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笼汤包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双花】百花与黑森林6

最后孙哲平还是睡着了。
不知道是真的太累了还是张佳乐的精油真的有效,或者是两个原因都有,他就这样被张佳乐的味道包围着睡着了。
然后做了一个不可言说的梦。

猛然的睁开眼看见的是陌生的天花板,他的怀里没有张佳乐也不是在他家那张豪华的双人床上,茫然的眨了眨眼脑袋才慢慢的转了起来,想起了自己现在是在张佳乐的床上。
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4点半了,这一觉睡的有点久,不过确实让他精神恢复了不少。
不过眼下还有个十分紧急的问题需要处理,他一个快要三十岁的男人因为做了个梦弄脏了裤子,还在暗恋对象的家里,又不是血气方刚的青春期少年了这说出去他还怎么活。
迅速的检查了一下情况,没沾到外裤也没沾到被子或床上才稍稍地松了一口气,不过底裤湿黏的感觉不太舒服,他犹豫了一下后传了讯息给张佳乐跟他借个浴室。
迅速的冲了个澡孙哲平在浴室里盯着那条脏了的内裤思考着该怎么处理比较好,穿还是不穿,这是个问题。
就在他烦恼的时候他听见张佳乐哐啷哐啷打开门的声音。
“孙哲平,你还在洗吗?我把毛巾放在门外。”张佳乐站在浴室的门外敲了敲门对他说。
孙哲平犹豫了一分钟,开口对门外的张佳乐问:“那个、你那有没有内裤,借我一件⋯⋯”
行了,他的英明一世他的霸道总裁,全毁了。
“啊?”张佳乐愣了一下,孙先生你的内裤呢?
“不小心淋湿了。”为了验证自己的话,孙哲平打开花洒把那件内裤冲了个湿。
“行吧、我找找。”隔着一扇浴室门张佳乐看不见孙哲平在里面做了什么,从衣柜里翻出了一件还没拆掉外面的塑胶包装,全新的内裤和毛巾一起放在了浴室门口。
“都放门外了啊。”张佳乐朝着浴室喊了声。
“谢了。”将门打开了一点缝伸手出来摸了摸将毛巾和内裤拿进了浴室。
孙哲平用毛巾擦干了身子穿好了衣服从浴室出来时似乎看见了张佳乐像只受惊的兔子似的从床上跳了起来。
“啊、你洗好了啊?”张佳乐站在床边脸上有些不自然的红晕,双眼尴尬的飘着。
“嗯、谢谢了。”疑惑的看了张佳乐一眼,孙哲平点点头拿着方才拿来擦拭身体有些沾湿的毛巾问:“这放哪比较好?浴室挺潮湿的。”
“给我吧,我等等拿去顶楼晒。”接过了孙哲平手中的毛巾,张佳乐盯着他眼下看起来淡了些的黑眼圈,“有睡饱吗?”
“睡得挺饱的,不过今天似乎浪费了啊。”孙哲平苦笑了下,原本来是想多看看张佳乐没想到却睡了那么久,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这样浪费掉了。
“我觉得没什么不好,你跟我待在厨房里也没事情做。”
想想厨房里一个多了个大男人盯着他感觉都不能好好的专心做甜点了。
“那该不会我之后来都要在这儿睡午觉?”孙哲平笑着开玩笑的问,和张佳乐待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伸手就能触碰到他,再多待久一点搞不好他就忍不住把张佳乐推在床上给办了。
“你想的话也是可以。”没想到张佳乐居然还一脸认真的点点头,后来又掏了掏口袋丢了把钥匙丢给孙哲平,“店后门的钥匙,你先去店里等我,我去把毛巾晒一晒⋯⋯你待在厨房就好,出去会吓到人的。”
会吓到人什么意思、他长得丑吗?


张佳乐晒完毛巾回到店里时看见孙哲平和花花正在厨房里大眼瞪小眼。
“乐哥!是孙哲平啊!是活生生的平哥啊!”
一看见张佳乐回来花花兴奋的冲到了他的旁边,活像看见什么珍稀的动物一样抓着他的手晃着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似的。
“嗯对,我知道,活的孙哲平。”张佳乐抽回了手不轻不重的往花花的头上砍了个手刀,“要妳结帐怎么跑进来偷懒。”
“我结完了!”
“打扫呢?”
“扫完了!”
“很好,那妳可以下班了。”张佳乐推着花花就要把她推出厨房
“乐哥你居然想独占平哥!太诈了!”花花紧攀着厨房的门坚持着她身为平粉最后的倔强。
“对我就独占他,不只独占他我等等还要跟他去约会。”

废了好大一番功夫才终于把花花打发下班回家,回到厨房时看见孙哲平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所以,我们去约会吗?”

评论(17)
热度(110)

© 小笼汤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