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雙花】百花與黑森林5

定时发文还真方便





-------------------------------------

夜戏拍到了快5点才终于收工,孙哲平拖着疲累的身子回到家梳洗完毕躺上床时已经6点多了。
才睡不到3个小时手机的闹钟便准时地响了起来,孙哲平闭着眼伸长了手在床上盲摸着不知道被他丢到了哪里的手机。
摸了老半天还是找不到那吵得他头疼的手机,从喉咙发出了一声不耐的低吼才勉强撑起了身子循着声音去找手机,最后他趴在了地上从床底下捞出了手机才终于关掉了那吵得要死的闹钟。
这样ㄧ折腾他也醒得差不多了,抓着头发打着哈欠走进浴室去冲澡。
冲完澡出来放在桌上的手机刚好也响了起来,看了下来电显示是他的助理,估计是确认他起床了没有。
“喂、嗯我起来了,我知道。”接起电话一边走去了厨房按下了胶囊咖啡机的按钮,自家养的白色长毛波斯也从窝里钻了出来喵喵叫的绕着他的脚打转。
“哎、讲过多少次别这样绕着转,被踩到了还要咬人⋯⋯没事,在跟猫说话。”抬高了脚跨了一大步摆脱了绕在自己脚边的白色毛球,侧过头用肩膀夹着手机,拿了猫专用的饭碗又开了个猫罐头倒了进去加了点水拌了拌才放到了地上。
「好我知道,我自己會注意時間。」回應了助理再三的叮嚀後才掛了電話,動了動側著頭夾著手機有些發痠的脖子後孫哲平又拍了拍貓的頭,「趕快吃,水也要喝完。」
喂好了猫咖啡也泡好了,一边吃着昨天助理买的面包配着咖啡一边听着猫吧砸吧砸地吃着混了水的罐头。
吃完了早餐看了眼时间再不出门也要来不及了,抽了两张纸巾把同样也吃完早餐的猫给抱了起来。
“怎么每次都吃得满脸,不要把脸整个埋下去啊。”
无奈地叹了声替猫擦着沾湿的脸一边念着,这只猫是朋友家猫生的崽,说太多只养不起后塞给他的,挺乖的可是就是傻了点不管是吃饭还是喝水都要把整张脸都埋进碗里,沾着整脸的白毛都脏兮兮的。
白毛球眨了眨玻璃珠似的蓝色眼睛,一副不晓得孙哲平在说什么的样子又喵了声。
“算了你也不懂,自己在家乖乖的。”
替猫擦完了脸将地上的猫碗和喝完的咖啡杯放进了流理台里冲了冲水,设定了自动喂食机才不会让猫自己在家时饿肚子,拿了手机包包和车钥匙后才出门。


今天的采访是有关于他现在正在拍的那部剧的文字采访,需要的照片在之前就已经拍好了,不然依他现在严重的睡眠不足挂着两个大大熊猫眼,估计化妆师看到都要翻脸了。
“大孙在这次的戏里和烟雨的云秀女王一起演对手戏,听说是和以往都不同的风格能不能透露点给我们知道呢?”
“这次和以前单纯谈恋爱的剧情不同,云秀饰演的白玲是我生意上敌对公司的女总裁,在戏里我们有许多互相斗智斗力的对手戏,可以说是非常精彩了。”
“大家都说云秀的个性太过女王了,和大孙你的霸道总裁气质似乎相撞了,那在拍戏的过程中有没有发生什么冲突还是摩擦吗?”
“这个倒是没有,云秀是个非常优秀的演员也是个很好的同事,我们相处下来非常的愉快。云秀的个性很豪爽,在某方面跟我满像的,在片场我们还比较像好兄弟一样。”
“照大孙这个说法看来像云秀女王这种类型的不在恋爱范围内啰?大孙可以和我们说说你的理想型吗?全国的女孩们都在期待呢。”
“理想型吗⋯⋯”孙哲平被问到这个问题时思考了一下,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人,“笑起来好看的,看见他笑心情也会跟着好起来的那种,还有就是会做甜点的。”


结束访谈大约11点,他传了个讯息给张佳乐告诉他自己要过去了,顺便在超商买了个饭团在车上简单的解决了自己的午餐。
把车开到了百花附近停好后他又戴上了墨镜口罩和鸭舌帽,从车子的后照镜确认了下看不见自己的脸后才下了车往百花走去。
孙哲平在店外看了一下,或许是因为邻近午餐时段因此店内并没有客人,只有一个店员小妹站在柜台用手机看剧偷闲,张佳乐应该是在厨房内。
“欢迎光⋯⋯临⋯⋯”
听见了有客人推开门进来的声音,小妹很称职的招呼着,可一看到孙哲平那声招呼又迟疑了些。
一个一百八十多公分的男人,带着墨镜口罩和鸭舌帽,看起来说有多可疑就有多可疑。
“请问需要什么吗?有需要替您做些介绍吗?”小妹虽然觉得心里有些不安,但是她记得乐哥总是说只要进了百花都是客人,一定要摆出笑容来迎接客人,还是端起了笑招呼着。
“不用了,我找你们店长。”隔着口罩孙哲平的声音有些闷闷的,听起来给人另外一种压迫感。
小妹一听吓得都要哭了,该不会是讨债集团?要抓他们乐哥去抵债?
“你、你找我们店长有什么事吗?如、如果是要抓他走的话、我就报警了喔!”
小妹忘记按暂停还在播放着剧的手机突然传来了女主角哭叫了声不要带走他!
“哈啊?”孙哲平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这小姑娘在说些什么?为什么要抓走张佳乐?报警是怎么回事?还有她在看的那部似乎是他上一期和苏沐橙一起演的沐雨橙风。
“怎么了?”听见外头似乎有些奇怪的动静,张佳乐推开了厨房的门出来就看见包得可疑的孙哲平和眼眶泛红被吓得不轻的柜台小妹。
“乐哥不要出来!讨债集团来抓你了!”
“谁是讨债集团!?”
张佳乐满脸无奈的看着自家的柜台小妹,聪明伶俐又能干就是脑洞大了些。
“花花他不是讨债集团⋯⋯他是我朋友,来找我的。”他拉着孙哲平的袖子将他拉进了厨房,顺便又回头对花花喊了声:“认真上班、别老看那些没营养的剧。”
所以那小姑娘以为他是讨债集团?花花?上次张佳乐替她要签名的那个?明明是他的粉还认不出来?谁的剧没营养了?
孙哲平被张佳乐拉进了厨房满肚子的问号无处发泄。

“你就不能换个打扮吗,包成这样真的看起来怪可疑的。”把孙哲平拉进来厨房后张佳乐睨了他一眼。
“被认出来很麻烦的。”拿下了脸上的一堆东西,孙哲平打量了一圈百花的厨房。
明亮整洁的厨房,制作甜点的模型和器具整整齐齐的挂在墙上,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甜味。
“你的黑眼圈也太重了,睡了多久?”一看见孙哲平拿下墨镜后的黑眼圈张佳乐立刻皱起了眉。
“几个小时而已吧,没事习惯了。”
“不行。”张佳乐沈下脸,拽着孙哲平的手往厨房的后门走。
“去哪啊?”孙哲平被他拽地有些懵,嗑嗑绊绊地跟在张佳乐身后。
出了后门后张佳乐开了旁边的另外一个铁门拉着孙哲平爬上了又黑又狭窄的楼梯间,楼梯间里泛黄的灯泡一明一灭的闪着感觉要不了多久就会寿终正寝了。
爬上了二楼停在了一扇看起来防盗功能不是很好的门前,张佳乐掏出了钥匙哐啷哐啷的打开门。
推开门是一间狭小却整齐的套房,一张单人床一张桌子一个衣柜和一张单人座的沙发就是这房间里主要的家具了,孙哲平疑惑的看着张佳乐。
“我家。”拉着孙哲平进房之后关上门,张佳乐从背后推着孙哲平坐上了那张单人床,“跟你家比起来应该是又小又破,就麻烦你忍耐一下了。”
“等等、到底要干麻?”从一进百花之后他就一直处在混乱的状态,张佳乐突然带他回家还推他上了床,这是在暗示什么吗?
“让你睡觉啊。”张佳乐不知从哪翻出了一台薰香机倒了点精油进去,不一会儿令人放松的柑橘香味就充斥着整个房间。
“不是、我不累啊。”孙哲平眨眨眼,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反应才好,他是来见张佳乐不是来睡觉的啊。
“让你睡就快睡,等爆肝就来不及了,我晚点再来叫你。”抛下了一句话张佳乐又碰的一声关上门留下了坐在床上不知所措的孙哲平。

所以现在,要睡吗?
孙哲平环视了房间一圈发现似乎真的除了睡觉没别的事可做,脱了鞋躺上了床、盖上了被子睁着眼发矇。
整张床都是张佳乐的味道,带了点水果香又有点奶油和面粉以及洗发水的香味,怎么可能睡得着!

评论(29)
热度(128)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