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 芒果牛奶冰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ABO】契约婚姻(修)1

把之前的隐藏了,慢慢改慢慢发

--------------------
张佳乐曾经幻想过几次关于结婚的情景,或许平淡或许浪漫,但都绝非现在这种情况。
他坐在舒适的皮沙发上头却觉得比坐在一块烧热的铁板上还要难受。对面坐着一个女Beta和一个男Alpha,那个男Alpha板着脸,只有那个身穿套装的女Beta还努力端着笑脸努力说服他。

“⋯⋯张先生真的希望您能够配合我们,您提出的要求我们都会尽力完成的。”
张佳乐的嘴拉长成了一条线双眼紧盯着桌上的一纸合同还有结婚协议书。
说到底也是自己的错。
那天和朋友在酒吧喝多了,醉醺醺地上了台车、车上还有个同样醉醺醺的Alpha。喝高了的两个人都控制不了自己的信息素,酒精加上信息素的催化下一切都失了控。

被诱导的发//情//期、控制不了的湿黏亲吻、拉拉扯扯的拥抱、爱//抚,柔软的大床以及让人灭顶的快//感,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被顶入最脆弱的腔//道、成结,还有后颈被啃咬的疼痛感⋯⋯最终他失去意识。
等他醒过来才发觉一切都来不及了,他上了一个不认识的Alpha的床、然后被标记了。

他在陌生的床上身上满是欢//爱后的痕迹、后颈还传来阵阵的刺痛,而造成这一切的Alpha却不见人影,只留下一丝回荡不散的信息素。
张扬、又刺激,像是他曾在香料店闻过的辛香料却又在最后又窜入了点香甜的花香⋯⋯明明是陌生的味道却让他本能的放松下来,张佳乐呸了声、该死的Omega的本能。

他听见敲门声,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男人站在门口敲了两下门算是提醒他,张佳乐一下子全身都紧绷了起来、像是只收到刺激的动物般缩在床的角落警戒地瞪着门口的人。
“还好吗?”他拿着杯水走到床边想靠近张佳乐,却又被他喝了声。
“别过来!”张佳乐瞪着他。
“⋯⋯喝点水吧。”他叹了口气坐在床沿,将手中的水杯递给张佳乐,“⋯⋯你的名字?”
“⋯⋯张佳乐。”
“张先生、我知道你现在很混乱我也是一样⋯⋯所以你冷静一会去洗洗澡,我们谈谈好吗?”
张佳乐看着递过来的那杯水才发觉自己口渴的不像话,瞪着朝自己递来的那杯水好一会才接过来,像个在沙漠中干渴的旅人大口大口地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
“我再去帮你倒一杯。”那人接过空的水杯又走出房间又替他倒了杯水回来,张佳乐一连喝了好几杯直到肚子被水撑得胀了才停下。

“⋯⋯谢谢。”张佳乐看他一连跑了好几趟倒水也没多说一句话,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呐呐地道了声谢。
“没什么,你看要不要冲洗一下吧。衣柜里有衣服,尺寸可能有点不合你先将就一下,我在客厅等你。”

最后的结果就是他穿着不太合身的衣服坐在那个男人家的沙发上,听着他的女Beta秘书所提出的建议。
那个男人——孙哲平,是目前主张Omega权益的议员,难怪张佳乐觉得他有些眼熟。而目前正直参选的宣传期,主张Omega权益却因为酒后乱性而标记了一个素不相识的Omega,这个消息若是被知晓了一定会对孙哲平的形象大打折扣甚至会影响到这次参选的结果。
竞选团队在得知这个消息后最快得出的结论就是把张佳乐包装成孙哲平的恋人,让两人宣布结婚还可以顺便宣传孙哲平尊重Omega以及爱家的形象,等到参选结束之后过阵子再协议是否要离婚。
当然这个以孙哲平那边的立场来说最有利的情况,但还是要张佳乐那边的同若是他不同意竞选团队也会负责出钱让他做去除标记的手术。
但是去除标记的手术是近几年才研发出的技术,同时也有很多的后遗症、是逼不得已才会做的最终选择。

“抱歉我拒绝。”张佳乐抿着唇,犹豫了几分钟之后皱着眉拒绝道。不过就是被标记了而已嘛,他就是被标记了也能不依靠Alpha自己过活。
“张先生⋯⋯”
“没关系。”孙哲平打断了秘书的话,“妳先回去吧、把该处理的事情处理好,这边我自己来就行。”
“可是⋯⋯好的,我知道了。”秘书张了张口最终还是顺从了孙哲平的意见,拿起自己的包站起身又朝张佳乐鞠了躬,“那张先生我先告辞了,希望您能再好好考虑。”
“……再说吧。”

秘书走后只剩下张佳乐和孙哲平两人大眼瞪小眼,就在张佳乐沉不住气想要说点什么时就见孙哲平抓了抓头发开口:“张先生,真的很抱歉。”
“今天的事情完全是我的错,我没有控制好自己才会对你做出这种无法挽回的事情,真的很抱歉。”
那天晚上他和这次选举的赞助企业一起去吃饭,当天被他们灌了一杯又一杯的烈酒,他本来酒量就不算顶好,那天更是醉得一塌糊涂,没想到等他醒来就发现身边躺了一个陌生的Omega,身上还充满了欢爱后的痕迹,而那人后颈上的齿痕更是证明了他干了一件不可挽回的事情。

张佳乐没想到会这么干脆且有诚意的和自己道歉反而还愣了一下,“不、我自己也有问题⋯⋯”
孙哲平抬起手不让他继续说下去,“是我的错,我那时候可能还有一点意识⋯⋯可是我没有停下来。”
他有些懊恼地说:“对不起。”

张佳乐嘴唇动了动却又没说话,整个人像朵萎掉的花摊在沙发里头。
他原本想着孙哲平如果态度差一些他还能坚持自己的立场坚定的拒绝,可是现在孙哲平这样道歉让他没办法让他继续板着脸。
“所以⋯⋯结婚这事情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不是因为我的形象问题、我希望我能够负责,如果你不想结婚我也可以负责照顾你的生活、若是之后去除标记的手术有更好的技术时你希望做我也能负责出钱⋯⋯这些是我个人的想法,与竞选团队那边无关的。”

“⋯⋯如果跟你结婚,我还能继续我的工作吗?”张佳乐向来是个耳根子软的人,孙哲平有诚意的道歉和隐隐约约窜入鼻腔的信息素让他态度也软化一些。
就算现在大家再怎么提倡AO平权,把Omega当成附属品的Alpha还是屡见不鲜,结了婚的Omega久该乖乖待在家里头相夫教子的观念更是根深蒂固。
“当然可以,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孙哲平点点头。

张佳乐没说话,而是拿起放在桌上的合同仔细看了看,上头无非是些让他配合孙哲平的选举和演戏的事项,以及两个人一起生活时孙哲平的竞选团队会支付他生活的开销,如果离婚了也会给他一笔钱并且出资让他进行除去标记的手术,而前提就他必须完全配合竞选团队的行动,并且对外将这份合同保密。
“你能再答应我几件事吗?可以的话我就答应……和你结婚。”张佳乐问,“当然是暂时的。”
“请说。”
“我希望你能不要太干涉我的工作和私生活,当然我也不会干涉你的……还有你竞选团队那边的希望我也会配合⋯⋯不过如果可以我希望能保有我的隐私,能不曝光就不曝光⋯⋯可以吗?”张佳乐皱着眉缓慢地提出自己的要求。其实他应该是有能够理直气壮说话的权力,但在孙哲平面前他却确定气势就矮了一些,好像身为Omega就只能本能地服从Alpha,真是让人不舒服。
“前面的要求当然没有问题,毕竟是我们拜托你演戏的,在合理的范围内当然不会过度干涉你。至于后面……”孙哲平皱皱眉头有些为难的咂了下嘴,“这个可能会有点难度,但是我会想办法,非必要不会让你曝光的、好吗?”身为一个Alpha理所当然不会希望自己的Omega成为大家所关注的焦点,就算他和张佳乐其实才刚认识也是一样的,对于眼前的Omega他已经本能地产生一种占有和保护的欲望。
“好吧,就这样吧。”张佳乐只能点点头,拿起笔在桌上的合同以及结婚协议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谢谢你,那请多多指教了。”

评论 ( 4 )
热度 ( 2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