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双花】百花与黑森林11

摸鱼了一整天差点以为更不了了2333333




---------------------------------

“你说的容易⋯⋯”张佳乐别过头看了他一眼,“如果因为我毁了你的前途,我可是会良心不安的。”
“你不需要替我的选择负责,我也不用你来负责。”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用沙哑的声音坚定的说着,“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换个方式重新开始也是个选择。”
“还真洒脱。”嗤了声张佳乐伸出手逗着孙哲平腿上的猫,“我有那么值得?才认识多久而已。”
“值得啊,这辈子我可能就喜欢你一个男的而已。”
孙哲平一直在思考着,他们那个圈子喜欢同性的不算少数,他也曾看着那些面容姣好的男艺人或是模特试图寻找能让自己心动的特质,不过什么也找不着,能让自己心动甚至心生欲望的男人这世上可能就只有一个张佳乐而已。
“浮夸。”笑了声张佳乐从地上坐起,又撑了一下站起身来,“我该回去啦,你自己记得多喝水。”
“等等、”孙哲平拉住了他的手看着落地窗外的天空,“下雨了。”
雨水打在玻璃上碎成了一点一点的水珠模糊了窗外的景色。
“怎么这时候才下雨啊⋯⋯”张佳乐觉得头疼,他骑车来的这样回去肯定淋成落汤鸡了。
“等雨停吧,还是干脆今天住下来?”孙哲平看着天上厚厚的云层,感觉这雨一时半刻下不完了。
“住下来啊⋯⋯”张佳乐思考了一下,他没想过会有留宿的可能什么东西都没带,这样有点麻烦了。
“不过我家没客房。”孙哲平突然补充了句让张佳乐看了他一眼。
“所以你要我跟你一起睡?”
“谁说了。”
“那我要睡哪?”
“那。”孙哲平抬了抬下巴,张佳乐转头看着摆在客厅里的沙发。
“你就让客人睡沙发!?”张佳乐觉得难以置信。
“跟我一起睡想被传染?”孙哲平挑眉。
“怎么不是你睡沙发?”
“你就这样对病人的?”
两个人互看着谁也不说话,空气中维持着一种一触即发的沉默。
喵。
孙哲平腿上的白毛球突然用两只后脚挺起身,用前爪软软的肉球往孙哲平的脸上拍了一下。
“⋯⋯噗哈哈哈哈哈!孙哲平你被你家崽打脸啊哈哈哈哈哈!”张佳乐愣了一下抱着肚子大笑了起来,孙哲平被猫打脸的表情实在是太好笑了。
“⋯⋯”孙哲平沉着脸撑着白毛球的腋下将牠抱起来和自己面对面,“你什么意思?人家才来几个小时你就被他收买了?”
喵。
白毛球又抬起了前爪按上了孙哲平的鼻子。
“⋯⋯我平常这么疼你,现在你是这样对我的?”
张佳乐笑得肚子都痛了,抱着肚子又坐回了地毯上,“你一个大男人跟一只猫计较?”
“我是在跟牠讲道理。”
孙哲平居然一本正经跟猫讲道理,太好笑太傻逼了,张佳乐笑得肩膀都忍不住抖了起来。
“张佳乐你笑什么。”孙哲平睨了他一眼。
“不行⋯⋯太好笑了⋯⋯哎呦我的肚子⋯⋯”抹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张佳乐深呼吸了几次让自己的情绪稍后平缓一下。
“干麻跟只猫计较呢、你看他多乖。”从孙哲平手中接过猫,白毛球喵了一声在张佳乐的怀里发出了撒娇的呼噜声。
“⋯⋯”孙哲平的脸都黑了,第一次发现自己养的这只傻猫这么会看人脸色,他低声喊了声:“小白!”
“孙哲平你喊牠什么?”张佳乐愣了好大一下才回神。
“小白啊,这傻猫的名字。”
张佳乐哑口无言,这什么简单暴力的名字?一只又可爱又有气质的长毛波斯你把牠喊得跟只狗似的!?
“小白过来。”孙哲平拍拍自己大腿。
张佳乐低头看看自己怀里的猫,猫也抬头看着他,圆滚滚的大眼充满着无辜。
“他不想理你。”张佳乐得意的笑了两声看着孙哲平,抱着猫窝上沙发,“乖小白,咱俩今天一起睡沙发吧,别理你那傻逼的爹了。”
喵——
孙哲平觉得自己快被这两个一唱一和的给气死,“你给我跟我睡房间去,牠自己睡。”
“我为什么要跟你睡?你不是要我睡沙发的吗?”
“我改变主意了,你睡房间大不了我戴口罩睡。”
“孙哲平你干麻?跟猫争宠?”张佳乐挑起眉看着孙哲平,觉得这人今天特别的幼稚,看来发烧把牠的成熟稳重都给烧没了。
“没有。”孙哲平冷哼了一声,“只是觉得让你特地跑一趟还睡沙发太委屈你了。”
张佳乐的脸上写满了怀疑不过也没再说什么,再拌下去孙哲平搞不好真要生气了。
“约法三章啊,盖棉被纯睡觉。”张佳乐说。
“我今天生病也只想纯睡觉好吗。”
“意思是没生病就不想纯睡觉?”
“我没这么说,你要这么理解可以改天——”
“闭嘴闭嘴我不想听。”张佳乐拿了个沙发上的抱枕砸向孙哲平。
“呵,别闹了。”孙哲平接住抱枕又抛回了沙发上,“我要去洗澡了流了一堆汗。”
“快去快去。”张佳乐挥手驱赶。


张佳乐接在孙哲平之后洗了澡,身上穿着孙哲平的睡衣。
他俩的身高没差很多,可孙哲平的身材比他厚实骨架比他大了些,衣服穿在身上硬是显得有些宽松,都是男人这样一比心里真是不爽啊。
拿着条毛巾盖在头上擦着湿答答的头发走出浴室,看见孙哲平正在床上看着剧本。
“明天就要上工了吗?”
“嗯,不能休息太久,会拖到剧组的进度。”孙哲平从剧本上抬起眼看了眼张佳乐,突然觉得呼吸一滞又别开了眼。
“吹风机在那边的柜子里,快去把头给吹了。”
张佳乐嗯了声擦着头打开孙哲平说的柜子。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突然觉得要他和自己睡同一张床的决定很不明智,在看到张佳乐走出浴室的时候觉得血液都往脑上冲了。
自己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有些宽松,露出了冲完热水后泛着红的皮肤和锁骨,平时扎起的头发沾了水散在肩上⋯⋯孙哲平深呼吸了一下让自己稍微冷静些。

“快睡啦。”完全没注意孙哲平的情绪张佳乐吹干了头发就从另外一边爬上了床。
“嗯,晚安。”孙哲平关了灯侧过身背对了张佳乐,明明用的是同一款沐浴露和洗发水可是从张佳乐身上传来的香味却特别明显。
今晚感觉很难熬啊⋯⋯

睡到了半夜孙哲平的手摸到了床的另外一侧,冰冷又空荡的床让他睁开了眼睛。
张佳乐没在床上,原本躺的位子没有一点热度,看来已经起来很久了。
孙哲平皱起眉下了床走出房间找人,推开房门看见张佳乐抱着小白缩在沙发上看着转成静音的电视。
“怎么没睡?”刚睡醒的声音有些低哑,张佳乐似乎被吓了一跳。
“怎么醒了?”张佳乐转头看着他,“我睡不太着,你别理我快回去睡吧。”
孙哲平没理他迳自走到他旁边坐下,沙发凹陷下了一个角度让张佳乐稍微倾了些身子。
“陪你吧。”孙哲平看了眼电视,居然是这期他跟楚云秀一起演的那部《烟雨》。
“我就偶尔转到看看而已。”张佳乐看了他一眼,“明天不是要工作吗,你病没完全好别熬夜了。”
“那借我靠下。”孙哲平傾过身子靠在了张佳乐的肩上。
“你这样睡了明天起来脖子就疼。”张佳乐往旁边挪了些位子,拉过孙哲平让他躺在自己的腿上,“便宜你了。”
“硬。”孙哲平笑了声。
“不舒服滚回房间啊。”
“我喜欢。”孙哲平枕着张佳乐的腿闭上了眼,半睡半醒间感觉有只手像是在摸小动物一样轻摸着他的头发。
他不晓得自己有没有勾起嘴角,只觉得睡了场好觉。

评论(33)
热度(106)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