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方王】冬夜渐暖(上)

写不完写不完,先分上下,之后补

作死写古风

世谦生日快乐!

----------------

方士谦这些日子南下替微草的分堂打理些事情,他自然是想早些将事情办理妥帖起身回程,但无奈劳动到他这堂堂副堂主亲临的必然不会是小事,当他终于将事情处理完毕也将后续的事情交代妥善打道回府时也已过了大半年。

他启程时才刚能听见蝉鸣,现在外头都飘起了细雪。

他忍不住想,主事的那位这么怕冷,不知有没有多穿一些。

 

回到微草本堂的时候也已经三更他便没有大张旗鼓,不然依他平时的性子定是要好生闹腾一番,让全堂上上下下都知道他这副堂主终于归来了。

他只命个下人去告知堂主便让人伺候着沐浴更衣了。

 

“副堂、天冷了还请早些歇息。”

他摆摆手表示知道了,细思了会后遣散了下人让他们都去休息,自己则套了件大衣出了房。

他的目的地自然是那人的房,夜里的走廊确实很冷,就连呼吸都成了一抹白雾,转瞬就散于夜色之中。

 

昏黄的灯火从门上的纸窗透了出来成了夜色一抹柔软,似是在等待游子归来。

他推开门进去,房里被火盆烤的暖烘烘的,一点都不似冬夜。

“把门关上,冷。”

他还在想没见着人,便听见声音从桌旁传来,这堂的主人披着件狐裘侧躺在一旁的贵妃椅上头看着账目。

王杰希还十分年少可眉目间却早已透着些老成,他这样没个正形躺着看帐的模样反倒才更称他这年纪该有的模样。

 

方士谦反手关上门将冬夜的冷风全挡在了外头,他缓步走向王杰希站在他面前,那人才懒懒地抬起眼来看了他一眼,“还站着干麻?”

王杰希的声音总是清清冷冷、似山中的冷潭,好像就算投下了石子也掀不起一丝波澜。

 

他笑了一下在贵妃椅的尾端坐下,那人便主动地将横卧的脚跨到他腿上。

“这么冷,不是让你煎些药补补吗。”方士谦也习惯了,轻轻脱下他的袜子将他即使有火盆烤暖、还穿这袜子却依然有些冰凉的脚掌握在手中,用掌心的温度去温暖他。

“忙,就忘了。”王杰希轻声的说,语气一如往常的冷静,但只有方士谦听出里头的一丝心虚。

王杰希这人就算日理万机、该办妥的事也一项也不会漏,这理由太过牵强、分明就是自己不愿意。

 

他这人表面看来老成,有头脑有手段、懂分寸知进退,看来是个完人。但只有方士谦知道,他其实既懒散又幼稚、怕吃药喜吃糖。

没人时他就是这副模样,没骨头似的躺着像极了只无比懒惰的猫儿,等着人来轻抚他的一身软毛。

 

“又耍性子了?”他的手捏着王杰希的脚掌又顺着他葱白的小腿向上摸进他的裤子里,“我不在这些时日,堂主可有想我?”

他倾过身子将王杰希压在身下,那人才将视线从手中的账本移开,嘴角挂着点若有似无的笑,“你不在的日子耳边倒是清静许多,也没有下人来向我告状说副堂又出了什么岔。”

“王杰希,我可要生气了!”他板着脸佯装怒意,恶狠狠的道。

“虽然清静、但没人暖床却实寂寞。”王杰希翻了一下身子从侧躺翻成平躺,由下而上的看着俯在自己上方的副堂主,将手中的账本放到一边后抬起手抚上他的脸颊发现他比起出发前晒得黑了些也瘦了些,“似乎瘦了些。”

“我在那儿可是水深火热,整天忙活。”方士谦这话说得倒有几分撒娇的意味在,他覆上了王杰希在他脸上的手,“手也这么冷,看来我不在真是不行呢。”

“是是是,我实在需要你。”王杰希也了解他的个性,总顺着他的意说话,“那副堂是否该帮我暖暖手?”

“不止手,全身都帮你暖。”

他笑了一声,低下头吻住了王杰希微凉的唇瓣。

 


评论(4)
热度(30)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