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双花】百花与黑森林13

休息一天回来了
大孙没出场可是是很关键的一章(?



---------------------------------

“不好意思、迟了些!”张佳乐急忙推开门对里面的人抱歉的说了声,额上还有几滴因为匆忙赶来的汗珠。
吃了药不小心睡得太沈连闹钟响了都没听见,惊醒了才发现睡过头,骑着小绵羊沿路飙了过来。
“还以为你今天不过来了。”林敬言笑了笑抽了张纸巾递给张佳乐让他擦汗。
“不来也不行,药快吃完了。”张佳乐说了声谢谢接过纸巾,擦了擦额上的汗脱了外套坐在林敬言对面的椅子上。
林敬言的诊间里很舒服,放着轻松的音乐、令人放松心神的精油,还有松软的椅子。
“最近状况怎么样?”林敬言看了眼张佳乐之前的纪录。
“没什么特别的差别⋯⋯”靠上了椅背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昨天临时在外面过夜没带药,快5点才勉强睡了一下下又醒了。”
“又是做梦?”
张佳乐嗯了声。
“之前的催眠治疗后不是有好转吗?”林敬言微微蹙起了眉头。
“前阵子又地震了。”张佳乐揉了揉眉心,虽然只是短短几秒又轻微的地震可是还是让他之前做的催眠治疗都白费了。
林敬言拿着笔随意的纸上轻敲了几下后又写了些纪录,“所以最近用药量又变大了,你这次药消耗的速度比之前都快。”
“安眠药只是辅助。”林敬言看着张佳乐,脸上有些严肃,“你不能再加重药的摄取量了,对你的身体负担太大。”
“⋯⋯我知道。”张佳乐苦笑了下。
“那要聊聊你的梦吗?”
“跟以往没什么不同⋯⋯崩塌的世界、断垣残壁的楼房⋯⋯”张佳乐闭起眼回想那个缠绕他多年的恶梦。
“啊、昨天的有点不一样⋯⋯多了一个人⋯⋯”
“记得是谁吗?”
“嗯⋯⋯”张佳乐皱起眉努力想着,“⋯⋯孙哲平。”
梦里的孙哲平距离他不远处,被压在了倒塌的房屋下,不知道是生是死。
林敬言是张佳乐的心理医师,在他身边发生会影响他的心理状况的事情张佳乐都会跟他提一些,孙哲平的事他也稍微知道了点。
“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林敬言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我其实是不想知道的。”张佳乐估计他讲不出什么好东西。
林敬言笑了声,“代表你重视他,你害怕失去他。”
“行了老林,别说了。”张佳乐被他那意味深长的笑容看得都不自在了起来。
“是个不错的对象不是吗?”
“你这是以什么身分在跟我说这件事啊?”
“朋友。”林敬言笑了笑。
“那你把病例收起来,不准记啊。”张佳乐啧啧了两声,看着林敬言笑着将病例阖上才开口:“也不是说不喜欢,就是该怎么说呢⋯⋯”
“没有实感?差距太大?”林敬言替他接下去。
嗯了声,张佳乐一边无意识的抠着椅垫上翘起的毛球一边开口:“说实话,我不想毁了他⋯⋯我看过他演的剧他上的节目,孙哲平是个很优秀的艺人,他不该因为我的关系自毁前途。”
“这话你跟他说过?”
“稍微吧。”
“他怎么说?”
“他说他不用我替他的负责。”张佳乐哼了声,“他以为我想啊。”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你也不必想那么多不是吗?”林敬言端起桌上的茶喝了口,“就我所知孙哲平目前也是义斩的股东之一,而且在圈内许多项目都有投资,真出了什么事想完全封他可能也没办法。”
张佳乐听了瞪大了眼,“你怎么知道这些。”
“我的病人很多的。”林敬言笑了笑,“他有能够保护自己的能力,所以我觉得你不用想那么多的,况且⋯⋯”
林敬言又翻开了病例看了看,“我觉得你压力太大了,找个对象替你分担一些是个不错的选择,压力也是影响你睡眠的原因之一。”
“⋯⋯我看看情况吧。”张佳乐叹了声,怎么有种大家都希望他和孙哲平谈恋爱的感觉。
“希望下次能听见你的好消息,药我一样开给你,记得照指示吃别自己又加重了。”林敬言打了张药单递给他,“东西别再落了啊,这次不替你送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张佳乐接过药单后确定东西都拿了才跟林敬言挥挥手出了诊间到楼下柜台领药。

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发现孙哲平传了几张他自己拍的小白的照片过来,看着照片里可爱的白色毛球张佳乐的心又融了一次,把照片全都载了下来设成了手机屏幕。
太过于专注看着手机让他没注意到前面,在转角不小心撞了个人,那人手上的东西全撒了一地。
“啊、不好意思!”张佳乐赶紧蹲下身替他把东西都捡了起来。
“谢谢你⋯⋯”那人看起来有点愣愣的,接过东西就盯着张佳乐的脸一直看。
“是我没注意,真的很不好意思。”张佳乐被盯着觉得有些尴尬,朝他稍微笑了一下,“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啊?”
张佳乐绕过了那个人离开,又觉得还是有视线在盯着他,浑身不对劲的又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那人还在看着他又尴尬的朝他笑了一下。
被看得不自在,张佳乐加快了脚步去柜台拿了药就匆匆的离开了医院骑着自己的小绵羊回家去。

评论(27)
热度(96)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