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 芒果牛奶冰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畏光1

那啥……其实那天喻黄脑洞开了子博写了……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沉迷摸鱼:

明明只是瞎几把想的脑洞却蜜汁神速的写完大纲,总是十分认真在摸鱼呢!
一千年没有写喻黄了,OOC到天边大家求轻喷………………
这个喻有点黑
------------------------
熟悉的闹钟响起被白皙纤长的手指伸手按掉,喻文州坐起身微微地蹙起眉。
他做了个梦,黑暗、寒冷、饥饿……在尔虞我诈的阴影中苟且偷生的黑色梦境。
为了不让梦境扰人,他向来有吃药助眠的习惯,通常吃了药便能一夜无梦的安稳到天亮。
可黑色的梦境还是无孔不入地钻了进来,像是在张牙舞爪的宣示自己的存在,告诉他永远也不可能摆脱这与他的灵魂几乎纠缠在一起的黑。
或许是该加重点剂量了。

喻文州无声地叹口气,揉揉眉心抚平那里蹙起的小丘。他下床走进卧室里的浴室洗漱,用水冲掉了脸上的倦容后拿起毛巾将脸上滴滴点点的水珠擦去。
他抬头看着镜子里的人,眉眼间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他微扬起嘴角让这个笑变得更加完美,温润如春日的阳光。
只有他自己明白,这个笑容的背后到底藏着什么。

喻文州出了浴室从衣柜里拿出烫得平整的白衬衫换上,此时房门被轻扣了两声。
“少爷,早饭已经准备好了。”
“嗯,马上下去。”他应了声。

换好衣服后他下到楼下的饭厅,餐桌的两侧已经摆好两份丰盛的早餐,其中一侧已经坐了个男人。
“早安,父亲。”喻文州拉开另一侧的椅子在男人的对面坐下,轻声地问候。
男人并没有搭理他,只是边看着手里的报纸吃早餐,喻文州也已经习惯了,安静的吃着自己那份早餐。

“下午两点去悦城酒店,董事长让你陪她喝下午茶。”视线并没有离开手中的报纸,男人只是公事公办的交代。
“好的。”
“带点她喜欢的东西去,别失了礼数。”
“我知道。”
“嗯。”男人吃完早餐拿纸巾擦了擦嘴,放下手中的报纸站起身后接过一旁佣人递来的西装外套。
“请慢走。”看着男人离开饭厅的背影喻文州再度开口,可他依旧充耳不闻。
自喻文州进饭厅到他离开,那个男人的视线不曾在他身上停留过。

喻文州并不在意,毕竟也习惯了。他用纸巾细细的擦好嘴后起身回房,因为他没有允许是不能离开屋子的。
在房内看书到了中午,吃完午餐不久家里的司机便提醒他该出门了。
他打了条藏蓝色的领带和一件灰色的外套,上车之后便嘱咐司机等等在花店停靠。

他进花店买了束香水百合,在回到车上前却迎面有个小孩朝他撞了上来。
“对不起对不起!”小孩连声道歉。
“没事,走路要小心点。还有……”喻文州看着瘦弱,衣衫褴褛的小孩轻笑着,突然一把捉住小孩的手扭到背后,“技巧太差了。”

小孩痛得跌坐在地,被喻文州捉住的手一松,一个钱包落了下来。
喻文州弯腰捡起自己的钱包看着眼泛泪光的孩子,柔声道:“技巧不好就别用,还有,记得挑对象。”
明明喻文州的声音是那样温和,脸上还挂着浅浅的微笑,跌坐在地上的小孩却在春日的正午感受到冬日的寒雪。
没再搭理小孩,喻文州拍拍衣服抱着花又上了车。

“走吧。”他说。

评论
热度 ( 40 )
  1. 芒果牛奶冰沉迷摸鱼 转载了此文字
    那啥……其实那天喻黄脑洞开了子博写了……有兴趣的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