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卡龙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双花】百花与黑森林 番外

刚刚为了改错字居然没发现贴了两遍⋯我大概是傻的



———————-

“哎、测试一下,大家看得到我吗?”张佳乐对着镜头挥挥手,弹幕立刻刷了一片:“看到了看到了!!!”“乐哥好久不见!终於又等到乐哥的直播了!!”“乐哥盛世美顏!!!!!!”

张佳乐看着弹幕笑了笑立刻又被刷了一片尖叫。


张佳乐其实以前不时就会开个直播来教大家做些简单的蛋糕和甜品,和孙哲平在一起后因為害怕曝光才没再开了,不过现在两个人交往都已经是檯面上的事情他也就没那么多顾虑了,昨天在百花甜品店的微博上发了久违的直播预告,今天一开立刻挤了上千的观眾进来,其中不乏孙哲平的粉。

“平粉来报到求嫂子让平哥出镜!!!”“求让我们看看居家的平哥!!!!”“求看一眼孙哲平!!!!”


“什么嫂子,叫乐哥。”张佳乐看着那条叫嫂子的弹幕义正严辞的纠正着,“孙大帅的通告费太贵了我付不起。”

他双手一摊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张佳乐你说我怎样!”就在粉丝们一片哀嚎的时候远远传来孙哲平的声音,弹幕又立刻刷了起来。

“⋯⋯耳朵这么灵。”张佳乐小声的嘟囔了两句才喊了回去,“说你帅呢!赶紧刷你的厕所!”

“什么?我们这可是轮流的,这週轮到他。”他看着那一条条平哥夫管严、惊!国民老公在家中竟沦為刷厕所的苦力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泯灭!摇着头苦笑。


“好了不管他了,我们开始正事!昨天就预告过了今天要来教大家做黑森林蛋糕。黑森林是德国十分传统和经典的蛋糕,德国甚至立法明文了规定黑森林的材料和工法,少了一项就不能称為正统的黑森林蛋糕。”张佳乐对着镜头介绍着,“不过传统的口味并非大家都能接受,所以我今天教大家的是稍微做了点调整的,正宗的食谱我之后会发在微博上给大家,有任何问题可以留言或私信给我,当然也可以亲自来百花找我。”


“来大家看一下材料⋯⋯”张佳乐拿起镜头拍着桌上已经备好的材料,“这边的材料可以做一个八吋的蛋糕,大家如果想做小一点的就减少1/3的份量。”

“那我们先来做蛋糕本体吧⋯⋯”张佳乐正準备开始教学时孙哲平就从旁边晃进了镜头裡,从后面抱着了张佳乐将下巴靠在他的肩上朝着镜头挥挥手。

弹幕一下子就炸了,刷满屏的弹幕让张佳乐根本看不清上面的字甚至觉得有些可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画面太美了!!!!!”“截图截图!!!!我要拿来当桌布!!!!”“好甜好甜!!!!”“平乐is rio!!!!”


“你刷好了?”张佳乐扭头看向孙哲平。

“嗯,刷的亮晶晶的。”孙哲平似乎一脸自豪。

弹幕又刷了一片,平哥这骄傲的小眼神太可爱了、乐哥快夸他给他么么噠!

“他们要你给我么么噠?”孙哲平挑起眉看着张佳乐,似乎在等他反应。

“行行行,么么噠么么噠。”张佳乐有些敷衍的棒读,“你要不要来帮忙,不帮忙就别捣乱。”

“当然帮。”孙哲平说着放开张佳乐,自己去拿了条围裙係上。

“好的,我们现在多了个身价昂贵的便宜助手,我们继续我们的教学。”

张佳乐边说边指挥孙哲平打蛋、加面粉、搅拌之类的工作,真的完全把他当成助手来用。

在孙哲平搅拌面糊时张佳乐看着弹幕不时回答一些问题,“平哥有没有用过什么甜蜜的称呼来叫过乐哥⋯⋯甜蜜的称呼是什么?”

他看向孙哲平问。

孙哲平一边搅拌面糊一边皱起眉想着自己最近听到看到的噁心称呼,想了好久才憋出了一句:“⋯⋯宝宝?”

张佳乐一听当场翻了个大白眼,“算我求你了别这样叫我。”

“那怎样比较好?宝贝儿?Honey?亲爱的?甜甜?”孙哲平一开口就是一串甜的腻的爱称,张佳乐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如果用上面任何一个叫我就离婚吧。”

“老婆我错了。”孙哲平闷笑着。

张佳乐沉默了一会伸手把对着两人的镜头转了个方向,“不好意思直播暂停一下,我要去殴打妳们的老公了。”


“孙哲平你讨打!”“操你还真打!”“你乐哥从来说到做到!”

镜头被转了方向粉丝们看不到人只听见声音,激动的狂刷弹幕,“啊家暴现场!!”“乐哥打平哥啦!!!”

无奈怎么刷还是看不见东西只能听见张佳乐和孙哲平的打闹的声音。

“乐哥今天就教你做人⋯⋯唔!”粉丝们只听见张佳乐的话被强行截断后变成了一片微妙的寧静。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平哥反击了吗”“我怎么好像有听见什么奇妙的声音”“我也听见了乐哥的直播间不会被封吧wwwwwww”


奇妙的寧静维持了几分鐘画面又被转了回来,张佳乐的脸上带了点红晕、嘴唇有些红肿湿润,反倒孙哲平倒是一脸神清气爽。

“好抱歉让大家久等了,我们继续做蛋糕。”张佳乐咳了两声刻意忽略那些问他乐哥怎么了和闪瞎狗眼的弹幕又将话题带回蛋糕上,“接下来我们将烤好的面糊倒进蛋糕模,放进烤箱裡用180度烤30分鐘。”

“為了节省大家的时间我这边已经有準备一个烤好的蛋糕体了,孙先生麻烦去帮我拿来。”

张佳乐一边準备其他东西一边开口指使孙哲平,后者也听话的去画面外的冰箱拿出一个烤好的巧克力蛋糕体来。

“接下来我们来进行蛋糕的装饰,你要试试把蛋糕平切成三等分吗?”张佳乐后面一句是对着孙哲平说的,他也点点头接过张佳乐手中的刀子。


“现在孙先生在切蛋糕那我们来打发鲜奶油,推荐大家下面垫着冰块比较好打发。”

张佳乐一边打着先奶油一边注意一下孙哲平切蛋糕的状况,就算切歪了也没说话,倒是弹幕一直喊着平哥切歪了那边比较厚了。

“你糖少加一点啊。”孙哲平切蛋糕还不忘提醒张佳乐几句。

“知道知道。”张佳乐应付了几声对着镜头说,“孙哲平不喜欢吃甜的所以我的糖只加一半,正常甜度的话照我给的食谱加就好了。”


“我切好了。”张佳乐的奶油打得差不多的时候孙哲平那也终於大功告成,他瞥了眼过去看见三片切的歪七扭八的蛋糕。

“不错不错。”张佳乐看了倒也没笑他反而还一本正经的夸了他两声。

“喏、涂奶油。”把刮刀和鲜奶油递给孙哲平后他又从冰箱裡头拿出一盆紫红色的东西来。

“这什么?”

“酒酿樱桃。”张佳乐说着拿了根小汤匙舀了裡头切对半的樱桃餵给孙哲平,“还行?”

“嗯,好吃。”孙哲平看着弹幕又刷了一排虐狗心裡也是觉得挺满足的。


张佳乐开始一边和粉丝閒嗑牙一边看孙哲平替蛋糕抹上奶油和放上酒酿樱桃。

“嗯?让我去拯救他?”张佳乐看着弹幕刷了一排乐哥快去拯救平哥的蛋糕时挑起了眉,孙哲平抹的奶油很不平整,这边厚那边薄的,整个蛋糕看起来像狗啃似的惨不忍睹。

“我们不要限制孩子,要让他们自由发展。”张佳乐看着镜头一脸严肃的说着像是育儿鸡汤一样的话。

“你说谁是孩子?”孙哲平可不是聋的。

“你,我就是你老子。”他倒是大言不惭地哼着。

“你们看看,三十岁了还没个正经样。”孙哲平看着镜头无奈地嘆气,不过眼裡却是满满的宠溺。

“是二十九。”张佳乐纠正。


两人一边贫嘴孙哲平一边装饰蛋糕张佳乐偶尔出手帮忙一下,倒也完成了一个看起来还可以的蛋糕。

“来,大家掌声刷起来,孙大帅第一次的手工蛋糕。”张佳乐把蛋糕推到了镜头前啪啪啪的鼓掌,听见他的话孙哲平才反应过来这个蛋糕几乎是他一个人独立完成的,张佳乐只在旁边告诉他步骤和偶尔出手一下而已,突然心生了满满的成就感。

“如何?”张佳乐切了一小块送到他的嘴边,让他嚐嚐自己做的第一块蛋糕。

“不错,挺好吃的。”

张佳乐听闻自己也吃了一口,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真好吃。”

他用指头抹掉沾在嘴角的奶油又舔了舔手指,“好,那我们今天的黑森林蛋糕也成功完成了!那今天的直播到此结束谢谢大家的观看,食谱我也会同步发在百花甜点店的微博上,大家有空可以自己尝试做做看,下次有机会见。”

张佳乐关了直播之后笑嘻嘻的看着一旁的孙哲平,“怎么样?自己做蛋糕?”

“感觉不坏。”孙哲平笑笑,又切了口塞进他嘴裡。

张佳乐凑过去抱住了他用沾着巧克力和奶油的嘴去亲他,“那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恭喜你学会了我最喜欢的蛋糕做法了。”

“那我以后就是你御用的黑森林蛋糕师傅了。”

评论(27)
热度(157)

© 马卡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