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脑洞

只撩不写系列
想着如果哪天写了全员向可能是一个热血的棒球故事【为什么
四大战术师只有叶修是投手,另外三个是捕手。
双花的部分孙哲平是队上的王牌投手,张佳乐是捕手
韩文清是全垒打王⋯⋯大概是这样吧。

因为双花是亲儿子所以可能还是双花会比较多
脑袋里的一点片段

张佳乐看见孙哲平的背影,走在大雨里头,没有撑伞。他迈开脚步冲进雨里追了出去。
雨很大,打在脸上刺得发疼。
“孙哲平!”他大吼着。
眼前的人停下脚步却没有回过头,他就这样直直地站在滂沱大雨之中,平时那个可靠的背影在此刻却让张佳乐觉得脆弱无比。
他眨了眨眼把打进眼里的雨水弄出来,“你凭什么放弃!”他吼着。
听见这话孙哲平才转头回来看他,眼里没有早已没了狂傲与阳光只剩下被乌云布满的晦暗。
“我为什么不能放弃?”孙哲平哑着嗓子问,嘴角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
“已经赛季末了!我们可以拿冠军的!”张佳乐对上了孙哲平的双眼,原本指责又愤怒的情绪像是被堵住了一样,“我们这赛季配合的很好,大家的表现也都超乎水准,我们可以⋯⋯”
“不是我们、是你们!”孙哲平吼着打断他的话,“我已经没有办法投球了!一个受伤的投手怎么拿冠军?”
“可是你也不用退出的啊!”
“不退出要做什么?坐板凳到毕业吗?”
张佳乐被他的话堵得回不了口,孙哲平看他没说话转头又要走。
“等等!”他的手上还拿着孙哲平的投手手套,上面的车线已经换了好多次,又破又旧的。他见孙哲平又要走,却不知道怎么拦住他,又急又气,把手套砸到了孙哲平的背上。
孙哲平停下了脚步,低头看着躺在地上水滩里的手套,这是他当初存了好久的钱才买到的、最喜欢的手套,他戴着他日日夜夜的练习,戴着他投了数不清的球,戴着他拿下了王牌投手的称号。
可都已经没有用了,他移开视线淡淡地说了声:“不要了。”

孙哲平走了,张佳乐没有再追上去。
他站在雨里头看着地上的破烂手套很久很久,最后他默默地弯下腰将它捡起,如视珍宝地将它抱在怀里。
“我会拿冠军的,拿给你看。”
他小声而坚定的说。


撩完 晚安

评论(2)
热度(12)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