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卡龙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双花】百花与黑森林19

修仙洒洒狗血
喜欢老夫老妻的日常感


---------------------

张佳乐起床时觉得整个人神清气爽,时隔多年没有靠药物入眠而且没有做恶梦。
看着维持着和睡前差不多的姿势搂着自己的孙哲平,突然觉得世界真是无比的美好,捧着他还在睡梦中的脸吧唧吧唧的亲了好几下。
孙哲平动了动眼皮,微微地撑开了点缝隙就看见张佳乐灿烂的如阳光般的笑脸。
我在作梦吧。孙哲平如是想,又闭上眼把张佳乐的头按进了自己怀里。
哪里不对了?一般来说不是该跟他说声早安然后可能还有个早安吻吗?张佳乐觉得孙哲平怎么不按套路来的。
把头从孙哲平的怀里拔出来,张佳乐又拍了拍他的脸,“起床了,孙大帅该起床了。”
孙哲平无意识的嗯了声,带了点睡意和平时不同听起来有些软,张佳乐居然觉得有些可爱,想想也觉得有点噁心自己居然会用可爱来形容孙哲平,谈恋爱果然会让人变傻。
“几点了⋯⋯”孙哲平眼睛都没睁开。
“8点半了,你不是说今天有个节目要上?”
孙哲平这才打了个哈欠缓缓睁开眼,昨天陪张佳乐说话到有些晚,感觉有点睡眠不足,可一看到张佳乐的脸又觉得精神都来了。

两个人并肩站在浴室里刷牙,孙哲平用左手拿着牙刷,张佳乐用右手拿,刚刚好。
张佳乐的头发长,洗脸的时候会用个发带把浏海给束起来露出光洁浑圆的额头。
“你这额头不错啊,旺夫。”孙哲平咬着牙刷有点含糊不清的说。
“你还会看相啊。”张佳乐笑了声。
“会的可多了。”孙哲平呸地吐掉嘴里的泡沫拿起水杯咕噜咕噜的漱着口,对张佳乐露出了一口整齐的白牙。

孙哲平不会下厨所以早餐都是由张佳乐来处理,他就负责替自己泡咖啡、喂猫以及替张佳乐递盘子。
在餐桌上张佳乐咬着烤好的面包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孙哲平,想起了一件似乎挺重要的事。
“所以我们现在⋯⋯是在交往吗?”
孙哲平被他问的也愣了一下,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我以为我们早就在交往了。”
从那天张佳乐主动吻上他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变得十分亲昵,牵手、搂抱偶尔亲一下,除了没有说什么甜言蜜语外相处起来就像是对热恋中的情侣,居然现在才在问是不是在交往,孙哲平也是觉得哭笑不得。
“我就确认一下啊⋯⋯”张佳乐也有些难为情的红了脸,确实两个人都这么亲昵了还问这个问题挺蠢的,可是一直没个确定的答案他心理也是有些不踏实。
“那、”孙哲平看向了他,“张佳乐我喜欢你,要不要当我男朋友?”
“好!”张佳乐咧开嘴笑的灿烂。

确定了关系再加上最近的睡眠品质不错,张佳乐这几天都觉得如沐春风,就算开店忙的要死也觉得充满了劳动的喜悦。
晚上他在店里准备关店顺便替明天备料,孙哲平也传讯息给他说工作结束了等会顺路过来接他。
正当他收拾好在做最后的确认时突然听见店门被推开的声音,为了等孙哲平所以只将铁卷门拉下了一半,看向了门口却发现不是他在等的那个人。
“不好意思、我们今天已经打烊了。”张佳乐对着进门的男人笑了笑,却突然觉得他有点眼熟。
“为什么?”那个男人突然问。
张佳乐愣了一下,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我们的营业时间只到5点半⋯⋯”
“为什么跟别的男人跑了!”男人突然大吼了一声打断了他的话,“我这么爱你啊⋯⋯你怎么能和其他的男人在一起⋯⋯”男人说着就哭了出来,流着眼泪的双眼瞪着张佳乐。
“什么?”
“你应该也是爱我的不是吗?那个时候你很温柔的对我笑了啊⋯⋯”男人的脚步有些摇晃,一步一步地朝着张佳乐走进。
“不是、先生你在说什么⋯⋯”张佳乐本能的觉得有些危险,缓缓地向后退着顺便用眼角的余光寻找有没有能用来防身的东西。
“你替我捡了东西、还回头看我了啊⋯⋯”
张佳乐看着他终于知道在哪见过他了,是那天在医院时不小心撞到的男人。
“为什么你不爱我呢?我送了那么多情书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给你⋯⋯”张佳乐被逼得靠上了墙,男人紧抓着他的肩逼问着。
张佳乐从他流着眼泪充满血丝的眼里看见了疯狂和失控。
很危险、很可怕!必须逃走!
咬了咬牙用力地挣开了钳住自己肩膀的手给了他一拳,趁着男人向后退时推开了他试图逃跑。
“好痛⋯⋯你真的不爱我!没关系、我爱你就好了⋯⋯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男人站稳了脚步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水果刀,朝着张佳乐的背后就要刺过去。
“你他妈在干什么!”
原以为闪躲不及要被刺中的张佳乐却突然被一个熟悉的怀抱抱住,看见了鲜血染红了他的视线。
“孙哲平!”

评论(14)
热度(109)

© 马卡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