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卡龙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双花】百花与黑森林29end

我写完了!!!!!!!!啊!!!!!!!!
可以准备弄本子的事情和继续写小狼狗了!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爱你们!

------------------------

网上延烧了一阵子后也逐渐消停了些,去百花闹事的人也变少些。倒是多了许多在结帐时小声地对张佳乐说加油的女孩子们。
孙哲平那边虽然没像一开始被退了那么多工作,但比起事件曝光前还是少了许多。他本人倒是没什么意见,就当是放自己一个假休息一会。

“要不要去旅游?”他看向张佳乐问,最近在家的时间多了相处时间也变多,他也乐得开心。
“嗯?去哪?”
“澳大利亚,那儿现在是夏天,去避冬怎么样?”国内旅游会被认出来不适合,张佳乐怕冷欧美国家也不太适合,想想南半球似乎比较合适一点。
“跑那么远?工作呢?”张佳乐愣了一下,原本以为国内走走晃晃而已没想到居然要去澳大利亚。
“现在比较没那么忙放个一两个礼拜应该还可以,你店能公休那么久吗?”
“嗯⋯⋯应该可以。”张佳乐在心里斟酌了下后回答,他也许久没有去旅游了,最近烦心事太多了趁着这时间让自己好好放松一下也是不错的。
“行,那我订机票了。”


他们订在两周后出发,早上7点的飞机两个人天还没亮就醒了。出门前张佳乐又抱着小白又亲又蹭离情依依,还没睡醒的白毛球睡眼惺忪地甩着他毛蓬蓬的尾巴。
“走了别摸了。”孙哲平站在门口催促着。他们这次打算去两个星期,小白会由助理来照顾所以倒也不是那么担心。
张佳乐也不管猫能不能听得懂交代了几声要乖乖听话爸爸很快就回来了,才一步三回头地被孙哲平拖出门。

一月中旬外头还下着雪,张佳乐一踏出门就打了个喷嚏,孙哲平看了他一眼把自己的围巾拿下又在他的脖子上缠了几圈。
“要被你勒死了。”张佳乐笑着看他一眼。
“总好过冷死。”孙哲平开了车内的暖气后把人给塞了进去。

飞到澳大利亚大约10个小时,和中国完全相反的气候让两人一下子有些不习惯,在机场就把身上的冬装给换成夏装。
这次两周的澳大利亚行主要待在墨尔本,原本有考虑要去比较郊区一些的地方,但两个人在城市里住惯了最后还是选择了大城市。

布里斯本、墨尔本以及伯斯,当初三个大城市在做选择时张佳乐毫不犹豫地选了墨尔本。
墨尔本众多的维多利亚式建筑以及多元文化一直是让张佳乐十分心动的地方。

出国的好处就在国外没有人会认识自己,一直以来在国内去哪都要乔装的孙哲平像是得到大解放一样,牵着张佳乐在大街上逛着。
张佳乐深爱着那些维多利亚式的建筑走到哪拍到哪,孙哲平也被街边飘着浓浓咖啡香的小摊子吸引,两个人逛累了就在里头度过一个悠闲的下午。

两个人在市中心里轻松地过了一个多礼拜,最后几天往南朝着海边去。
威廉斯镇是个古老的海港小镇,踏出了火车站就闻到空气中带着咸咸的海水味。
张佳乐看了看手中的旅游书,“听说他们这儿有水上飞机,要不去搭搭看?”
“⋯⋯可以吧。”孙哲平略有难色地点点头,他恐高连搭飞机都是戴上眼罩一路睡到目的地。
张佳乐看了他的表情噗的一声大笑出来,“开玩笑的,搭那个还不要了你的命。”
孙哲平的恐高程度他已经深刻了解到了,在他说想要去玩跳伞时虽然没想拉着孙哲平一起,但那人还是一副好像他去了就回不来的模样。

他们牵着手走在往海边的路上,经过了一个公园,草坪上有很多人铺着垫子在上头野餐,几只野生的鹦鹉飞过他们头顶。
“怎么了?”孙哲平发现张佳乐一直盯着草坪上在野餐的一家人。
“没什么⋯⋯就是想这种感觉也不错,和家人一起轻轻松松的。”张佳乐看着那一家人嘴角不自觉地漾起了一点笑,很暖很温柔。

海港旁停了许多的船,无颜六色尖尖的船竿让海湾看起来华丽了些。
“你看,黑天鹅。”孙哲平指着在海面上飘着的黑天鹅。
“你有没有被鹅咬过?”张佳乐突然问。
“没有。”
“被咬过一次你就不会喜欢那种东西了。”张佳乐皱起鼻子一副还余悸犹存的样子。


到了沙滩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了,人不太多,张佳乐脱了鞋赤脚走在沙滩上,不时还去踏踏水。孙哲平在一旁看着他蹲着看着水里的小鱼。
“你裤子要湿了。”他才刚开口,一道浪就拍过来打湿了张佳乐的裤子,由于蹲着的缘故除了裤管外还有屁股的部分,看起来还真像尿裤子的孩子。
张佳乐跳起来哇哇大叫着,孙哲平则在一旁放声大笑。
这样子真好,他想。


“你等我一下,我去接个电话。”裤子已经湿了的张佳乐干脆放飞自我,蹲在水里头看着小鱼顺便捡贝壳,对于孙哲平的话他头也不抬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或许是太专心的缘故,等他回过神沙滩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太阳也快沈下去,天空是黑夜与黄昏的交界。
孙哲平还没有回来。
张佳乐觉得有些奇怪,想打电话给他才想起刚才怕湿掉所以把手机放孙哲平那了。
他不敢乱跑,怕人回来了找不到他,找了个地方坐下等孙哲平回来。
又等了约莫10分钟,他远远地看见那个人回来了,他先是愣了一下接着露出一个不敢置信的笑。
“你搞什么!”他站了起来看着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的恋人。
“嗯⋯⋯挺明显的不是?”孙哲平笑了笑,张佳乐发现他的耳朵有些发红。

是的,真的很明显。

张佳乐也觉得自己的耳朵有发烫,心脏跳得像是要蹦出来一样。
他知道孙哲平想做什么,只是在海边穿西装太蠢了,是早就计划好的还是临时起意的?他不晓得,只是觉得很紧张,却又很开心。

孙哲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丝绒的小盒子,打开里头是一对戒指。
他说,“张佳乐我爱你,你愿不愿意当我的家人,跟我过一辈子。”

没有鲜花没有烟火没有蜡烛,也没有单膝下跪更没有甜蜜肉麻的誓词,他只说我爱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辈子。
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当然愿意!”张佳乐咧开嘴笑了,脸上透着红。
他扑上去抱住孙哲平发现他心跳得跟自己一样快。

他们都是一样的深爱着彼此。


END

评论(17)
热度(107)

© 马卡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