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卡龙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双花/哨向】The Well 1

我流哨向 私设如山

孙哲平越写年纪越小  好兴奋啊


---------------------
本宣连结
预售连结
台湾预售连结

试阅请见tag 百花与黑森林 张佳乐与他的小狼狗

---------------------

孙哲平觉醒是在他18岁的那年。考完高考成绩不太理想,他和家里吵了一架正端着一肚子气在街上晃,他一心想念艺术大学可家里却总用学艺术填不饱肚子来回绝他。

 

道理他都懂只是实在是接受不了,或许是总是用同样的理由遭到拒绝又或者是夏日的艳阳让人心情浮躁,孙哲平觉得今天整个人都有些不对劲。

 

他站在路口和一群路人们一起等着过马路,号志变了他迈开脚步,和过往18年来做的无数次一样,普普通通的过马路。

这路口有些长,两个方向的人群在路中央交会。有个小孩儿拿着一个红色的气球,孙哲平大老远就看见了,鲜艳的红在大太阳底下格外显眼。

 

和那小孩儿擦身而过的一瞬间他好像听见了啵一声,有东西破掉似的声音,第一个瞬间他以为是小孩的气球破了但在他反应过来气球破掉不是那种声音时世界好似突然变了样。

 

周围的声音像是用加大音响一样在他耳边放着,人声、汽车声、鸟叫声、空气流动的声音,全部放大了数百数千倍冲进他的耳朵里,震得他耳朵发疼脑袋发黑。

他站在原地动弹不得,睁着眼他看见了空气中的尘埃、阳光照射下来的光束⋯⋯一切都变得无比清楚。

 

“没事吧?”有人似乎发觉了他的不对劲,上前关心的询问,可这简单的三个字也像是有炸弹直接在耳朵旁爆炸一般轰得他几乎昏厥。

他看见还有一大段的马路另一头红绿灯要变灯号了,可是他却站在马路中央动弹不得。

 

他不晓得是怎么失去意识的,清醒过来后看见的是白色的天花板⋯⋯倒也不是全白的,有点灰还有点灰尘,空气里是漂白水和各种奇怪的味道混杂在一起的味道,是医院吗?

他听见了脚步声,远远的逐渐朝他走来,好像是皮鞋踏在磁砖地板上的声音,喀喀喀的敲在他的耳膜上。

“醒了?”进来的人看起来也不像个医生,眼下有着挺重的黑眼圈头发也没梳理乱成一团,身上套着件白大褂也像是咸菜似的皱成一团,更别说他嘴里还叼着烟。

“⋯⋯医院能抽烟?”孙哲平也没想过自己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

“没点呢。”那人拉了张椅子在他旁边坐下,翘着二郎腿看着手中的资料,“孙哲平,18岁,177公分130斤⋯⋯嗯挺不错的,还可以再壮一些,应该也还能再长高一点。”

“我发生什么事了?我突然⋯⋯”孙哲平才想说在自己身上发生的奇怪变化,可他突然发现自从这个男人打开门后一切好像又都恢复正常了。

“突然五感变得特别敏锐是吧?”男人顺着他的话接下去。

孙哲平点点头。

“嗯,恭喜你觉醒成哨兵了。”男人象征性的鼓掌,气氛有些干。

孙哲平怔住了,他知道哨兵是什么,是现代社会中极少数存在的特殊体质的人类,拥有极强的五感和身体素质能力,只要觉醒便会被国家强制征召。

“我是⋯⋯哨兵?”孙哲平愣愣地重复了一次。

“嗯对,你是哨兵。”男人点点头,“刚觉醒的哨兵还没办法控制自己的五感,所以会配一个临时搭档给你,等会就过来了。”

 

“所以我会被强制征召?”

“对,已经通知你的家人了,隔两天开始训练。”男人公事公办地说着,孙哲平想开口反驳些什么时门被敲了两下,男人应了声进来,进来一个年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

“老叶我来啦。”那少年说。

“叫长官,没大没小。”被唤作老叶的男人纠正他,不过慵懒的语气倒也没个威严,“这是张佳乐,你的临时向导,你俩年纪差不多不过他比你早觉醒两年,有什么事问他。”

“我是张佳乐,你的临时向导。”张佳乐笑嘻嘻的朝他伸出手。

“⋯⋯孙哲平。”孙哲平伸出手和张佳乐握了一下,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年手还比他小一些,可上头却有些薄薄的茧。

 

“你们俩认识一下我出去抽根烟。”叶修叼着烟一副忍耐到了极限的样子挥挥手走出去,留下两个少年。

“烟瘾那么重,抽不死他。”张佳乐小声地念了声。

“我听见了啊。”叶修又折了回来朝着张佳乐喊。

“就讲给你听。”

“下次训练钉死你啊。”

“长官我错了!”

叶修又和张佳乐贫了两句才离开。

 

“那个人是⋯⋯哨兵?”孙哲平看向张佳乐问,方才叶修已经走出房间了张佳乐那么小声的碎念他应该是听不到的。

“你说老叶啊?”张佳乐一屁股坐在叶修刚刚坐的那张椅子上,“他是个怪人,他既是哨兵又是向导。”

“还有这种的?”孙哲平蹙起眉不敢置信。

“世界无奇不有。”张佳乐耸耸肩,“不过听说他向导的能力比较强一些,在联盟里可以说是第一了。”

孙哲平点点头,在叶修走了之后一下子气氛有些尴尬。

“唔⋯⋯”就在孙哲平想要开口问张佳乐些什么的时候突然见他捂着胸口衣服很痛苦的模样。

“你没事吧?”孙哲平皱起眉头问,顺便左右看了下寻找有没有什么紧急铃之类的东西却也没找着。

“啊⋯⋯”张佳乐捂着胸口呻吟着,孙哲平见他捂着的胸口突然隆起了一块,还在诡异的攒动。

什么东西?孙哲平一下子看傻了眼,想到了一部很老又很经典,名为异形的电影。

该不会等等要钻出什么怪东西来吧?哨兵向导难道还要接受什么身体改造吗?

就在孙哲平胡思乱想的时候张佳乐惨叫一声,从捂着的胸口处钻出一只白色的雪貂来。

“⋯⋯噗。”张佳乐看着孙哲平傻掉的脸实在演不下去了,忍不住大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啊!你的表情太好笑了!瞧你吓的!”

孙哲平看着笑的都要翻过去的张佳乐虽然有点没面子却也觉得好笑,跟着他笑了起来,刚才尴尬的气氛一下减缓了不少。

“哎哟笑死我了,你是第一个被我吓得这么成功的。”张佳乐抹掉笑出来的眼泪,刚才那只雪貂从他的左肩跑到了右肩。

“这雪貂哪来的,刚才没看见的。”孙哲平伸出手靠近那只雪貂,雪貂闻闻他的手后用鼻子蹭了蹭。

“稀奇了,牠喜欢你。”张佳乐有些惊讶,“这是我的精神向导,叫浅花,我都叫牠小花。”

浅花爬上孙哲平伸出的手在他的肩上绕了一圈,“什么是精神向导?”

“精神向导是哨兵及向导的精神体现,你之后也会有,我们通常会让牠们去做些侦查的任务。”张佳乐又伸出手让浅花顺着他的手回到肩上,“也许我俩挺合的,牠不太喜欢陌生哨兵的。”

“是吗。”孙哲平不太明白,不过至少他也觉得到目前为止对张佳乐的印象都还不错,“不过你叫牠小花?”

他看着那只全白的雪貂,觉得叫小白还适合多了。

张佳乐哼了声让浅花从肩上下来把牠抱在手里,“你看,牠这有浅浅的花纹。”

孙哲平看向张佳乐指的地方,在浅花的肚子上有一小块像是花瓣一样浅棕色的毛。

好吧,浅花这名字挺适合的。




评论(17)
热度(124)

© 马卡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