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 华夫饼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ABO】契约婚姻3

虽然沉迷P图但我本质还是个写文的,赶紧更新证明一下

-------------------------
“张佳乐同学,很抱歉你可能无法参加这次的比赛了。”
他记得老师用略带抱歉的语气对他说。
他愣了一下,语气带着不解和慌张,“……为、为什么?我表现的不好吗?”
“不是这样的……”老师的表情有些尴尬,“因为参赛的同学大多都是Alpha,只有你一人是Omega……同学们向上面反应说信息素的味道会影响他们发挥,所以……”
后面的话他根本没有听进去,因为他是个Omega所以他被取消了参赛资格,因为他是个Omega所以即便他表现得再怎么优秀,付出了再多的努力也都没有用。

那年他十七岁,他读的是专科学校餐饮专业,这次的比赛对他来说十分重要,如果能在这个比赛里拿到好成绩对他申请国外大学有很大的加分。
他每天待在学校的厨艺教室里头练习,手上多的是被刀子切到的伤口和烫伤,就连老师都说他这次比赛有很大的胜算。
然而他连站上赛场都机会都没有了,因为他的性别他所做的一切努力都被抹杀掉了。

最后他没有申请上他想要的那所国外的学校,填了所本地的大学就连科系也是随便选的。

他后来交了个男朋友,是系上的学长,对他很温柔很照顾他,他却偶然间听见学长和朋友的对话:“啊?张佳乐?他傻的很又很听话,等他发//情//期到了我爽完再和你们说。”
他提出了分手,对所谓的Alpha再也没有好感,他不再谈恋爱,一个人撑过了每次的发///情///期。

张佳乐抬起手按掉刺耳的闹钟,他撑起身坐在床上发呆,好一会儿才慢慢清醒过来。
他揉揉太阳穴,已经好久没有梦见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再回想起来还是让他觉得心闷。


孙哲平和张佳乐同居的这些日子来一直都是相敬如宾,那天张佳乐吼他好像也只是个幻觉,他又变回那个安静、有点小忧郁的青年。

孙哲平在心里对张佳乐一直有点愧疚感,他不是没想过去打好两人的关系但是他们的作息都刚好错开,就算刚好在家里头碰到了面也只是尴尬的打个招呼。
有天他的秘书买了些点心还分了他几个,他不爱甜食便带回家给张佳乐吃,算是借花献佛吧。

他没想到的是张佳乐看见他提着的那个点心盒时原先有些冷淡的双眼瞬间亮了起来,脸上写满了想吃却又欲言又止。
看着他这个样子孙哲平忍不住闷声笑了出来,他把点心盒交给张佳乐,“这是给你的。”
“真的?”张佳乐接过点心盒似乎有些不敢置信,睁大了眼看着孙哲平。
“真的,给你的。”又发现张佳乐新的一面让孙哲平觉得很新奇,还觉得他这个样子十分可爱。
张佳乐一得到确定的答案便抱着点心盒去一旁打开,看着里头精致的甜点一时间决定不了先吃哪一个。
“……一起吃吗?”他皱着眉纠结了许久,最后却是回头问了孙哲平一句。
孙哲平没想到他会问自己也稍微愣了一下,他笑着摇摇头,“没关系你吃吧,我不太吃甜的。”
“好吧。”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兴致勃勃地开始吃了才回房间洗澡,出来时张佳乐已经回房了,可是还有几个点心放在桌上的盘子里。
他走过去看了眼都是切对半,旁边还留着张小字条,上头龙飞凤舞的写着:“这几个很好吃,留一半你吃吃看。”

他低声笑了声拉开椅子坐下,拿起那些他平时连碰都不会碰的精致甜点放入口中,“……真的还挺不错的。”


这天他刻意提早回家还顺便买了张佳乐喜欢的点心想也许能两个人好好聊聊,至少让关系别那么糟。
他站在家门口还没掏出钥匙门却自己开了,他和张佳乐在门口碰个正着。
“你……今天这么早啊?”张佳乐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见孙哲平,表情显得有些尴尬。
“嗯,你要出去?”孙哲平注意到他背后背了个背包,塞的有点满似乎是打算在外头过夜,这个猜想让他忍不住皱起眉头。
“出去几天,我有给你留字条……”言下之意就是打算偷偷离开,等孙哲平回家才会知道这件事,现在当场被发现让他十分尴尬。
“去哪?跟谁?什么时候回来?”孙哲平的语气莫名的有些焦躁,张佳乐想要偷偷离开的这件事情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朋友那,大概四、五天吧。”张佳乐拉了拉背包的背带,对于孙哲平如同审问般的语气不是很愉快。
“哪个朋友、怎么去这么久你——”
“我应该不用一一跟你报备我的行程吧孙先生?”张佳乐强硬的打断他的话,“我们说好不干涉彼此的私生活不是吗?”
“是没错,可是你至少也该告诉我你去哪。”孙哲平深吸了口气让自己不要因为情绪而搞坏和张佳乐之间有对话,虽然这个对话的开始就不算好了。
“……我快发//情//期了,去朋友那避避。”他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别扭,他打算偷偷走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孙哲平一听立刻沉下了脸,没有一个Alpha在听见这话后会心情愉快的,“你要发/情/期了还要去哪,为什么不乖乖待在家里?”
“家?”张佳乐挑起眉,“这里不是我家,你也不是我真正的丈夫”
所以你没有资格管我那么多。他省去了最伤人的那句话。
“可是你离开之后又能这么办?”孙哲平努力耐下性子试图跟他讲道理,“都已经标记了你就算、就算找其他的Alpha也没用。”
孙哲平一想到张佳乐被其他Alpha
抱的画面,心中那对于自己的Omega的占用欲就如同即将喷发的火山,猛烈的挡都挡不住。
“我不会靠其他Alpha、也不用靠你,我自己能行的。”张佳乐当然知道这一点,但是他不想成为没有Alpha就什么都没办法的废物。他强硬的用肩撞开孙哲平从他旁边离开,后者回过身原本想拉住他,但是看见张佳乐那紧皱着眉固执的侧脸他却迟疑了一下,也就几秒钟的时间张佳乐就进了刚好来的电梯头也不回的走了。

孙哲平看着关上的电梯门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气。像一阵没有源头的风吹得他心烦意乱,想要抓住弄个清楚却又一溜烟的从指缝里逃开,莫名其妙却又烦躁不已。
他摔上家门看着原本买个张佳乐的点心气的抬起手想把它砸了,但手举在空中半晌还是放下了。

他走到厨房打算把那盒点心冰起来,也许张佳乐回来的早的话还能吃。
在打开冰箱前看见冰箱门上用磁铁夹了张字条,是张佳乐的字。
他拿下来看了下,“我去朋友家住几天不用担心我,过几天就回来了,记得垃圾要分类……什么鬼,还管到我这来了。”
孙哲平嗤笑了声,又看到下方还有条PS写他做了点意面放在冰箱里头,热一热就能吃了。
他打开冰箱把那盒点心放进去又拿出张佳乐做的那摆盘漂亮用保鲜膜包好的意面出来,用微波炉加热一下后自己坐在客厅里吃。
很好吃,如果不是在吵了一架后吃会更好一些。



“……所以你就这样像离家出走一样跑来我这了?”郑轩看着那抱着胸气鼓鼓的坐在沙发上的张佳乐,连说了几次压力山大,“你老公不会告我妨碍家庭吧。”
“谁是我老公了,都是演的!”
“可是你们证是真的啊。”郑轩懒懒得把他堵回去,“不过你怎么会来我这,平时不是去黄少那吗?”
他是张佳乐大学时期的学弟,同一个专业的两人关系不错,不过他是个Beta,对于怎么照顾发情期的Omega可以说是一窍不通。
“他出国啦。”张佳乐哼哼两声,在心里抱怨黄少天那家伙居然丢自己兄弟不顾自己出国逍遥去了,“给我点食物跟水,放着不用管我没关系。”
“听着还比养宠物容易……”

张佳乐在郑轩那待了几天,预期的发情期却没有来,他发情期一向准时,说是哪天就哪天,可这次却延迟了几天,不止没来还一点要来前的征兆都没有,这让他真的有些慌了。
郑轩看他这几天心神不宁的样子也被搞得有些紧张,他看着张佳乐神经兮兮的问:“不会是……有了吧?”

评论 ( 14 )
热度 ( 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