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双花】百花与黑森林25

好的⋯⋯黑森林终于快要尾声了⋯⋯


-------------------------

圣诞节当天百花挤满了人, 女孩子们挤进了店里扫荡着柜里的甜品。张佳乐新推出的“关心”更是广受好评,一上架就被扫荡一空。
还不到下午三点店里的东西就已经卖光了,不只预先做好预备着的甜点没了,连厨房里的备料都用完了,真是想再做都没有办法。
扯着发酸的脸颊端着笑送走最后一个客人,张佳乐大吁一口气瘫在了柜台里头。
“妈啊⋯⋯累死了⋯⋯”一整天光是招呼客人就让他精疲力竭,更别提还要进厨房赶做甜点,年纪大了伤不起伤不起。
和花花一起将店面收拾好结完帐,在她离开前张佳乐又喊住了她。
“来、辛苦了,圣诞快乐。”从厨房的冷藏柜里拿出了事先留下来的甜品递给花花。
这小姑娘从开店到现在帮了自己许多忙,圣诞节还来上班真是辛苦了,不留点什么给她还真说不太过去。
花花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原本满是疲惫的脸上露出了感动的笑容,“谢谢乐哥!”
接过甜点花花朝张佳乐挥挥手喊了声乐哥圣诞快乐便回去了。
送走了人后张佳乐将电卷门给拉下,又回到厨房拿出他纪录甜点设计的笔记本开始思考。
看着原本的设计又觉得有些不妥,拿起笔开始涂涂改改。对孙哲平不该是“关心”,他的心不该被关起来。


等修改好设计并用预留下来的材料将东西做出来时已经差不多到了他和孙哲平约定好的时间,找了个盒子将甜点给装起并用缎带装饰好就听见厨房后门被打开的声音,他给孙哲平配了把钥匙这样他就能从后门进来而不被其他人给发现。
“圣诞快乐。”孙哲平进来后抱了他一下,张佳乐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些寒冬的气息。
“圣诞快乐,没开车?”他拍掉了孙哲平肩上的一点冰渣子。
“嗯,怕塞车。”孙哲平扯了扯围巾让自己透气些,“等会搭地铁过去。”
“行啊。”张佳乐点点头,心里挺意外孙哲平居然也会搭地铁,“不怕被认出来?”
“乔装一下应该还行。”说着从风衣的口袋里拿出了和之前给张佳乐那副同款的平光眼镜和口罩。
“被认出来的话我可要装作不认识你了。”张佳乐半开玩笑的说。
“被认出来我会当场抱着你热吻,谁也别想跑。”
张佳乐笑着骂了他一声有病,拿起桌上包装好的甜点盒递给他,“还有点时间,先拆礼物?”
孙哲平结果盒子愣了一下,“给我的?”
张佳乐嗯了声。
孙哲平说了声谢谢后小心翼翼地拆了缎带,里头的甜点和他之前在张佳乐的笔记本上看到的有些差别,在心型本体外像是笼子的镂空巧克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巧克力雕成的白色羽毛。
“不把我的心关起来了?”他笑着问。
“你不该被关住的,我也不想把你关起来。”张佳乐说,“你该是自由的,像鸟一样飞。”
孙哲平听完就笑了,觉得张佳乐真是浪漫且文艺到了骨子里的人,这种话都能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出来。
“再怎么飞还是你的。”他笑着把那片白色的羽毛拿起来塞进了张佳乐的嘴里,找了支叉子切开了心型的蛋糕本体,绵密的绿色慕斯里头还夹着层深红的红豆馅。
“抹茶?”一入口先是微苦,后来浓郁的茶香在嘴里扩散开来,煮得软绵的红豆馅带来了一丝甜味,甜而不腻口。
“如何,好吃吗?”张佳乐满脸期待的看着他。
“好吃。”孙哲平点点头,他向来对于张佳乐做的东西都是毫不吝啬的赞美,更是会用行动来表示自己的喜欢,三两口就把蛋糕给吃得干干净净。
张佳乐似乎对于他的捧场十分满意,笑弯了一双桃花眼、嘴角大大的勾起,嘴里哼着奇怪的小调替孙哲平把扯松的围巾重新缠好,又不知道从哪拿了顶毛线帽帮他戴上。
“⋯⋯你想热死我啊。”孙哲平把都要遮住鼻子的围巾给拉下来,嘴里说着抱怨的话可是语气里却带着浓浓的宠溺。
张佳乐开心的样子太好了解了。
“乐哥怕你感冒。”张佳乐哼哼了两声语气里掩不住开心,拿出了和孙哲平同款不同色的毛线帽戴上后拿了挂在一旁的大衣和围巾把自己给包裹好,孙哲平觉得他看起来像颗雪球似的。
“走了,出发了。”孙哲平看了眼时间后,戴上乔装用的平光眼镜和口罩之后牵起张佳乐的手习惯性的在掌心里捏了捏才牵着他从百花的后门出去。


在地铁上时张佳乐比孙哲平还要紧张,深怕他和旁边的人一对视就会被认出来。
“紧张什么?”地铁上有些拥挤,孙哲平把手环在他的腰上让他靠自己近一些,低声地在他耳边说。
低沉又温热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搞得张佳乐的耳朵有些发热,“你安分点,小心我大喊变态啊!”
“这么帅的变态你看过?”
“不要脸!”张佳乐翻了个大白眼。
孙哲平低声地笑了几声环着张佳乐的手稍微收紧一些,“亲密点,别人就不会看过来了。”
张佳乐又小声地在他耳边骂了两句变态才乖顺的靠在他的身上,他也明白多数人对于这种情侣间亲密的行为都会下意识回避的尴尬心理。
一路上都算是有惊无险,只要一有人朝他们的方向看过来,张佳乐就会紧张地把孙哲平的头往自己的怀里按,搞得他一边笑一边说脖子疼。
其实对于今天约会的目的地张佳乐一直都是不晓得的,直到下了车才终于恍然大悟。
“你带我来游乐园?”张佳乐愣愣的看着孙哲平,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是不是谁假冒的。
“嗯,不喜欢?”孙哲平突然也觉得有些尴尬,两个大男人来这种地方似乎有些奇怪了。
“挺喜欢的,只是不像你的风格⋯⋯该不会在哪本杂志上看来的吧?”
“⋯⋯咳、好了,快去买票吧。”孙哲平略尴尬的咳了一声,刻意忽略了张佳乐小声的偷笑拉着人往售票口去。
他们到的时间不算早,平时这个时间游乐园已经关门了,可是为了配合圣诞节而延长了营业时间更是在闭园前有个烟火秀,孙哲平就是看准了这个才决定带张佳乐来。

游乐园里几乎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大家似乎都是为了烟火秀而来,三三两两的散在园区里秀恩爱。
孙哲平原先的计划是找个安静的角落待着等快要到烟火秀开始前再带张佳乐去搭摩天轮,最后在摩天轮上欣赏烟火秀为这个圣诞节画下完美的句点,也许回家还能滚个床单。
可他这完美的计划在入园不到五分钟就被张佳乐给打破了,张佳乐像个第一次来游乐园的小孩子一样拉着他东奔西跑,一下子搭这个一下子玩那个。
张佳乐一张脸因为兴奋和东奔西跑而变得红扑扑的,在12月的夜晚里居然还出了一头的汗,孙哲平看着他不禁想他到底是要三十岁还是才要满十三岁。
“擦擦汗,不然风一吹就感冒了。”孙哲平掏掏口袋也没摸出个纸巾还是手帕,干脆拿起张佳乐的围巾往他脸上糊了一把,张佳乐被他糊得哇哇叫。
“好了好了好了!”张佳乐拨开围巾,脸上一片通红不晓得是热的还是被围巾擦的。
“我们去玩那个,刚刚看了一下好像最后一轮完要关了。”张佳乐指着孙哲平身后的游乐设施,孙哲平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突然觉得心里空了一下。
跳楼机长长的轨道深入了夜空里看不见尽头,连站在这都能听见上头的人的尖叫声,他转回头看着张佳乐,“⋯⋯你想玩?”
“想。”张佳乐看着他点点头,眼里充满着让人难以忽视的期待。
孙哲平在心中深吸了一口气,行吧想玩就玩,不过是个跳楼机而已。
“走吧,想玩就玩。”拉起张佳乐的手从容赴义。

“好高啊!”张佳乐握着安全杆看着地上逐渐变小的景色兴奋地喊着,一旁的孙哲平也死死地抓着安全杆绷着脸看着远方闪烁着的灯火。
座舱在轨道上向上移动的声音一下一下地打在孙哲平的心上,张佳乐在旁边叽叽喳喳说的话他完全没听进去,只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
座舱到了顶点时停了下来,像是在钓人胃口一样停在上方不动不知道何时会掉下去。
突然不远处的天空传来炸裂的声音,耀眼的花朵在天空中盛放。
烟火秀开始了,一朵一朵的烟花炸上了天空,把夜空染成了绚烂的色彩,他们在离天空最近的地方看着这场烟火秀。
他的手或许有点冰,因为在张佳乐的手握上他的时让他觉得连心都暖了。
他转头看向了张佳乐,看见了烟火映在了他带笑的眼里,绚烂的令他移不开眼。
可下一秒世界突然崩塌,在他放下防备时座舱毫无预警的下坠。

“⋯⋯你没事吧?你怎么不早点说你恐高?”张佳乐搀着孙哲平到一旁的椅子坐下,除了之前生病那次外他可从没看过他这样狼狈,脸色发白还站不稳,看得他有些心疼却又忍不住笑意。
“因为你想玩啊⋯⋯”孙哲平无力地开口,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谢谢你啊。”张佳乐揉了一把他的脸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休息,“圣诞快乐,大孙。”
“嗯,圣诞快乐。”孙哲平靠在张佳乐的肩上闭起眼,脸色还有些苍白却勾起了嘴角。


两个人搭地铁到离家最近的车站时已经挺晚的了,街上的行人也不太多,两个人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张佳乐还抱着束刚才在路上买的玫瑰花。
夜里飘起了细雪,张佳乐瞄了眼走在身旁的孙哲平觉得这似乎是自己这几年来过得最快乐的一次圣诞节,才想开口讲些感性的话时孙哲平却突然一把将自己扯进怀里。
“别抬头!”孙哲平把他的脸按进了自己的围巾里头在他耳边低喊了声。
张佳乐一听他的语气原本想抬头的动作立刻僵住了,“怎么了?”
孙哲平啧了声看着一台在夜里加速开走的小客车,“被拍到了。”

评论(21)
热度(110)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