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 芒果牛奶冰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哨响】The Well 11

孙哲平这次回来的比他和张佳乐说的时间稍微晚了些让他有些担心,这两天他一个人在家不会出什么事吧。

虽然他目前在生活上没有问题,但是这是他在张佳乐醒来之后第一次离开他这么久,不免还是有些担心。

 

他匆匆地回到宿舍,却在开门前嗅到一丝烟味。很淡,但却逃不过哨兵敏锐的嗅觉。

闻到烟味的第一直觉是叶修来过,但又发现这不是他常抽的中华。反而是张佳乐以前抽的黄果树。

张佳乐没有烟瘾,也因为顾虑身为哨兵的他而不常抽,多半是在保养武器时叼着提神,或是什么也不做就点着放在一旁任由他慢慢烧。

这个味道对他来说十分久违和怀念,让他准备开门的手顿了几秒。

巧合吧。他想,可能是某个抽黄果树的人刚好经过了这里。

 

进了门却发现烟味更重了些,一支黄果树点着就放在桌上的烟灰缸里。细长的烟从烟头那燃烧处冒出后又慢慢消散在空气中。

孙哲平只觉得呼吸一滞,为什么?

“……嗯?”张佳乐似乎是在沙发上睡着了,听见开门声而被吵醒。

他抓抓没有绑而散成一团的头发打了个大哈欠,“孙哲平你回来啦。”

“乐乐你……”不对劲。孙哲平皱起眉看着眼前把手伸进衣服里头抓痒的张佳乐,这不像他出去前那个什么都忘记的张佳乐,而是、而是原本的张佳乐!

不管是动作、习惯还是说话方式,都是他爱着的那个人。

“你怎么了?”张佳乐走到他面前疑惑地挑起眉看他。

“……张佳乐?”孙哲平发觉自己的声音在微微颤抖。

“是我啊,怎么?”张佳乐笑了声,“你干麻、认不出我——”

孙哲平没等他说完就将他拉进怀里紧紧抱着,用力得让张佳乐几乎发疼。

“太好了、太好了……”孙哲平将脸埋在张佳乐的肩上,不停重复着一样的话。

太好了,他的张佳乐回来了。

 

他欣喜若狂可是却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张佳乐的精神波动不太稳定,流进他精神图景里的是让人几乎绝望的悲伤。

他抓着张佳乐的肩将他推开,看见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惊慌和悲伤,一瞬间他明白了。

都是假的,张佳乐没有回来,不过是他在演戏。

被玩弄的感觉让怒气更加猛烈,他抓着张佳乐的肩低吼出声,“这么做很好玩儿?看我这样子你很开心是吧!”

孙哲平在肩上的手抓得他生疼,张佳乐动了动试图挣脱却没办法,他看着满脸怒气的孙哲平吼:“有什么不好的,你不是就想要这样吗!”

“什么?”孙哲平愣了一下,那个孩子般的张佳乐从不曾这样说话过。

“你要的就是原本的张佳乐不是吗!”抓住孙哲平愣住的空挡他挣脱在肩上的钳制后退了几步,“你在乎的从来不是我、是张佳乐不是吗!我不是你的张佳乐!”

“乐乐……”

“别过来!”孙哲平原本想往前却又被张佳乐大声地喝住。他摇着头脸上是孙哲平从没见过痛苦,“我不是你的张佳乐,我不是……那些照片那些视频那些你们一起做过、发生过的事情我全都不知道!”

张佳乐看着孙哲平突然笑了,可那笑容却哀戚地让人想哭,“呐、大孙……你告诉我啊,我是谁?我不是张佳乐啊……”

 

在听见这些话是孙哲平的怒气早就消失殆尽,只剩下愧疚和心疼。他现在才知道,他一直以来的想法和态度对于张佳乐的伤害有多大。

“乐乐……”他想要往前却感觉被一堵透明的墙给挡住,张佳乐在抗拒他。

他试图强行穿过那堵墙,可只觉得张佳乐的抵抗越来越激烈。

“……你别过来。”张佳乐蹲下身用双手紧紧地环抱住自己,像是要将自己缩小到看不见一样。

和那个梦一样,孙哲平想起了那个黑色的梦,梦里那个无助、崩溃的张佳乐。

在梦里他无论怎么努力都到不了他的身边,现在也是,明明就在眼前可是他却救不了他。

一次又一次,他看着他最重要的人痛苦却又无能为力。

他开始撞着那堵精神力的墙,每撞一次精神图景就动荡一次让他头痛欲裂,可是他没有停止,一次又一次地向前撞着。

“停下来!”张佳乐发觉他的举动高声地喊着,孙哲平残破的精神状态根本不能这样被撞击。

“……你等我、我会到你身边,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他的额上冒出了冷汗,头疼到几乎昏过去还是咬着牙继续下去。

“孙哲平停下来!我不是你的张佳乐!”张佳乐慌了,为什么要继续?明明他不是那个张佳乐,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

“是不是都无所谓了!”孙哲平吼着,“之前是我错了、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让你痛苦对不起了!”

那堵墙突然碎裂孙哲平跑到了张佳乐身旁将他拥入怀里,“想不起来也不要紧了,你就是你……我会陪着你的。”

张佳乐被拥抱着,第一次感受到孙哲平抱着的是自己而不是过去的那个人。

从医院出来之后他就很少哭了,因为孙哲平不喜欢,可是现在他却怎么也忍不住想哭的冲动,并不是悲伤的眼泪而是一种在绝望的黑暗中终于出现光芒的救赎感。

他抱着孙哲平无法抑制的大哭了起来。

 

 


评论 ( 15 )
热度 ( 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