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双花/ABO】契约婚姻2

想要两发完的我实在太天真了⋯⋯算了⋯⋯
补了那个意大利文的意思 刚才忘了
——————————

张佳乐收拾了东西搬到了孙哲平家,和一个素昧平生的Alpha一起住他是非常不愿意的,无奈两个人已经标记、而且同居也是合同上的一部分,必须营造出一对相爱的夫妻的样子来。
孙哲平买了一对戒指,张佳乐看着他已经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打开属于自己的那一个红色丝绒盒。
十分简约的设计,银色的戒指上只有一颗小小的碎钻、和孙哲平手上那是一对的。
他用指尖沿着戒围摸了一圈,冰冷的金属触感让他觉得心也同样的冰凉。
“要我帮你戴吗?”孙哲平问他。
他笑了声说句不用了,反正也没别人在。
他将戒指套上自己左手的无名指,“大了。”
明显比他的指头大了一圈的戒指松松地挂在那,张佳乐又笑了几声将戒指给拿下来。
“我拿去换吧。”
“没关系,就这样吧。”他摇摇头,从行李里头找出一条没有在戴的项链将原本上头的坠饰给拿下,将戒指挂了上去,“我工作也不方便戴戒指,这样就好了。”
“好吧。”孙哲平才点点头,又问:“我好像还没问过你的工作?”
“我是厨师。”张佳乐拎起自己搬过来的行李看了孙哲平一眼,“放哪比较好?”
“里头那间吧,我帮你收拾过了。”孙哲平走过去替他拿了剩下几袋行李,带他去房间,“在哪边的餐厅?”
“谢了。”张佳乐,接过他手中的行李开始慢慢收拾,“车站前一间小餐厅、意大利菜。”
“Mi ami?”“Non.” *
“什么?”孙哲平愣了一下。
“没什么,就是那间。”张佳乐摇摇头笑了一下,“你知道?”
“曾经去过,挺好吃的。”
“谢谢,我替你转告老板。”张佳乐说完又继续埋头整理他的行李。


⋯⋯真尴尬。
孙哲平看着在安静整理行李的张佳乐忍不住问:“你讨厌我吗?”
后者的动作停了下来,挑起眉来看他,“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吗?”
孙哲平随手拉了张椅子坐下,“没什么,我只是希望我们可以好好相处一些,毕竟要一起生活一段时间。”
“你觉得呢。”
张佳乐看着他好一会才叹了口气,“给我点时间吧⋯⋯我自己心态上的问题,我会处理的。”
“嗯,那就希望我们能好好相处吧⋯⋯需要我帮你吗?”
“没关系我自己来就行了。”张佳乐正忙着把一叠衣服放进衣柜里头。
“好吧,那我先出去了、有事情随时叫我。”孙哲平站起身要出房间时又被张佳乐叫住,让他停下脚步回过头去看他。
“谢谢你⋯⋯还有我下班之后不进厨房的。”
孙哲平看他后面那句话说的有些小心翼翼的模样忍不住笑出来,“没事,你本来就不用做那些事情。”
听见孙哲平的回答之后张佳乐才像松了口气的样子朝他笑了笑说了声谢谢。


等张佳乐安顿好的隔天两个人才去了民政局登记,整个过程张佳乐都沉默地绷着脸让民政局的办事人员都有些疑惑地频频朝他看。
孙哲平察觉了便不动声色地握住他的手在掌心里捏了捏,朝办事人员笑了一下,“他比较容易紧张。”
“啊、嗯,没结过婚有点紧张⋯⋯”张佳乐才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又低下头看着被孙哲平牵住的手暗暗挣扎了下、没挣开便无声地叹了口气任由他牵着。

“等等。”在两个人办完手续要离开民政局时孙哲平突然拉住他,从包包里头拿了个口罩和顶鸭舌帽替他戴上。
“怎么了?”孙哲平突然亲暱的动作让张佳乐不习惯的僵了一下,似乎还能隐约嗅到从他身上传来淡淡的信息素味道。
“外头会有记者,等会儿站我后面。”孙哲平替他调整好了帽子后在他耳边轻声道,这模样看起来就像他在张佳乐耳边亲了一下。后者听了才点点头任由孙哲平牵着走在他身后一步的距离。

孙哲平结婚这件事还是被竞选团队计划性的放出消息,只是对于张佳乐的身分还是始终保密。因此在孙哲平到民政局登记结婚的这天记者们便聚集到了门口等着他们出来。
记者们在门口守了一阵才等到孙哲平牵着一个戴着口罩和鸭舌帽的男Omega出来,立刻蜂拥而上将两人给包围起来。
“请问议员突然公布结婚的消息是和您的政/策有关吗?”“结婚的消息是否为为了选举的炒作呢?”“能不能请您夫人说些话呢?”
见话筒不断朝两人逼近甚至还有几支凑到张佳乐的面前,孙哲平立刻替他挡开、还伸手挡住了想往张佳乐鸭舌帽下的脸拍的镜头,“不好意思希望大家有问题针对我就好,他不习惯面对这些、会吓着他的。”
他移动了位置将张佳乐严严实实地挡在身后,让被话筒和镜头吓到的后者终于小小的松了口气。
张佳乐的身高以Omega来说不算矮,但身形并没有身为Alpha的孙哲平来的厚实宽大,刚好能躲在他身后不被镜头给拍到,他微低下头将额靠在孙哲平的背上小声地说了句谢谢。
对于张佳乐主动的亲近以及坦率的道谢让孙哲平微勾起了嘴角,他将一只手弯到了背后用指头去勾了勾张佳乐的,听见他小声地碎了句得寸进尺。
若不是媒体在可能已经把他的手给甩开了,孙哲平明知如此心里还是莫名的有点愉快。

“炒作是绝对没有的事,结婚是我们两个经过讨论共同决定的事。”
“那请问尊夫人结婚后会继续工作还是会辞职当家庭主妇呢?”
“他很喜欢他的工作所以婚后他也会继续工作,在这方面我都是尊重他的意见的。Omega本来就不该是Alpha的附属品,他们能有他们自己的权利。”
“那婚期和您选举的时间这么接近是否有时间能够陪夫人呢?蜜月旅行是否也省略了呢?”
“这⋯⋯”这个问题让孙哲平稍微停顿了下,还没继续回答躲在他身后的张佳乐就默默地开口,“他说等选举结束之后带我去意大利,我就先忍耐点。”
“就是这样,这方面就不劳大家操心了。”孙哲平顺着他的话接下去对着眼前的镜头笑了笑。

后来的问题都逐渐转向了有关于孙哲平的选举和政见,听得张佳乐在他身后频频打哈欠。
“那我想今天就先这样吧,我家那位似乎有点累了。”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后孙哲平婉拒了记者想要继续的提问,向记者们稍微打过招呼后就拉着张佳乐的手、上了一旁已经等待许久秘书开来的车。
“还顺利吗?”一上车秘书便问。
“嗯、不错,媒体的接受度还可以。”孙哲平看向坐在旁边的张佳乐,“谢谢配合。”
“没什么,互相而已。”他有些不自在的抽回一直被握住的手,又在包包里头翻了翻,“不介意我喷些抑制剂?”
“请便。”
刚才和孙哲平靠的太近,一直闻到他身上传来的信息素的味道,搞得他整个人都有些不自在,在得到许可后便赶紧拿起抑制剂往自己身上一阵猛喷。

孙哲平先让秘书送张佳乐回去,顺便又让他在路上买了晚餐,自己则是又和秘书回去了竞选总部商讨有关之后的对策。
他回到家时已经大约一点多,他预想张佳乐可能已经睡了特别轻手轻脚的开门,没想到一进门却见他抱着包薯片在客厅看电视剧。
“还没睡?”他皱了皱眉。
“嗯,追个剧。”张佳乐一边啃着薯片一边抽空给了他一眼,“你先去休息吧,我小声点。”
说着便将电视的声音调小了点。
当他洗完澡出来时发现张佳乐还是维持跟刚才差不多的姿势盯着电视,上头的剧情似乎正到精彩的部分让他一片薯片举在半空中都忘记要放进嘴里,这模样让孙哲平看了忍不住觉得好笑。
他走到张佳乐旁边坐下才让他终于回过神,“你不睡?”
“和你一起看一下吧。”
“喔⋯⋯”比起孙哲平似乎眼前的剧情对他的吸引力还比较大一些,他只简单的应了声又继续在电视上,几分钟后才将怀里的薯片朝孙哲平递过去一点,“吃么?”
“吃一点吧。”这电视剧剧情确实还不错,连孙哲平这个平时不看剧的人都有点看入迷,和张佳乐分着一包薯片紧盯着电视不放。
两个人一边看剧一边吃着薯片都没注意到那包薯片已经被他们吃完,反射动作般的要伸手去拿却摸到了对方的手,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抱歉、”两个人都急着抽手却被卡在那小小的袋口,谁都抽不开。
“你别偷摸我!”张佳乐的手被摸了好几下让他忍不住喊,明明今天已经被牵了好久可是只有两个人在的时候却显得格外尴尬。
“我没有!你一直动当然卡住、我来!”孙哲平被他一喊突然有种自己被当成吃人豆腐的色狼一般,抓着他的手不让他乱动才把自己的手抽出来。
手都被薯片的沾的又油又是碎屑,“⋯⋯我去睡了、你别太晚!”
张佳乐看着他觉得自己刚才那一喊实在有点丢脸,丢下一句话就跑回房间连电视都没关。
“搞什么⋯⋯之前都没发现这么凶的吗⋯⋯”他对张佳乐的印象都是个安静又看起来有点小忧郁的Omega,刚刚那一下还真是让他有点改观了。 



———————

张佳乐工作的那间餐厅叫Mi ami,意思是“你爱我吗?”

孙哲平这样问,而张佳乐回答“不”

评论(31)
热度(234)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