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双花】百花与黑森林15

明天要开始工作了先停更几天_(:3」∠)_





-----------------------------

孙哲平接到张佳乐的电话时他正好在《烟雨》的杀青聚餐,他恨不得立刻离开赶去张佳乐的身边,可是他身为男主角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聚会的中心根本脱不开身。
心不在焉的陪完笑脸他才想尽办法提早离开了聚会。

在聚会上他没喝酒,ㄧ离开就开着车赶去张佳乐和他说的那间派出所。
“我到了,你在哪。”拨通了张佳乐的电话,孙哲平沉着声音强忍着自己即将爆发的情绪。
“对面超商,你不用过来我看到你了,等我。”张佳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挂了电话孙哲平看见他从超商里走了出来,单薄的身影背着超商的灯光在夜色里看起来格外的让人心疼。
张佳乐走到了车边拉开了门坐了进来,孙哲平没有开车内广播两个人也都没有说话,车内除了空调运作的声音外静得可怕。
“警察说,一时之间可能还抓不到人,巷子里的监视录像是坏的⋯⋯DNA分析也要几天的时间。”张佳乐打破了沉默向孙哲平重复了一次刚刚在派出所时警察和他说的话。
“嗯。”
“他们说门锁没有被破坏过的痕迹,那个人应该是没有进到屋子里去,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换个锁比较安全。”
“嗯。”
“我这几天应该找个宾馆住,有报警了那个人应该不会有太多动作了。”
孙哲平发泄似的往方向盘砸了一拳,按到了喇叭发出刺耳又响亮的声音,在夜里显得特别清晰。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孙哲平转头瞪着张佳乐,他不晓得他在接到电话时听见他在电话那头用着慌乱和不知所措的语气颤颤地和他说这件事时整个人气的都要疯了,却只能压下自己满腔无处发泄的情绪安抚张佳乐让他先去报警。
他气自己明明发觉了有什么不对却没有追根究底,也气张佳乐明明遇到了问题却不愿意说出来。
当然他最气的还是那个持续不停骚扰张佳乐的变态,恨不得抓着那个家伙狠狠地修理一顿。
“我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张佳乐侧过头不远去看孙哲平,他也没想过他在慌乱下第一个人想到的会是孙哲平。
“张佳乐,我对你来说到底算什么?”孙哲平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失望和脆弱,这是张佳乐不曾听过的,“你为什么不愿意多依赖我一些。”
“孙哲平,你才是把我当成了什么?”张佳乐终于转过头看着孙哲平,他扬起了些笑,“我是个男人,不是那些会向你撒娇求你保护的女人。”
他从小就没什么依赖人的习惯,身为长子在父母忙于工作时他就肩起照顾弟妹的责任,后来到了外地读书不想增加家里的负担便半工半读赚取自己的学费与生活费,一个人出国一个人开店⋯⋯这么多年他都一个人过来了他不知道怎么去依赖人也不会依赖人,孙哲平说的那些话让他觉得自己在他的眼里是否有那么脆弱不堪,必须依赖他才能够解决事情。
孙哲平愣了一下稍微放软了语气,他没有追求过男人,多年来的习惯让他不自觉的用较高的姿态来对张佳乐说话,没注意到自己是不是在无意间触碰到了他的自尊。
“我不是那个意思,张佳乐、张乐乐⋯⋯”他伸手拉过了张佳乐的手握着,张佳乐抽了两下没抽开也就任他握着。
“我只是希望你别一个人撑着,多信任我一点。”孙哲平握着他的手,指尖轻抚过了他的手背,“我比任何人都要来得在乎你。”
“⋯⋯我知道了。”张佳乐轻叹了声,孙哲平放低了姿态安抚他的样子突然让他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刚才或许有些反应过度了。
“这阵子住我家吧,不用花钱而且也安全多了。”孙哲平放开张佳乐的手,松开了手煞车换了档将车先往张佳乐家的方向开去,“我陪你回去收东西。”
张佳乐嗯了声也没反对,住孙哲平那确实比住外头来的好多了。


车子停在了百花的店门口,孙哲平陪着张佳乐爬上了二楼。
门把上的东西已经清理干净了可是还是令张佳乐觉得不舒服,孙哲平从他手中接过了钥匙替他开了门,在得到他的同意后在屋内绕了一圈检查了可能被装窃听和针孔的角落,庆幸的是没让他找到东西。
“简单收拾些就好了,大部分的东西我家都有。”
张佳乐应了声拿了个比较大的包装了几件衣物和私人物品,在孙哲平四处检查时将林敬言开的药也塞了进去。
“好了。”将包塞得满满的,不过都是些衣物也没重去哪里才想自己背起时孙哲平就一手接了过去。
“走吧。”空的另外一只手朝张佳乐伸了过来,手掌朝上似乎在等些什么。
“少来。”张佳乐笑了声往他的手掌上拍了一下发出了响亮的声音,先一步出了房门站在外面等他。
“在车上不都给牵了。”
“这又不是车上,邻居如果出来看见就麻烦了。”
“那上车就行了?”
“我希望你能双手握好方向盘。”
“那到我家?”
“没空,小白等着我。”
“一只猫还比我优先?”
“谁说没跟猫争宠的?”

评论(10)
热度(108)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