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卡龙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双花/哨向】The Well 4

我流哨向私设如山

该怎么说呢
其实这个故事到现在才算是开始,之前都算是序吧
所以用了像是回忆的方式来描写
不晓得有没有感觉到hhhhhhhhh

-------------------------

《七分甜度三分咸》

本宣连结
预售连结
台湾通贩连结

试阅请见tag 百花与黑森林 张佳乐与他的小狼狗


-------------------------

他沉默着从床上起身、将棉被铺好,换下了睡衣。到了厨房烤了片面包顺便泡了杯咖啡,坐在餐桌旁一个人吃着早餐。 
这是塔分配给他们的宿舍,张佳乐却照着自己的喜好将它布置成像是一个温暖的家。纵使在张佳乐不在之后这份温暖成了刺骨的冰冷,他依旧将这个他们称之为家的地方保持着他还在时的模样。 
 
简简单单的吃完了今天的第一餐,他把喝完的咖啡杯放进水槽冲洗干净倒扣着放在一旁的架上后便出门了。 
一如往常的在路上买了朵花,卖花的大婶朝着他笑笑说小伙子明天见,他回以一个笑说了声明天见。 
但是如果可以他并不想。 
 
这条路他已经走了半年多,从初夏走到了深冬。 
每次踏进医院前他总要深呼吸几次,吐出的热气变成了白雾。张佳乐总是幼稚的像个小鬼一样,在冬天里呵着气玩。 
哨兵和向导的病房经过严密的保护,想要进去总是要再三的确认过身分,不过他这半年多每天都来报到,医院的人员也早就认识他,打个招呼形式上的做个确认就让他进去了。 
 
进了病房他先脱下了厚重的外套和围巾,将病床旁花瓶里昨天的那朵花换成了今天买的那朵才在病床旁的椅子坐下。 
他看着张佳乐如同睡着般的脸想伸出手去触碰,却又在碰到他的前一刻又收回了手。 
他害怕触碰到冰冷的张佳乐。 
 
他只是沉默的坐在一旁,一如往常。 
 
张佳乐出事是半年多前的事了。 
塔里头混入了对方的人,不晓得究竟是从一开始就有目的的混入或是中途倒戈,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透露给了敌人知道。 
在最关键的时刻被包围了。 
纵使他们两个人的能力十分优秀,但在面对对方的人海战术下还是寡不敌众,更何况对方也拥有几名能力不错的哨兵和向导。 
他们节节败退被逼到了死角,在情急之下张佳乐发现了对方的向导试图使用强力的精神攻击,在两个人都伤痕累累的状况下绝不可能毫发无伤。 
他在最后一刻拉过孙哲平,在他的嘴角啃了一下,轻声地道了句对不起。 
他撤去了自己的精神屏障将所有的精神力组成了一道墙将孙哲平保护得结结实实的,可自己却毫无防备地冲撞上了对方精神波。 
张佳乐的精神图景当场被撞得粉碎。 
 
在张佳乐倒地的那一刹那孙哲平只觉得脑袋疼得要昏过去,像是有一个部分被强行撕扯开来,鲜血淋漓。 
在叶修等人的支援赶来时只见孙哲平挥舞着他那把名为葬花的大剑不要命似地挥舞着,全身染满了鲜血双眼也染成了血红。 
原本将两人逼到死角的众多敌人竟也被他灭得差不多,他也不是毫发无伤,身上多得是伤口、有几处甚至深可见骨,但孙哲平却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伤口似的从喉头发出了愤怒的吼声持续挥舞着武器。 
 
“麻烦了。”看到这个情况连叶修都严肃地皱起眉头。 
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生死未卜的张佳乐立刻了解了状况,“孙哲平狂化*了,判断危险程度为A+,立刻进行压制。” 
“包子跟小唐去拖住他,小安跟我想办法让他镇静下来!”他将叼着的烟捻熄迅速的发下号令,进入狂化的哨兵十分危险,失去了理智、战斗力处于最高的状态,一不注意连己方都会有伤亡。 
要压制住一个已经有向导的哨兵的精神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叶修的额角冒出了些薄汗、能力没那么强的安文逸更是已经满头大汗。 
 
好不容易才将孙哲平给压制住,他却也失去意识,身上的伤口还止不住地在渗着血。 
“带回去治疗、快!”叶修抹掉了额角的汗下令。 
 
在孙哲平清醒过来之后除了混乱的精神状态、满身的伤以及痛的让他几乎叫出声的脑袋外,更是迎接了一个对他来说几乎是致命的消息。 
 
张佳乐也许再也醒不来。


-------------------

*Feral 狂化:哨兵暴怒或战斗时进入的一种极端状态,五感达到最强水准,完全失去理智的控制。这样的哨兵是攻击力最强也最危险的,往往发生在他们的向导受伤或被杀害的时候。

评论(10)
热度(61)

© 马卡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