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双花】以血之名02

张佳乐被带回去后在床上躺了整整两周才被允许下床,隔了两周重新脚踏实地的感觉让他感动的无以复加。

原本躺了一周时他便觉得好的差不多了,在他躺在床上的时间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们正遭受邪恶之苦。
义正严辞地向负责的医生提出了提早出院的申请,换来的是被人五花大绑捆在床上,躺满整整两周。
被绑在床上的张佳乐觉得自己差不多已经是个废人了。

躺了两周的床换来了一天的放风时间,上头让他好好整顿身心再重现上工。

他坐在广场的喷泉旁拿着面包,一下没一下的喂着群聚在他身边的鸽子。
悠闲散步的人们,明媚的阳光,今天世界也是如此美好,感谢慈爱的主所赐予的一切,愿邪恶与黑暗永不侵扰。

-

孙哲平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坐在喷泉旁,被鸽子包围一脸傻样的驱魔师。
满脸幸福与满足,黑暗正走在他不远处呢。

今天遇到张佳乐纯属巧合,那天回去后换了摇杆的电池重新沉浸在游戏的世界后,把手机借给了一个驱魔师这事也被他忘得差不多了。
今天看到他才重新想起来。

看样子他今天放假,没穿着驱魔师那看起来又黑又重的制服,身上是普通的白衬衫配牛仔裤,和路上随便抓一把的普通人类差不多。

孙哲平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他想跟那驱魔师聊聊天。

嘴角勾着笑缓步地走向张佳乐,谁料他还没开口那原本一脸傻样放空的驱魔师突然变了脸,在他还没反应过来前扯下了挂在胸前的十字架项链挡在他面前。

原本在他周围吃着面包的鸽群也被他突如其来的大动作给惊扰,拍着翅膀一哄而散,留下了满天的羽毛。

-

张佳乐自己也愣住了,方才的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
突然察觉到了一丝冰冷的气息让他全凭反射做出了动作。

鸽子的羽毛落下,他看着被他挡在十字架前也同样愣住的男人,觉得有点尴尬。
这阳光明媚的大白天怎么会有黑暗之物出现,若是被凭依的人在他亮出十字架的瞬间就会有反应,眼前的男人只是被自己莫名奇妙的行为给吓到了。
“那个⋯⋯不好意思啊,吓到你了。”张佳乐收回了项链露出了有点尴尬的笑。
“没什么,是我吓到你才对。”孙哲平有些意外,没想到张佳乐这么敏锐,他应该将气息隐藏的很好才对。
不过就是太天真了,他知道眼前的驱魔师在想什么,不会有黑暗之物会站在阳光的照射下。

可他就是个例外。

“伤,没事了?”孙哲平勾起嘴角看着露出有些疑惑跟警戒的张佳乐,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那天你跟我借手机。”

“是你!”张佳乐露出了惊喜的笑,原本还对孙哲平保留的一丝警戒跟怀疑瞬间被丢到脑后,毕竟没有黑暗之物会去帮助一个驱魔师,何必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一直想找机会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应该就死在那巷子里了。”
“没什么,只是借个手机而已。”孙哲平耸肩。
“对我来说可是救命之恩,不介意的话我请你吃个饭吧?”张佳乐看着孙哲平,怎么看都觉得他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
“可以啊。”感受到张佳乐眼里传送过来满满的善意,孙哲平觉得十分有趣。
驱魔师都这么傻?还是只有眼前这个?
“我知道有间很好吃的餐馆在附近、啊、我叫张佳乐。”张佳乐兴致勃勃地说到一半才尴尬的想起不只连救命恩人的名字都不知道,自己连自我介绍都还没。
“孙哲平。”孙哲平这次真的笑出声,太傻了这人,“吃什么都可以,你带路吧。”
“走、走吧。”自己的失态让面子有些挂不住,张佳乐搔了搔脸颊转身想走,又突然被拉住了手腕。
“等等、”感觉到张佳乐被自己吓了一跳,孙哲平伸手擦过了他的脸颊,“羽毛。”
方才的鸽子羽毛沾在了张佳乐的脸旁,他自己都没发觉。

“唔、嗯⋯⋯”看着孙哲平手上白色的羽毛,方才被他微凉的手擦过的脸颊以及被握住的手腕现在感觉像被火烧过一样的热。

不妙了,张佳乐想。

评论(5)
热度(115)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