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卡龙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双花】百花与黑森林14

你们都太天真了
我专门搞事的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被你们猜到了




-------------------------------


张佳乐收到一封情书,一封没有署名的情书,早上他去开店时在铁卷门下方的缝隙里发现的。
信封上用潦草的字迹写着给张佳乐,疑惑的打开来发现里面只写了我爱你三个字,没有署名也没有联络方式。
张佳乐第一个想到的人是孙哲平,可是又马上驳回了这个想法,那个人不会做这种没意义的事而且这字迹也不像是他的。
没有署名也没有联络方式,张佳乐想回应也没有办法,只能带着感谢的心情将信给收好,等若是哪天有机会遇到送信的人再好好的谢谢他。

连着好几天张佳乐都收到了信,同样的笔迹同样没有署名,塞在铁卷门底下。
信中的内容却让张佳乐越来越不舒服,从最一开始的我爱你到后来字句越来越露骨,又隔了几天甚至还夹了一两张有点模糊像是远远偷拍的照片,多半是他在柜台接待客人或是在店门口打扫的照片。
张佳乐看着那些偷拍的照片觉得毛骨悚然了起来,他根本没意识到什么时候被拍了照片。
一开始他原本以为只是个不愿具名的追求者,可现在只让他觉得反感了起来。
这事情他犹豫了几天最终还是没告诉孙哲平,跟他说了也无济于事只会徒增他的烦恼,况且孙哲平也不是他男友没有必要什么事都和他说。


今天和孙哲平约好了来店里试吃秋季限定的新商品,现在好像变成了一种默契只要孙哲平下午来就去张佳乐的小套房睡个午觉等到关店了张佳乐再来叫他。
“所以新商品是什么?”孙哲平打了个哈欠坐在张佳乐对面的椅子上。
“来、这个。”张佳乐端了个盘子上来,半球体的红橙色水果盖在了奶酥饼上面,还有几瓣干燥的花瓣做装饰。
“这什么?”孙哲平疑惑的看了看,猜不出这是什么东西。
“你吃吃看。”
用叉子切了一小块,半球体的水果中间被挖空像个盖子一样,里头填着淡色卡士达奶油。
“柿子跟桂花?”孙哲平挑起眉略带惊讶的看着张佳乐。
柿子用糖水煮得有些透还有些肉桂的香味,第一次知道原来柿子跟肉桂也挺搭的,中间的卡士达奶油甜度不高但是有着浓郁的桂花香,很清爽又不腻口。
“没错。”张佳乐得意的笑了笑,“这个我打算取名叫秋意,不错吧?”
“挺适合的。”孙哲平点点头,柿子和桂花确实是十分代表秋天了,吃了这个甜点也让他突然有种秋意渐浓的感觉。
孙哲平才想再说些什么张佳乐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张佳乐突然脸色变得很难看伸手就把电话给挂了。
“怎么了?”
“没、没什么。”张佳乐勉强的笑了笑手机又再次响了起来,再挂掉孙哲平也许就会追问下去了他只好硬着头皮接起电话。
“⋯⋯喂?”
电话那头没有人说话的声音,张佳乐只听见了沉重的喘息声。
又来了。张佳乐觉得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从前天开始这种电话就一直打来,不是用公共电话再不然就是隐藏号码想循线找人也没办法。
马上又挂了电话张佳乐干脆将手机直接关了机,察觉到孙哲平疑惑的视线他勉强笑了笑说打错电话的,最近打错电话的很多。
孙哲平嗯了声,他隐约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并没有多问,张佳乐既然不打算告诉他他也不打算追问,只是对于张佳乐不愿依赖他感觉到有些烦躁。

孙哲平回去后又过了几天,依旧是每天塞在铁卷门下的信和照片、只有喘息声的电话,张佳乐被搞得精神都有些疲乏。
想过了要不要干脆报个警,可是又觉得对方并没有实质的伤害到自己,何况自己是个男人对方应该也不能对自己做些什么,想到了这些张佳乐就将报警的念头放到了一旁。

关了店张佳乐一个人在店里收拾环境顺便替隔天开店时要现做的甜点备料。
东西弄好又简单的吃了晚餐已经晚上八点多了,确认了店门都锁好了张佳乐才从后门离开。
今天难得的没有电话打来,张佳乐觉得精神终于被释放了些。
打开了一楼的铁门张佳乐爬上了狭窄的楼梯,楼梯间的灯泡前阵子终于换了新的不再忽明忽灭了。
爬上二楼张佳乐正想掏出钥匙来开门时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他看见有东西在他家门口的门把上。
一个看似用过的保险套,里头有着浊白色的液体,还有些干涸的白色痕迹洒在门把上。
张佳乐顿时觉得从脚底发寒了起来,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想作呕的感觉忍不住涌了上来。
捂着嘴压下了反胃感,张佳乐转身逃跑似的冲下楼他一秒都不想再待在这个空间里。

评论(30)
热度(118)

© 马卡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