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卡龙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双花】百花与黑森林18

我终于把大孙生贺写完了让大家久等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回来了(ಥ_ಥ)
为了让璇子起床有更新看赶紧修仙(づ。◕ ౩ ◕。)づ
把乐乐的情况交代一下再来处理变态



---------------------------------

孙哲平发现张佳乐有些不对劲。
似乎会在睡前或是他去洗澡时偷偷摸摸的吞些什么东西。
他大概猜的到应该是安眠药之类的东西,现代人需要靠吃安眠药来辅助睡眠的很多,就算张佳乐有吃药的习惯他也不会多说些什么,只是觉得疑惑他为何要这样躲躲藏藏的。

这天他洗完澡出来看见张佳乐拿着水杯站在流理台前,喝了口水又丢了几颗药丸进嘴里。
也太多颗了吧,孙哲平皱眉。
正当他打算出声叫张佳乐时突然鼻子一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张佳乐被突然的喷嚏声吓了一跳,刚刚吞下去的水呛着了喉咙,吞下去也不是吐出来也不是。
被呛着了之后想要咳嗽的反射压不住,一口的水和药全喷了出来,扶着流理台的边缘咳嗽着。
孙哲平愣了一会没想到他被吓到了反应会这么大,赶紧走到他旁边替他拍着背。
“没事吧?”顺着他的背孙哲平又抽了几张纸巾给他擦嘴。
张佳乐又咳了几声看着流理台里泡了水都化的差不多的药丸哀号着:“我的药啊⋯⋯就剩这几颗了⋯⋯”
原本想今天刚好把药给吃完明天再去找林敬言领药,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
“怎么这么多颗?”看着化在水里的药丸孙哲平忍不住问着。
张佳乐眨了眨眼才意识到自己在吃药的事情暴露了,想瞒也瞒不掉只好认命地叹了口气,“我的情况比较⋯⋯严重一点。”
他刻意加重了最后一点那两个字,希望孙哲平能相信他所强调的一点而已。
不过很明显的孙哲平挑着眉一副等他继续说的样子。
“镇定的、抗忧郁的不止安眠药⋯⋯我吃药吃好几年了、抗药性越来越强只好加重一点用量。”看孙哲平双眉紧紧地皱在了一起。张佳乐又叹了口气,他就是不想看他露出这种表情才一直瞒着他。
“怎么开始的?”
“一定得说?”张佳乐撇撇嘴,他其实不是很想谈这件事情。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说。”孙哲平的手抚过他的脸,让他有些搔痒的缩了一下,“我希望能替你分担。”
看着孙哲平担忧的双眼,张佳乐轻叹了声向前将下巴抵在了他的肩上蹭了蹭,孙哲平身上带了点湿气和沐浴露的味道让他微微眯了双眼,“好吧,跟你说。”



张佳乐缩在沙发上怀里抱着小白一下没一下的摸着。
“我升高中那年吧,我老家那发生了一场大地震,半夜发生的,我老家的房子挺老旧的,居然就被震倒了。”讲到这张佳乐还笑了笑,“不过没什么事,三层楼的小公寓而已,没什么人伤亡,家人也都平安。”
孙哲平听得这才暗自松了口气,他听见张佳乐说了地震时心里就有些紧张,若是个家破人亡的悲剧他一时间也没想好如何安慰张佳乐,对于自己这般突兀的揭开了对方的伤口也觉得抱歉。
“可是我就比较倒霉了一点,我的房间在最里头,房子倒了的时候我就被困在里面,只剩下一点点小小的空间。”
张佳乐伸出手在空气中比划着,差不多就是他缩在沙发上再大一些的空间,“因为是在最里面,搜救起来很困难,我等了快两天才被救出来⋯⋯那两天里没吃没喝的,又担心会不会有余震来把我给埋了,怕的没法阖眼,救出来之后睡眠的情况就出问题了。”
“只要一闭眼就会做恶梦,睡不好觉精神也就焦虑起来,渐渐就出问题了。”侧过头看着孙哲平,他一脸严肃的模样让他笑了出来,“都过去了,只是渐渐就变成一个心理阴影吧,只要有发生地震那阵子的状况就会变得特别严重,在法国那两年算是状况最好的时候。”
伸出手揉了一把孙哲平的脸,摸小白沾上的白毛也沾到了他脸上,“你什么脸,我已经习惯了,没吃药就是睡不着而已,而且一个晚上而已,明天就去看医生了。”
“真的没办法吗?”
“目前是没什么特别有效的方法,平常开店累的要死也没有比较好睡。”偏头笑了笑,他对于不靠药物就睡着已经没什么太大的希望了。
“别想了别想了,你该睡了。”在孙哲平开口前张佳乐就打断了他,把怀中的猫放到一旁拉着孙哲平回房间。
“你也不用太顾虑我,我都习惯了。”张佳乐躺在床上,话说的轻描淡写但听在孙哲平的耳里也入了心里。
“我说过了我想替你分担。”把张佳乐揽进了怀里,将下巴贴在他的额头旁,“你如果睡不着我就陪你到天亮,地震来了你也不用怕、有我在,就算天都塌了我也会替你挡着。”
“⋯⋯谢谢。”张佳乐笑了声心里觉得暖暖的,这么多年来似乎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对自己说这种话,第一次有人愿意陪在自己身边,替自己分担心理的那些阴影。
孙哲平的怀抱很温暖也很让人安心,被他抱着真让张佳乐产生了一种就算天都塌了也不用怕的安全感。
他轻轻地断断续续地和孙哲平说着一些事,不算太重要零碎的小事,孙哲平也低声地回应着。
说着说着张佳乐突然打了哈欠,久违的产生了睡意让他有些惊讶。
或许是真的十分放松且安心的缘故,张佳乐就这样说着话睡着了,原本持续不停的话语突然安静下来让孙哲平愣了下,看见怀里的人闭着眼睡得安详后也露出了温柔的笑。
“晚安了。”在他的额角亲了下,孙哲平低声道。

评论(11)
热度(117)

© 马卡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