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双花】以血之名05

两人走出餐馆时外头阳光正艳,照得孙哲平的头有些发昏。
他虽然能晒太阳对阳光的耐性也不低,但下午正烈的阳光照久了还是让他不舒服。

将手遮在额上挡了些阳光,孙哲平微眯了眼看向张佳乐,“等等有事吗?”
“我今天放假,没什么事。”看向了孙哲平,不太了解他问那句话的意思。
“没事的话去我家吧,外面热着也没地方好去。”再多晒个一会没准就昏了。
“你家⋯⋯?”张佳乐心中上演了无数的小剧场,严格说起来今天才算第一次正式见面,进展这么快吗?真的可以吗?
“嗯、不远,上去打个游戏也好。”张佳乐的小剧场的表现在脸上,脸色一下红一下白的,让人看了好笑。
“好啊好啊!”一听到游戏张佳乐立刻点了点头,方才聊了会发现他俩喜欢的游戏类型差不多,孙哲平那甚至还有几片他没有的游戏。
“嗯、走吧。”孙哲平满意地点点头。


-

“孙哲平,你老实跟我说。”张佳乐一脸严肃的看着眼前的人。
“嗯?”
“你是不是很有钱⋯⋯”

跟着孙哲平来到了他口中不远的家,一栋位在市中心的高级公寓。
这栋公寓张佳乐知道,是前几年才刚盖好,房价炒得很凶的一栋,以他驱魔师微薄的薪水大概要不吃不喝存个十几年才买得起,而孙哲平住在这。
“是不穷。”孙哲平笑了声领着张佳乐进门。
挑高的一楼大厅里面豪华的和五星级酒店无异,顶上的水晶吊灯闪得张佳乐满眼的小星星。

“还愣着干麻?”孙哲平一脚挡在电梯门前唤了唤。
张佳乐回过神喔了声赶紧小跑步跟着孙哲平进电梯,觉得自己完全就像个乡巴佬啊⋯⋯有钱人的世界真可怕。
连电梯都比人家的还要大⋯⋯

悄悄的瞥了眼旁边的孙哲平,一手挂着塑胶袋,里面装着方才经过超商时买的零食饮料另一手插在兜里,脸上没什么表情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似乎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孙哲平撇过头对他挑了下眉。
“很紧张?”
“紧张什么,我有什么好紧张的!”哼哼了两声别过头不再去看孙哲平,只是他那似乎不相信的笑声又让张佳乐回头瞪了他一眼。

“好了,到了。”电梯门一开,张佳乐瞥了眼楼层,很好,顶楼。

孙哲平的家很大。
张佳乐一进门就好奇地左右看了看,简简单单的没什么特别的装潢,东西也很少,像是样品屋一样。

“我一个人住,就比较简单了。”将买来的东西放在客厅的矮桌上,那里算是这个屋子里比较像有人住的地方了。
五十几寸的液晶电视,一台游戏主机一个游戏手把,几个散落在地上的游戏,还有沙发上随意丢着的几件衣服。
“这么大一个人住不寂寞?家人呢?”张佳乐环顾了下四周随口问着。
“都死了。”
“抱歉、那个我不是有意的⋯⋯”发觉自己似乎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张佳乐整个人顿时有点手足无措。
“没什么,死很久了,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你也别往心里去。”孙哲平倒是无所谓的耸耸肩。
久到都忘记长什么样子了。

“嗯⋯⋯”张佳乐的嘴抿成了一条线,失去家人的感觉他是最了解的,不管过了多久都会是心里一道伤。
“瞧你这样。”孙哲平笑着弹了下张佳乐的额,“不然你有空就多来陪陪我吧。”
“那有什么问题。”勉强扯开了嘴角,张佳乐看着孙哲平的眼神里多了分莫名的亲近。

这人突然闹哪样呢?看着张佳乐的小眼神孙哲平有些不明究理。
算了,反正他以后多了很多机会可以跟这有趣的人相处。

-

“不是要玩游戏吗。”拿起地上的游戏手把抛给张佳乐,孙哲平自己坐上了沙发将自己一双大长腿往矮桌上一翘。
“你不一起?”
“只有一个手把,改天再去买个新的,看你玩。”摇摇头拆开了包薯片嗑着。
“好吧。”往孙哲平旁边一坐开始了游戏。

游戏这种东西一开始就停不下来,等两人回过神来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嗯?这么晚了啊。”张佳乐抬头看了一下时钟,时针已经走到了10和11的中间。
放下游戏手把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下久坐有些僵硬的筋骨。
几个小时间两个人轮流玩着游戏,就连晚餐都干脆叫了外卖一边玩游戏随便解决了。
“要回去了?”抬头看了眼张佳乐,他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张佳乐的游戏技术也不赖,玩游戏时还会一边自言自语配上小剧场,就算在旁边看也不无聊。
“差不多了,明天要开始忙了,休息太久了。”站起身拍了拍有些发麻的屁股,两周真的是太久了。
“这么晚了,送你?”
“不用,又不是大姑娘。”张佳乐笑笑,几个小时而已两个人已经挺熟稔了,“而且就算遇到什么我也能够解决。”
他对自己的身手挺有自信的。
“也是、”孙哲平点点头,送他到门口,“注意安全,改天见啊。”
“改天见。”

送走了张佳乐之后孙哲平将家里的窗都打开,通风。
太可怕了,张佳乐就像个移动圣水瓶,整个家都是圣水的味道。
感觉鼻子都要坏了。



------------------
这几章算是个过度没什么特别的剧情
算替后面埋些伏笔
之后的节奏应该会快一些
想看看能不能在10~15之间完结

评论(5)
热度(96)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