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 华夫饼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ABO】契约婚姻4

这章没什么修,没更新的原因就是因为摸鱼(

--------------------

张佳乐被郑轩的话吓得当场怔住,手中的杯子没拿稳落了下来、掉在地上碎了一地。
杯子破裂的声音惊得他回过神,急忙地想蹲下身子去收拾,可一旁的郑轩仿佛比他还紧张,平时比猫还懒的人立刻迎了上去阻止他想弯腰的动作。
“诶诶诶诶!学长你别动你别动!我来我来……你去坐着,小心脚啊……”他正要弯腰的动作被郑轩制止尴尬地不敢动,又在他紧张的视线下缓慢又小心的挺直腰,跨过满地的玻璃碎片去沙发上坐着。

他坐在沙发上感觉心里乱成一团,有了吗?不会吧?他有怀孕的征兆吗?怀孕的征兆是什么?这么容易就怀孕的吗?一发就中?好像有听说过能力强的Alpha中奖记录比较高的说法,可是也太高了吧!
他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直到郑轩清理完玻璃杯子的碎片过来喊他才回过神。
“阿轩啊……陪我去做检查吧……”张佳乐发觉自己的声音居然有些发颤,那是种不知所措的无助和不安。
郑轩哪敢说不,他可曾看过张佳乐这种无助到几乎脸色发白的样子,只能在心里嚷着药丸药丸,嘴上还是说好好好,大哥你先休息明天我们去看医生。


张佳乐几乎是一整晚没睡,从如果有孩子怎么办烦恼到孩子大了结婚要花多少钱。
郑轩早上还被他一对熊猫眼给吓了一跳。
“还好吗……?”
“没事。”张佳乐朝他扬了扬嘴角让他放心,实际上他的头正因为睡眠不足而一抽一抽的疼。

坐在妇产科的等候席等着验孕结果出来时张佳乐觉得自己紧张得快要吐了,消毒水的味道让他觉得反胃,影约能听见的人声、婴儿的哭声都像打在他的神经上,逼得他直冒冷汗。
“学长……没事吧?”郑轩也紧张的很,原本想找张佳乐说话来舒缓彼此的紧张,谁料一转头就被张佳乐惨白的脸给吓了一跳,赶紧低声地问他。
“没事、没事……”张佳乐的声音很低,低得几乎听不清,这几声没事像是在说给自己而不是郑轩听。

“不好意思久等了、张先生请进。”护士终于喊了他。
进了诊疗间他坐在医生的对面,紧张得似是要被判刑的犯人正等待法官的发落。
“张佳乐先生您好。”Beta医生抬头朝他友善的笑笑,又看了眼站在他身后的郑轩,张佳乐赶紧解释。
“这是我……我表弟!是个Beta,陪我来的。”
“好的。”医生点点头看着手上的验孕报告,“张先生您的验孕报告结果是没有怀孕的,请问您目前是有生孩子的计划吗?”
“没有……怀孕吗?”张佳乐感觉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掉了下来,就连背后的郑轩也像终于放松般松了一大口气,可是莫名的、他的心里其中一小块却有些难以言说的失落感。
“……可是、我的发//情/期没有来,我一向很准时的。”或许是他们放松的表情太明显,对上医生疑惑的目光他赶紧补充。
“您似乎是刚完成标记,刚标记完容易造成体内的荷尔蒙和信息素的混乱、导致发//情//期的延后或者没来,这都是正常现象请不用太担心。”医生说,“这方面还要请您的Alpha多帮忙,您的丈夫的话……”
“他工作比较忙,我再转告他就好。”目前Omega的权益日渐高涨,若是有单独前去看妇产科的Omega都会被特别关心一下,看是否是被标记了而恶意抛弃,为了怕被误会张佳乐赶紧解释到。
“好的,我开些药回去记得照三餐吃。药的功效是调整呢体内的激素和荷尔蒙,可能会让您的情绪稍微有些不稳。另外让您的伴侣多刺激腺体也一个办法,像是亲吻,拥抱和性//行//为这些能刺激激素分泌的行为也可以。”
“延迟之后的症状可能会比之前来的严重一些,情况会因人而异,还请您多注意了。”
张佳乐听完话连忙点头说好,出了诊间之后的心情和进去前完全是天壤之别。

他回到郑轩家之后收拾了一下行李,准备明天就回孙哲平那了。
想到孙哲平他就忍不住叹了口气,想起离开前的争吵就不免有些尴尬。
这几天孙哲平也有主动传讯息问他状况怎么样,他也只是简单回了还好,压根不敢和他说自己发//情//期没来的事。
那个人虽然口口声声的说会负责,但是若是怀孕了也许就不一样了,离了婚他还能回到自由身、但有了孩子就会变成束缚一辈子的负担。
不过既然没有怀孕那这件事也不用告诉他了,他暗暗做好决定之后便传个讯息个孙哲平,告诉他自己明天就回去了。
过了半个小时那里才传回来一个好字。

隔天他抓了孙哲平应该出门的时间回去,一进门却看见那人坐在客厅里头,似乎是在等他。
“……没出门啊?”张佳乐觉得自己真是运气差透了,出去被撞见、回来也被抓到。
“嗯,等你。”孙哲平的声音有些低沉,像是在忍着些什么,“你东西放门口吧我等等帮你拿进去,有事要问你,先过来。”
张佳乐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嗯了声把行李都放在玄关,心里却有些心虚。
心虚什么、我又没做亏心事!他这么想便整理一下心情坐到了孙哲平的旁边。
“你……怀孕了?”孙哲平一开口就让他愣住了,但是前者没有理会他从放在桌上的一个文件夹里拿了几张照片出来,他一看竟然是他和郑轩去做检查时在妇产科门口的照片,“这个人是你原本的男朋友?”
他发觉孙哲平的声音里头有些听不清的复杂情绪,“你找人跟踪我?”
“我没有。”孙哲平叹了口气,“这是被狗仔拍的,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发现你的行踪、拍了之后拿来要挟我。”
“团队花钱把这照片买下了,不然他就是明天的头条了。”孙哲平讲到这轻哼了声,“你有对象当初怎么不说?能确定孩子是谁的吗?”
当初真的是失策,居然忘了问张佳乐是不是单身,有了对象还被他标记甚至还结婚,这个如果传出去真的不得了了。

张佳乐听他这话莫名的不打一处来气,冷着脸回他:“抱歉因为我的疏失让您花冤枉钱了。那个人是我大学的学弟叫郑轩、是个Beta,不相信的话请尽管去查。”
孙哲平听了后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会是这样。在张佳乐会来前他想的都是张佳乐和别的Alpha一起去做检查的画面,心里难受的想要咆哮出声,他从没想过Alpha对自己的Omega的占有欲能强烈到这种程度。
“那……是我的?真的有了吗?”孙哲平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看得张佳乐在心里冷笑出来。
“如果我说有了,你怎么做?”孙哲平看起来并不像喜欢孩子的样子,刚才的反应也让张佳乐觉得是因为不用帮其他男人养孩子而松了口气。
后者听完他的问题后沉默了很久,久到张佳乐以为他要开口说出拿掉时他却说了截然相反的话:“生下来,我和你一起养。”
“什么?”这倒换成张佳乐愣住了,原本在他臆想里被他贬到谷底里的孙哲平的形象一下变得微妙了起来。

“我说我和你一起养。”孙哲平又重复了一次,“如果你担心离婚会影响孩子,那我们就不离……我也会想办法做个称职的父亲,可以吗?”
孙哲平看着他好像一下子气势都弱了下来,似乎怕他一个不愿意说不要,孩子我自己养或者说要把孩子拿掉之类的话。
张佳乐看他这副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从两个人协议签完合同结婚后一切的事情似乎都是孙哲平说了算,用Alpha天生的领导本能在主导一切,现在却小心翼翼的问他“好吗?”

“没有,没有怀孕。”张佳乐又笑了一阵才在孙哲平疑惑的视线下摇摇头,“只是因为荷尔蒙不稳所以发/情/期才没来。”
“……是吗。”孙哲平似乎看起来有些尴尬,都做好当爹的心里准备了结果却说没怀孕。
他故作平常地搔了搔鼻头,“嗯,这样也好,你不辛苦。”
“我以为你会让我自己想办法。”张佳乐意外的心情变得挺好的,半开玩笑的说着。
“怎么可能。”孙哲平却一脸正经,“Omega要一个人养孩子很辛苦,这事情我也有责任、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承担。”
张佳乐看着他觉得自己对他的印象好像改变了些,孙哲平总是说着他会负责但他一直认为他是为了自己的形象才说出那些话,因此心里一直对他有些膈应。
可是今天他第一次好好看着孙哲平的脸,发现他说会负责时竟没有半点虚假,是真实的想替他分担这些责任。
他看着孙哲平,露出他们标记之后第一个真心的笑,“谢谢。”

评论 ( 16 )
热度 ( 1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