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笼汤包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双花】以血之名08

背靠上浴室冰冷的瓷砖,张佳乐用双手捂着脸缓缓地蹲在地上。
方才被孙哲平压在沙发上的情况他现在才后知后觉的开始害羞了起来。

他隐隐约约觉得孙哲平知道自己对他有些不一样的感情,只是两个人都没点破,维持着一种看似好兄弟的关系。

原以为一开始见到孙哲平时心中的感觉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随着时间就会淡去。可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这种感情不减反增,对方偶尔的流露出的关心、温柔,不经意的肢体触碰,都会让他无法控制的心跳加速。

这是不对的,他不能喜欢孙哲平。

他早已将自己的一切献给上帝,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感情是不被允许的。
他必须控制自己的感情。

明知如此,却像是一脚踏入了无底的沼泽一般,越是挣扎越是向下沉沦,直至整个人沉入无尽的黑暗里。

-

张佳乐洗好澡出来时没看见孙哲平,荧幕上的游戏停在他刚刚被打断的地方,角色已经死了又要从前一个纪录点重新开始。

“大孙?”
一手拿着毛巾擦着还微微低着水的头发,沾着水的发丝沾黏在他的后颈、前额,被屋内的空调一吹产生了一丝丝凉意。
在屋内绕了一圈,八、九十坪的屋子要绕完也挺费时的,最后还是没看到孙哲平。
疑惑的拿起手机打算传个讯息问他去哪了,才发现那人连手机也没带,就放在桌上。

张佳乐皱起眉,他不喜欢这种感觉,有种莫名的、像是被抛弃一般的寂寞感。

“你在干麻?”孙哲平看着拿着两台手机站在客厅发呆的张佳乐问。
“大孙?你去哪了?”张佳乐愣了一下,明明刚刚绕了圈都没见着人,怎么又突然出现了。
“阳台吹风。”孙哲平向后指了指刚才待的阳台,发现了张佳乐的表情似乎有点奇怪,走到了他面前,“怎么了?找不到你平哥不开心?”
“怎么可能。”嘴硬的别开脸。

看着张佳乐这模样孙哲平先是笑了下,后注意到他顶着毛巾还湿漉漉的头发又皱起了眉,拉起他的手直接往卧室里走。

“欸、大孙你干麻呢⋯⋯”张佳乐动了动被握住的手腕,抽不开。
“又不吹头发,等会就头痛了。”将张佳乐拉近了卧室让他坐在床上,拿了吹风机替他吹头。
这吹风机也是因为张佳乐才买的。
“⋯⋯”抿着嘴低着头,静静地让孙哲平替他吹着头。
吹风机嗡嗡声回荡在房间,也让张佳乐的脑袋乱哄哄的。

又来了,孙哲平总是像会读心一样,每每当他决定要抑制自己对他的感情时又会温柔又亲昵地将他拉回那无底的沼泽。

-

加大的双人床一人躺一边。
最一开始张佳乐是要求睡沙发的,不过有次在沙发上打盹时被孙哲平搬去床上后就彻底爱上了那张又软又舒适的大床了。

张佳乐睡觉时不太安分,常会翻来滚去的,有时甚至会随着梦境里的剧情拳打脚踢,被烦的受不了的孙哲平干脆将他抱个满怀,才终于能好好睡个觉。
而张佳乐睡醒时发现自己枕着孙哲平的手臂,脸靠着孙哲平的胸膛,手脚还像章鱼一样缠在人家身上后呆楞了许久,最后在孙哲平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声早安之后张佳乐的脑袋彻底当机。

这也逐渐变成像个习惯,入睡前两人各躺一边,又再张佳乐熟睡后抱成一团,相拥而眠,却又在清醒后当成一切都没发生一般,小心翼翼又自欺欺人的暧昧。

张佳乐会梦呓,大多数都是糊在一起听不懂意思的呓语,偶尔也会有些清晰的词语,例如,爸爸、妈妈或者是,大孙。

孙哲平怎么会不了解张佳乐的感情,虽说一开始是他因为有趣而主动去撩拨,却也在不知不觉间将自己也给撩了下去。

张佳乐生为人类的寿命太短了,短暂到像是眨个眼就会老去。
爱上人类的同族有很多,但能善终的却没多少,寿命的差距、以及种族的差异。
不会老去的外表会带来恐惧以及猎杀,就算是亲昵的爱人也是如此。
更何况张佳乐是个驱魔师,怎么想都得不到一个圆满的结果。

既然如此就继续自欺欺人下去吧,不管是他或者是张佳乐。



----------------------
过12点就算新的一天了
如果白天又更就是双更
必须夸我


对大孙来说乐乐是黑暗中的一抹微光,可对乐乐来说大孙却是无底的沼泽,陷下去只有黑暗
这两个不会太容易就在一起

然后老叶生日快乐hhhhhh

评论(15)
热度(92)

© 小笼汤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