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笼汤包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双花】以血之名01


冰冷的雨倾盆如注,灯光照不进这城市最阴暗的巷子里。
“呃、该死⋯⋯”
张佳乐依着肮脏的墙面,受了伤的身子无法控制的下滑。
泊泊的鲜血从侧腹,被右手捂着的伤口流出,在雨水的冲刷下以张佳乐为中心晕出了一朵血花。
意识随着冰冷的雨以及失血逐渐变得模糊,张佳乐掐了一把伤口使自己不至于失去意识。
疼痛让他忍不住咧嘴嘶了声,不过倒是很有效的让他保持了自己的意识。

太大意了。
这次落的这番田地完全是出于自己的大意。
委托的内容上写着小女孩近来举止怪异,拒绝接近一切圣职相关的东西,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似的用着凶狠的眼神瞪着家人。
因此他判断这只是被低阶的恶灵凭依,才没有带上伙伴也没有特别请求支援。
谁料到不只小女孩,那一家五口都已经遭到凭依,在他为小女孩进行驱魔仪式时进行偷袭,虽然最后靠着一己之力驱逐了凭依在一家上的恶灵,以此为代价便是他身上的伤。
手机在打斗时坏了,他现在的体力也不足以支撑他走出这阴暗又复杂的巷子,更别说期待会有人刚好经过来帮他了。
“该死的⋯⋯”

-

孙哲平闻到了血腥味,伴随着一种让他皱起鼻子的臭味。
他挺讨厌在这种下雨天出门的,只是游戏玩到一半摇杆居然没电了,翻遍了整个家竟然找不到一颗电池,怎么能忍。
有些好奇地顺着那味道弯进了平时根本不会有人愿意走进的阴暗巷子里,虽然没有灯光但对他的影响并不大,他本就是生于黑暗。
走到了巷子深处他看见了一个人倒在那,鲜血顺着雨水染红了周遭的地板。
呼吸很微弱,但是还活着。
孙哲平笑出声,他知道那臭味是什么了,驱魔师。
脖子上挂着十字架,黑色长袍制服——估计那长袍里面还有一堆圣经和一堆驱魔的道具。

还真是狼狈。孙哲平走进了一些打量着。

-

张佳乐察觉有人靠近。
勉强地睁开眼,视线被大雨以及伤口的血给模糊,看不清来人,只能确定是个身材精壮的男人。
“⋯⋯这位先生。”用着嘶哑的声音开口,每说一个字就牵动着侧腹上的伤口,“能不能⋯⋯借我个手机⋯⋯我没有恶意、只是想打个电话⋯⋯”

呵,有趣。
“行。”孙哲平毫不犹豫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了张佳乐。
“谢谢⋯⋯”努力伸长了手接过手机,张佳乐赶紧用无力的手按下了早就记在脑海里、以备不时之需的同伴的电话。
“小远⋯⋯是我⋯⋯还活着、座标是⋯⋯快来⋯⋯”

“这样就行?不用送你去医院?”接过张佳乐递还的手机,孙哲平觉得挺新鲜的,还真是第一次跟驱魔师好好说话。
“不用了⋯⋯谢谢你⋯⋯”驱魔师有专属的医疗机构,直接送去一般医院反而会造成麻烦,不过他现在心里对眼前的人很是感激,根本无暇也无力去思考为什么会有人在这时间,经过这阴暗的巷子深处。

“那,我走了。”孙哲平勾起嘴角,离开了张佳乐所在的巷子,若不赶紧离开等他的同伴来了就没那么简单就能了事了。

方才借给张佳乐的手机上沾满了血,伸出舌轻轻的舔尝了一口。
“⋯⋯噁心。”

被圣水洗礼过的圣职者的血果然难吃。

评论(14)
热度(151)

© 小笼汤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