去吗?”
经纪人似乎也觉得最近自己接的工作太多了,在爆肝之前终于让自己放了半天的假。
“不会太累吗?你这要拍到很晚吧。”电话那头的张佳乐皱起了眉,难得放假应该在家好好休息才是。
“我想见你。”
“⋯⋯行、行吧,想来就来吧。”
“那明天见了。”

挂了电话后张佳乐将头往眼前的桌上一撞发出了碰的一声闷响,整张脸又红又热,直接接受到攻击的耳朵更是烫的不行。这算什么!直男的无差别攻击吗!?又低又酥的声音挠得他心口发痒,一瞬间好像魂都被勾了去,国民老公不愧是国民老公,太可怕了。
手指并在了一起朝着发烫的脸不停扇风,试图将脸上的热度给扇掉。
脑袋里不停回荡着孙哲平的那句我想见你让他根本无法静下心来,今天看来是没法继续了。

评论(20)
热度(114)

© 小笼汤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