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双花】以血之名07

张佳乐去孙哲平那的时间越来越多,似乎是为了履行他答应孙哲平有空就去陪陪他的那句话,只要一有假期就往孙哲平那待上一整天,有时候待得晚了甚至干脆在那过夜,隔天一早再回去。

孙哲平家里的东西变多了,先是多了个张佳乐专用的游戏手把,后来是张佳乐自己带来的靠枕。
原本空荡荡的家中东西越来越多,而那些东西基本上都是属于张佳乐的。

孙哲平瞥了眼放在桌上的圣经——那是张佳乐听说他没有宗教信仰后带来的,希望他能有空拿来翻翻,陶冶心灵。
脑子浸水了才会去翻。那本圣经从拿来到现在他连碰都没碰过。

-

“你怎么会成为驱魔师的?”餐桌上孙哲平突然问到。

某天张佳乐不知道哪根神经没接好,突然说两人吃太多外卖了对身体不好,说要亲自下厨做顿营养均衡的大餐,此后三不五时两人的晚餐就由张佳乐来负责。
孙哲平家的餐桌也终于有放杂物和堆灰尘之外的用途了。

“我父母都是驱魔师,我从小就在教团长大,自然而然就这样了。”张佳乐缓缓地将嘴巴里的食物吞下后才回答。
孙哲平漫不经心的哼哼两声算是回应,看起来对于刚刚的问题也没多在意。
张佳乐只回答了一半,两个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明说。

-

“今天留下来吗。”孙哲平瞥了眼时钟。
“行啊。”张佳乐打了个哈欠,握着游戏手把操作着爆了对面敌人的脑袋。
“那你还不滚去洗澡。”抬起脚轻踹了坐在旁边的张佳乐一脚。
“欸、等等,你别闹!这里很容易死的啊!等我先到纪录点!”张佳乐侧过身闪过孙哲平的脚,两手还是紧紧握着游戏手把,视线也没从荧幕上离开。

得了,这到底是谁家。
孙哲平嘴角抽动了下,干脆直接扑上去抢走了张佳乐手上的游戏手把,往旁边一丢将张佳乐整个人压在了沙发上。
“呃、大孙⋯⋯?”张佳乐眨了眨眼,觉得现在的情况似乎有点微妙。
“玩疯了是吧?”孙哲平挑眉,“臭死了还不快去洗澡。”
“⋯⋯你不起来我怎么去。”被困在了孙哲平的双臂及沙发中间,张佳乐有些不自在地红了脸,稍微挣扎地扭了下身子。
“⋯⋯哼。”又看了张佳乐的脸几眼,孙哲平才起身顺便一把把张佳乐一起拉起,拍了下他的屁股将他赶去浴室,“快去。”
嗯,手感不错。

“嗳!”屁股被拍了下让他回头瞪了下,孙哲平只是双手环胸露出了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
“哼!”忿忿地转回头,拿了几件换洗的衣物进了浴室。

差点就失控了。
在张佳乐进了浴室后孙哲平又坐回沙发上。
闭起眼就是刚才张佳乐被他压在沙发上时的模样,光洁而白皙的颈子勾动了他压抑了许久,对于鲜血的渴望。
而那张略红又有些不知所措的脸则勾起了自己另一种欲望,身为男人的。

压抑下喉头的鼓动,喝了杯冰水让自己冷静下来。
明明一开始厌恶的驱魔师的臭味现在也逐渐习惯,成为了一种刺激神经的存在。

必需冷静下来,他不想破坏现在平淡又美好的一切。

评论(21)
热度(84)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