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双花】魔女之花1

坑多不愁,有恃无恐

—————————-

那年冬天先王驾崩、新王上任。
新王颁布法令下令铲除国内所有异端,魔女、魔法师⋯⋯异于常人的异端份子遭到扑灭。
那年被称为终末之年。


“哼⋯⋯王国的骑士吗。”张佳乐看了眼从眼前的人身上摸出的精致雕花的坠饰,哼了声又丢回那个人身上。
又弯下腰在那人缠满绷带的身上东摸摸西摸摸的,嘴里低声念着不错、身体素质挺好的、挺适合之类的话。
今早他去外头森林找药草时候发现了这个人伤痕累累的倒在地上,这森林里晚上有许多狼群和其他野兽,看来就算是王国的骑士还是敌不过野兽们的围攻。
张佳乐看他还有几口气在便把他拖回自己的小屋里头治疗了。没想到会是王国的骑士,可以说是搬石头砸自己脚了。

在终末之年之后国内大部分的异端被肃清干净,少数幸存下来的都逃出国,还留下来的一只手能数的出来。
张佳乐就是那屈指可数留下来的几个,没什么特别的原因,终归是不想走。他在这森林里住好多年了,和森林里的各种“住民”都相处的还算不错,这也是他一直没被发现的原因之一,没想到今天会被一个骑士误打误撞的闯进来。

他听见那个骑士发出含糊不清的哼声、眼皮颤动了几下后睁开,看着他似乎有些茫然,“这是⋯⋯哪⋯⋯?”
声音带了点虚弱的沙哑,那人想撑起身却又扯动了身上的伤口、呲牙咧嘴地又躺回床上。
“你躺好吧,你不想伤口裂开就别动了,别浪费我的药。”张佳乐拖了张小木椅到床边,翘着二郎腿看他。
“你救了我吗⋯⋯谢谢⋯⋯”那人抬起眼看了他一眼,眼里满是感谢。
“没什么、顺手捡回来而已。”张佳乐看着他嘴角勾起了些、眼睛瞇成了一抹弯像是只狡黠的猫,“你知道这是哪还有我是谁吗?”
“什么⋯⋯?”那人皱起眉,不太了解状况。
“我叫张佳乐、是个魔女。”
“魔⋯⋯可是你是男的?”那人皱起眉头,眼前的人长得好看:瓜子脸、精致的五官还有扎成辫的长发,可是怎么看还是个男人,声音也是男人的低嗓。
“这很重要吗?我师傅是个魔女、我接受是魔女的训练,所以我就是魔女。”张佳乐不在意的耸耸肩,“你是王国的骑士吧?猎杀异端的那种。”
“那你还⋯⋯?”那人怔了一下,既然知道自己的身分为什么还要救自己,眼前这个自称魔女的男人到底在想什么。
张佳乐站起身、弯下腰凑近了那人问:“我看你身体素质不错,怎么样、要不要当魔女的仆人?”


这是在终末之年后,魔女与骑士的故事。

评论(7)
热度(97)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