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 芒果牛奶冰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魔女之花7

好久没更新了……更个有生之年系列……

---------------------

“这个给你。”
张佳乐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从满墙的瓶瓶罐罐中找了罐装着干燥花的玻璃瓶出来,从里头拿了朵花,又拔了根自己的头发下来和那朵花绑在一起。
“这什么?”孙哲平接过花疑惑地看了看。
“护身符,带着。这样森林就知道你是我的人。”
孙哲平觉得这话听起来似乎哪里不对劲但是又找不出什么问题,拿着那小小的花不知道收哪才好。
张佳乐看那骑士拿着花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拿下一直挂在脖子上的小布包丢给他,“放里头吧。”
“谢了。”孙哲平接过小布包将花给放进去,发现里头有个用木头雕刻成的小坠饰。
“那对我来说很重要,别弄丢了。”他还没问出口张佳乐就先开口了。孙哲平看了他一眼又收回视线,将花给放了进去后将小布包挂在自己脖子上。
“嗯。”他穿回自己的盔甲把身为骑士证明的剑配在腰间,“走了。”
“发生什么事就叫我吧,风会带来你的声音。”张佳乐靠在桌边看着孙哲平离开,在孙哲平离开前又喊住他却欲言又止了会最后摇摇头,“……没事,快走吧。”
“我会回来的。”孙哲平没回头就是在关上门前丢下一句话。
张佳乐怔了一下后摇摇头,嘴角挂着有些苦涩的笑,“……被看出来了啊。”

孙哲平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张佳乐那时的表情,温柔、怀念、不舍以及一点无助,他直觉那不是他可以触碰的所以别开了视线。
布包里头的那个木雕小坠饰像是给小孩子戴的,有些年代的痕迹在上头却依旧被保存的很好。
他似乎可以看见长大到戴不下那个小坠饰的少年将它小心翼翼地收在布包里,继续将它挂在脖子上,在最贴近心口的位置。
怎么说呢,真是个多愁善感的魔女。

他连夜出了森林,他记得最开始进入这座森林时没多久就迷失了方向,明明沿路做了记号回过头却再也找不到了。
夜里又到处都是凶猛的野兽,他就是被一整群狼群给包围最后寡不敌众才被张佳乐给救了。可是现在的森林和他刚进来的好像不是同一个,轻而易举地就出了森林回到商道上。
果然是这个护身符的功劳吧,他无声地说了句谢谢,身旁便吹起了一阵微风,像是那个人回应了他。

他在商道上拦了辆马车表明了身份后搭着马车回到了皇宫。
“队长!”他一回到皇宫队上的队员立刻惊喜地迎了上来。
孙哲平已经失联好几天了,他们都在担心该不会出了什么,还好现在平安回来了。
“抱歉回来迟了,现在状况怎么样?”
“还是一样,感染的人越来越多。”
“还是只限于皇宫里头?”孙哲平蹙起眉,想起张佳乐说的事情。
“对,目前没有平民被感染的消息。”
“嗯。”孙哲平点点头,“我这边有药,喂给他们吃,应该就没事了。我先去找陛下回报。”孙哲平将张佳乐调制好的解药交给队员。
“好的!”

孙哲平加快脚步地来到接见厅,国王正坐在王座上。
“陛下。”孙哲平在国王面前单膝跪下。
“回来了啊。怎么样,找到魔女之花了没有?”
“十分抱歉,并未找到魔女之花。但是属下遇见一名……药师,他调制了能医治这种病症的解药,已经让人去让病患服下了。”
孙哲平没有抬头盯着接见厅的华丽红地毯,他内心其实有一小部分希望张佳乐的药没有效果,这样就能证明他一直以来他效忠的对象是正确的。
“喔?药师?”国王笑了声,带了点不屑,“我找遍了全国最好的医生都束手无策,现在不知道哪来的药师能调配出药来?”
“这——”孙哲平正打算说些什么却刚巧被打断。
“陛下!”一名骑士匆匆地跑来在他身侧单膝跪下,“病人们好转了!”
“什么!”
“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服下药后症状就疏解了许多,应该再一阵子就能恢复意识了。”
“是吗……”孙哲平觉得国王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停了一会,尖锐又冰冷,“知道了,能恢复就是好事,继续观察,都退下吧。”
“是!”

孙哲平回到自己的位于骑士宿舍的房间。张佳乐的药有效果也就代表了他说的那个故事有八成是真的。
他的心情有些低落,他一直以身为王国的骑士为荣,现在却得知了这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
不过或许现在最先会有危险的是自己,不论下药的人是否就是国王,自己带回解药这事情必定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必须小心点,不然连张佳乐也会受到波及的。

评论 ( 13 )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