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双花】一个老掉牙的爱情故事

半夜突然的灵感,xjb写
一个老掉牙的爱情故事
——————————

为工作的关系到云南那一带出差,工作结束之后顺便给自己排了一个礼拜的假日到处晃晃。
在那儿我遇见了一个老头儿。

他拿着一朵红色的玫瑰花,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什么也没做就是静静地坐着,像在等什么人。
因为挺特别的我就多看了两眼便走了,晚上再回来时发现那老头儿还坐在那,旁边有两个便当的空盒子。
我看了看时间,不早了,8点多。我怕他是迷路的失智老人,像我家爷爷一样,在外头迷了路忘记怎么回家。
想到自己爷爷便觉得放不下眼前的老头,我便上前去和他搭话,“大爷,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要不要帮你联系家里的人?”
老头看向我笑了笑,缺了几颗牙,“没事,我家在附近等等就回去了!谢谢你啊小伙。”
老头的声音听起来很有精神,就是口音有点重,听起来有些费力。
“真没事吗?您在等人吗?要不我陪你等吧?”
老头挥挥手说不用了,天色不早了让我早些回去。
又推托了一阵我才听他的话回去,走时我又回头看了他一眼,他依旧拿着那朵玫瑰坐在那。
那老头有些时髦,斑白又稀疏的头发在后头扎了搓小辫。

每天我经过时都见那老头在那,拿着朵玫瑰、什么也不做地坐在那。
我实在太好奇了,问了下榻的酒店的柜台知不知道那个拿着玫瑰的老头儿。
柜台的小哥喔了声说你说的是乐老头吧。
我说或许吧,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那老头在那几十年了,他在等他的恋人。”
恋人?我问。
嗯呐,小哥应了声,“听说是青梅竹马吧,打仗那会儿分开了,他们有个约定、说要是失散了其中一人就拿着玫瑰在那等。”
“乐老头没有家人吗?”我皱起眉。
小哥摇摇头,“乐老头一辈子没结婚,他说他想结婚的对象没回来他跟谁结去,就一个人在那等了几十年。”
我听了突然有点鼻酸,连忙向小哥道了谢之后便回房间了。

隔天我起了个大早,天才刚亮我就去平时乐老头待的那边等他。
等了约十分钟,就看见一个蹒跚的身影顶着刚探出头的晨曦朝我这方向走过来。
乐老头看见我的时候有些惊讶,他乐呵地问我:“小伙,这么早吃早饭没?”
吃了,爷爷你呢?我问他。
吃了吃了,乐老头一边回答一边慢慢地在我旁边坐下。
他手里的那朵红玫瑰红的扎眼。

“爷听说你在等人啊?”我问他。
“是啊,等好久了。”他呵呵笑着,老迈的眼里有着些无奈还有柔情。
“你这样等一整天不无聊吗?不看看书什么的?”
“我怕我要是太专心做其他事,他如果来了我没注意到就糟糕了。”乐老头摇摇头。
“等了这么久,就没想过不等了吗?”
他又摇摇头,“我们约好了,所以我会等他,就算他不会回来了我也会在这里等他。等我哪天下去了遇见他,就会告诉他说老子等了你几十年、你这个不遵守约定的王八蛋。”
说完他自己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要不你跟我说说你们的故事吧?”
乐老头的眼神突然变得很柔很绵长,看着手里的那朵红玫瑰、苍老且颤抖的手轻轻地抚过花瓣,像是对待恋人一般。

原来,乐老头是个同性恋。
他在等的恋人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发小。
他笑起来很狂傲、很张扬,好像什么都不怕,乐老头回忆起时这样说。
他俩是最要好的朋友、兄弟,两个人打遍村里上上下下,一起恶作剧一起偷过鸡摸过鹅。
他们一起度过了生命里所有灿烂、耀眼的年华,而原本亲暱的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质了。
一开始乐老头很害怕,男人怎么会喜欢男人,他甚至怀疑自己有病,开始疏远了那个人,他怕自己的心思被知道了他会嫌恶心。

可是那人却主动的找上门来,告诉乐老头他喜欢他,这不是病,男人也能喜欢男人。
他们俩开始偷偷摸摸地谈起恋爱来,在没人看见的角落偷拉一下手、偷亲一两口,小心却又甜蜜。
不过秘密终究还是藏不过所有人,他们谈恋爱的事情还是被发现了,乐老头被拖回家让他父亲和爷爷用板凳拆下来的木条狠狠地打、打得断了几根骨头痛晕了过去。
那个人也是差不多,他们被家人关在家里头,哪都不许去,还找来了医生、道士⋯⋯好像这样他们的“病”就会好似的。

最后他们两个私奔了。顶着天上圆圆的月拉着彼此的手,逃到了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

他们到了一个新的城市,租了一间小小的房,四处给人打工来维生,很辛苦可是却很幸福。
乐老头喜欢种花,尤其特别会种玫瑰花。
“他总说我种的玫瑰花特别漂亮,一眼就能认出来我的玫瑰。”乐老头举着手里的玫瑰花得意洋洋的笑着。
不过好日子也没持续多久,战争的动乱不安让他们被迫分开。

颠沛流离了几年乐老头又回到他们一起生活的那个小城市,租回了他们一起住的那间小房子,可是那个人没有回来。
他记得他们的约定,拿着玫瑰花,在那儿等他。
这一等,就是几十年。

我抬起手抹掉一点不小心溢出来的眼泪。
小伙哭啥呢,乐老头在一旁笑话我。
我吸吸鼻子说:“爷我给你拍张照吧,我帮你把这事放到网上请大家帮忙找找,搞不好能找到他。”
“真的吗?”乐老头一听老迈的眼睛都亮了,他赶紧理理自己一头稀疏的白发又拉了拉衣服。
我拿出手机替乐老头拍了照,又切成了录像模式让他说几句话。
乐老头似乎是第一次被这样要求,显得有点紧张,手足无措了一会才开口:“孙哲平,你还记不记得我啊?还记不记得我们的约定啊?我还在这里等你啊。”


后来我回了台湾,把这事写到了脸书、推特还有微博上,标题就叫“孙哲平,张佳乐还在等你。”
乐老头和孙哲平的故事被大家转传,一阵子后有个姑娘联系了我,她说她邻居是个老荣民,就叫孙哲平。
我兴奋极了,问她能不能替我去问问他认不认识一个叫张佳乐的人。
隔了两天姑娘又联系我了,她很激动的跟我说他认识!他就是张佳乐在等的那个孙哲平!
孙哲平当年被抓去打仗,幸运的活了下来却被炸断了腿、跟着国民政府一起被带来的台湾,他行动不便又没什么钱根本回不去中国找张佳乐。
他也没有结婚,几十年来惦记着那个在家乡的恋人。

我去找了孙哲平,也是一个老头了,被炸断了一条腿只能坐着轮椅,可是身子看起来还是很硬朗,好像可以想像出乐老头说的那个笑起来狂傲的青年。
我和他说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昆明,张佳乐还在你们约定的地方等你,等了几十年了。
他一听瞪大了眼,又是流眼泪又是摇头笑骂,怎么这么傻、怎么这么傻。
我替孙哲平办了护照,用网友们集资的钱带孙哲平去了趟昆明。

一路上孙哲平都很紧张,一下子理头发一下子摸摸他没了腿的那只脚。
到了那时已经黄昏了,我替孙哲平推着轮椅看见了那个顶着夕阳拿着玫瑰的蹒跚身影。
我能感受到坐在轮椅上的孙哲平的颤抖,他看着那个人大喊,“张佳乐!我回来了!”
坐在椅子上的乐老头像是被吓到一样看向我们这边,他先是揉了揉眼又打了自己一巴掌,才确定眼前的景象不是梦。
“⋯⋯孙哲平?”乐老头的声音沙哑且哽咽地颤抖,他撑起身子朝我们这走来,他走的很快都有些不稳,我赶紧推着孙哲平去找他。

乐老头的脸上早已老泪纵横,他握着孙哲平的手又摸了摸他没了的那条腿,嘴里不停念着怎么没了。
孙哲平颤颤的用布满皱纹和薄茧的手替乐老头擦眼泪,动作轻柔的像是那天乐老头在轻抚玫瑰花瓣一样。
“乐乐,我回来了。”“嗯,欢迎回来。” 

在我眼前的好像不是两个老头,而是两个神采飞扬的青年。

等了几十年,张佳乐终于等到了孙哲平,昆明的街头也不曾再见那个拿着玫瑰花、扎小辫的老头。
只有一个老头推着另一个缺了只腿的老头散步。

这是一个老掉牙的爱情故事,而庆幸的是这个故事能有个完美的结局。

评论(15)
热度(154)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