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卡龙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喻黄】银海

赶上了!!!!少天生日快乐!!
短短的,顺便用了之前点文的梗,皇帝喻x将军黄
可惜好像没有腹黑⋯⋯
@血城十五夜  @离絃九歌 

-------------------------

夏夜比白日还要凉爽些,微风拂过、草丛里还有些虫鸣,那人只穿着件轻薄的里衣就站在院里。
平日里束得整齐的发随性的披在肩上,被轻拂过的微风给带起了几缕。
他微扬着头看着夜空,十五的月圆得吓人,夜明珠似的挂在天上,满天的星辰也像是那日他大意打翻的珠宝盒,洒了整个天的璀璨。
“这样会着凉的。”不属于他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连带着一件披上他肩还带着温度的外衣。
他也不意外,回过身看着站在身后的人拢了拢批在自己身上的外衣。
“何时回来的?”他笑着问。
“方才才到的。”那人说着,身上还依稀能见到些风尘仆仆的痕迹。
“辛苦了。”他淡淡的笑着,眼里的笑意柔的似水让人几乎溺死在里头。
“陛下⋯⋯”那人才欲开口,一根修长而美的手指就抵住了他的唇。
“我说了,两个人的时候要喊我什么?”
“⋯⋯文州。”那人的气势一下就软了下来,像是在撒娇般的喊了声。
“什么事,少天?”喻文州满意的笑了,手抚过了黄少天经过日晒而变成麦色的脸颊,用指头擦去了上头的一抹尘土。
黄少天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平时能言善道的他在这会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其实也只是想叫叫喻文州。
距离他出征已两年之久,每日在沙场上的命悬一线间想的都是喻文州在他出征前对他说的那一句待你凯旋。
他凯旋而归,替喻文州打下了更辽阔的江山,再没有人会轻视他的国他的王。
打赢胜仗的那一刻他的心早已不在那里,将命令传给副官后一个人骑着马连夜赶回王城。
早一分也好他只想赶紧见到喻文州,回到王城时已是深夜喻文州一定早已歇息,他的身分让他能自由的进出皇帝的寝宫,在院子里守着他的房门也好,他是这般想着。
誰料到喻文州就站在院子裡,對於他的出現也不感意外。
“我猜想你或许会连夜回来,便在这等了。”喻文州总是能料到他想说的话,黄少天有时候会想喻文州比起皇帝也许更适合当个铁口直断的算命先生。
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喻文州已经伸手一把将他给抱进怀中。
他一路骑着马赶回来,身上沾了汗水和尘土自觉会弄脏喻文州一身干净的衣裳而小小挣扎了一下。
“无妨。”喻文州在他耳边轻声道,又将他给抱紧了些,喻文州的身上总是有着淡淡的香味,清清冷冷似山中的泉水,他总是深深沉溺在这股味道之中。
“你瘦了。”他的手环着喻文州的腰,下巴靠在他的肩上,腰间感觉瘦了一圈,肩膀的骨头也比分别时凸出了些。
“黄将军征战沙场,朕担心的茶不思饭不想,自然瘦了。”喻文州笑着,手沿着黄少天的背脊抚过,“倒是卿,变壮了些。”
“每日打仗不变壮才奇怪!”黄少天哼道,下巴在喻文州的肩上轻蹭着,“让你担心了。”
“担心归担心,但我相信少天定会凯旋而归,倒是⋯⋯”喻文州在他背上轻抚的手向下移动,覆到了黄少天的臀上,“倒是我真的寂寞了,两年实在有些久。”
黄少天一下子红了脸,他与喻文州交好许久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暗示。
“明早还要上朝呢!”
“少天既然回来了,必定是夜夜笙歌,从此君王不早朝。”喻文州半真半假地笑道,虽不会从此不早朝但两年间的寂寞定不会一晚就纾解完毕。
夜明珠似的圆月映着地上两人亲吻着影子,满天的星辰像是片闪着光芒的银色大海。
待你凯旋,便生死不离。

评论(8)
热度(25)

© 马卡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