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卡龙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双花】百花与黑森林10

我今天去面试打工
拜托让我录取



------------------------------------

打烊时间张佳乐让花花提早下了班,一个人做着关店的善后准备。
孙哲平原本今天要过来,可昨天半夜突然传了讯息给他说病了,今天没法过来了。
上次从咖啡厅回来后孙哲平似乎又开始没日没夜的工作,打开电视不管哪个节目似乎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看着电视上的孙哲平还是觉得没什么实感,一个看起来遥不可及的人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还对自己告白了。
那天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好像变得亲昵了一些,有时候工作结束的早了些还会打电话给他闲聊一下。
大概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可是这个未满的距离似乎也还有一大段。

张佳乐关了店突然想到了听说是生病了的孙哲平,心中的两个小人互相拉扯了一下最后他叹了口气对自己喜欢瞎操心的个性感到无奈。
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孙哲平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嘟嘟声响了很久才被接起,“⋯⋯喂?”
孙哲平沙哑又虚弱的声音让张佳乐愣了一下,这病的感觉还挺重的啊。
“是我,你还好吗?听起来挺严重的。”
“还好吧⋯⋯昨天半夜去吊了两瓶水,应该有好点了吧。”
孙哲平又咳了两声,听得张佳乐都皱起了眉。
“你一个人?今天吃饭没?”
“中午助理有来送饭,现在没什么胃口。”
“⋯⋯我过去看看吧?顺便弄晚餐给你吃⋯⋯地址发给我。”
张佳乐牵出了自己那台不算新的小绵羊,又看了看钱包,孙哲平感觉就是不会自己下厨的人,要顺便买点食材过去了。
“会传染⋯⋯别来。”
“叫你发来就发来,你乐哥怕你一个人病死在家里。”
“好吧⋯⋯我等等发给你,记得戴口罩来。”孙哲平用沙哑的声音叹了口气。
“我知道,等等见。”
挂了电话后从小绵羊的置物箱里拿出了顶安全帽戴上,看了眼孙哲平发来的地址后将手机收回了兜里。
高级住宅区啊啧啧啧,不过想想孙哲平每天忙着工作,房子的功能大概只剩睡觉了。

张佳乐先绕去了超市买了米和青菜以及一些简单的食材才骑车前往孙哲平家。
找了个地方停好车,张佳乐拎着一大袋的东西站在了孙哲平家楼下突然觉得有些尴尬,这他妈太高级了他站在这突兀到了不行,门口的警卫都开始看他了。
才拿出手机想打给孙哲平求救,就看到他已经传了讯息过来,说已经和警卫说过了让张佳乐直接上楼,顺便给了他楼层和门牌号,还有电子锁的密码。
还真是周到啊⋯⋯张佳乐想。

上了楼找到了孙哲平家,照着孙哲平传来的讯息输入了密码开了门,小心翼翼的先探了颗头进去看了看,屋子内黑漆漆的没开灯让张佳乐瞬间有种自己在闯空门的错觉。
呸、他可是来探病的。

进了门看了看,几件衣服随意的搁在椅子上桌上还有些看起来像随手放的杂物,让宽敞又豪华的房子多了些生活感。
“孙哲平?”张佳乐试着喊了声,屋子里还是静悄悄的,也许是在睡觉吧。
将东西先放在了一旁的桌上他想先去看看孙哲平的状况,孙哲平这种平常忙于工作的一旦生病了就会很严重。
“哇啊!”走过了地上柔软的白色长毛地毯时突然踢到了个东西,整个人被绊了一下。
脚步踉跄了一下好不容易站稳了,张佳乐捂着被吓的不轻的胸口回头看看自己踢到的东西。
一只白色长毛的波斯猫坐在地毯上,玻璃珠似的蓝色眼睛委屈的看着张佳乐,毛蓬蓬的尾巴不开心的甩着。
“啊⋯⋯踢到你了?对不起对不起。”特别喜欢这种毛绒绒小动物的张佳乐心瞬间就融了,蹲下身抱起猫噜着。
“⋯⋯怎么了?叫那么大声⋯⋯”似乎是被张佳乐刚那一声给吓到,孙哲平从房里面走出来看着张佳乐蹲在地毯上噜猫。
“没事没事⋯⋯不小心绊了一下,你能起来吗?”张佳乐尴尬的看着孙哲平,猫一噜居然不小心忘了主要的目的了。
孙哲平看起来十分憔悴,一点都没有平时帅气的模样,头发乱糟糟的下巴还有着淡青色的胡渣,这模样看得张佳乐莫名的心疼。
“去躺好去躺好。”张佳乐放下猫推着孙哲平回了房间,房间中间大大的双人床旁的床头柜上放着杯水和几包药。
“有在发烧吗?”推着孙哲平躺回床上张佳乐伸出手贴上了他的额头。
“好像还有点⋯⋯去戴口罩。”拉起棉被盖住自己的口鼻,孙哲平推了他一下。
“我去弄点东西给你吃,厨房借我用,你再睡一下。”

张佳乐出了房门刚才那只白毛球就跟了过来,绕着他的脚喵喵叫着。
“不行,我也想跟你玩,可是你爹病了我先弄东西给他吃。”
拎起刚才买的东西进了厨房,张佳乐东翻西找终于找到了个陶锅煮了锅蔬菜粥,在等粥煮好时张佳乐戴上口罩找了条毛巾沾湿了替孙哲平擦了擦脸,把买来了退热贴贴在他额头上。
粥煮好后又打了颗蛋进去拌了拌用余温将他闷熟,盛了碗端进房里。

“起来吃点。”拉着孙哲平让他半坐起身,拿了几个枕头放在他背后让他能够靠着。
“抱歉、谢了⋯⋯”接过张佳乐递来的粥孙哲平抱歉的笑笑,他没想过会有被张佳乐看到他这么狼狈的模样,不过张佳乐因为担心他而特地过来让他的心里居然有点开心能够生病。
“赶紧吃吧,热热吃出点汗比较容易退烧。”
嗯了声孙哲平舀起了口粥放进嘴里,“⋯⋯没味道。”
“你感冒才没味道,别嫌、全部吃完啊!”
“是是是。”用沙哑的声音笑了声,孙哲平乖乖的吃着那碗吃不出味道的蔬菜粥。
等孙哲平吃完了粥又盯着他把药给吃了张佳乐才拿着空碗出了房间。
替自己盛了碗剩下的蔬菜粥坐在白地毯上一边噜猫一边吃着,孙哲平吃不出味道真是太可惜了,明明那么好吃。
吃完了粥洗好了碗,张佳乐犹豫了下又替孙哲平把衣服也给洗了,还喂了猫,觉得闲着又顺便把地也给扫了。
张佳乐躺在地毯上摸着趴在他肚子上的猫喃喃自语:“你说我干麻替他做那么多?来探病还帮他把家事给做了我是不是吃饱太闲?”
白毛球还特别应景的喵了一声。

孙哲平又睡了一觉起来,吃完了粥又吃了药全身出了汗烧也退了,不过头还是有些晕晕的。
他下了床一出房间就看见张佳乐躺在地毯上和趴在他肚子上的猫聊天,他讲一句猫就喵一声一人一猫看起来聊的得挺愉快的。
无声的笑了起来,孙哲平靠在墙边看着张佳乐到底在跟猫说些什么。
“那个人看起来一脸跩样,我一开始以为他一定是那种大头症、架子特别重的明星,没想到人还挺好的。”
喵。
“不过他居然说喜欢我啊真的让人很难相信,说看到我就弯了这个锅我怎么背的起。”
喵。
“也不是说不喜欢他,只是太快了,要是哪天他说他突然直了我怎么办?”
喵——
“而且要是我们在一起被拍到了他的前途不就毁了,他努力这么久才有今天的成就,怎么能因为这种事毁于一旦。”
“这种事你不用担心。”孙哲平突然出声害张佳乐吓得抖了一下,肚子上的猫也被他吓得跳了起来。
孙哲平走到了张佳乐旁边坐在了地毯上,白毛球立刻转移阵地爬上了他的腿。
“你你你、你听了多少?”
“从我看起来一脸跩样那里。”
“⋯⋯全忘了吧,都是你在做梦,你发烧烧坏脑子了。”那不就是几乎都听见了!张佳乐翻了个身把脸埋在地毯里,真想把自己闷死在这地毯里算了。
“我喜欢谁和谁谈恋爱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你不用因为这样而顾虑些什么,做你自己就好。”
孙哲平略沙哑的声音淡淡的说着,又揉了把张佳乐的头。

评论(21)
热度(111)

© 马卡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