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双花】以血之名09

张佳乐最近很忙,他既年轻又有实力,在教团内的声望很高。长得好看也让他的人气更旺了些,有许多的委托都指名要他来处理,大家都想一睹年轻又帅气的驱魔师的丰采。

张佳乐拿着手机对着电话那头的孙哲平骂骂咧咧的抱怨着。
“我真的是不了解你们有钱人的脑子!一个迷路的幽魂那么点屁大的事儿讲得像是整个家被恶魔给占了,这种小破事随便教堂的神父就能解决,非要叫我来处理!”
他是领了执照且级别高的驱魔师,请他来处理自然不便宜,可这些有钱人像是完全不那些钱当一回事。

“又关我什么事啊,别把全世界的有钱人拖下水啊。”孙哲平笑了两声,不用看就能想像得出来张佳乐现在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既然那么简单,能早点回来吗?”
这次张佳乐是去隔壁的城市出差,不是每个城市都有教团驻守,当邻近的城市有需要时张佳乐他们就必须过去处理。
“应该没这么快。”张佳乐一手把玩着自己头发一边说:“这边还有几个委托,不算太麻烦,顺便一起处理下。”

“那你自己小心点啊,可别又倒在哪条巷子里等死了。”嘿嘿笑了声,孙哲平可没忘记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你闭嘴啊!才不会再发生那种事!”张佳乐朝着电话吼着,这事孙哲平三不五时就拿出来笑他一下,气得他想拿枪托敲他个几下看能不能把他敲到失忆。

孙哲平大笑了几声顶着张佳乐在电话那头的骂声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孙哲平敛起笑容,好似整个世界上除了张佳乐没东西能够让他感到快乐。

晚点回来也好,现在不太安全。

-

急急忙忙的处理完手上的委托赶回去的时候已经离接到消息时已经过了两天。
这两天孙哲平的电话都打不通,让张佳乐心急如焚。

接电话啊孙哲平!
再次拨通了孙哲平的电话,脚尖不耐又焦急地踢着地面。

“喂、乐乐?”电话终于被人接了起来,张佳乐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
“感谢主、孙哲平你终于接电话了!”电话那头的声音让张佳乐一直揪紧的双眉舒缓了些。
“怎么了?想我?”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这两天搞什么啊,电话都打不通,急死我了!”
“嗯?”孙哲平的声音听起来懒懒的,“喔、在忙,没注意到没电了。怎么了,急成这样?”
“⋯⋯有吸血鬼出没,已经好几个人受害了。”张佳乐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被害人被发现的地点离你家都不远,原本想提醒你要你别出门免得危险,可是完全联络不上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看着随着资料一并传来的受害者残破不堪的遗体照片,张佳乐一想到若是孙哲平也是其中一个⋯⋯心脏像是被紧揪着一般疼的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没事的。乐乐,我没事。”孙哲平沉默了几秒轻声地安抚着,低沉的声音带着罕见的温柔,让张佳乐觉得耳朵有些发痒又发热。
“没事就好⋯⋯我最近处理这事情会比较忙一点,忙完再去找你,记得晚上别出门啊。”

“好,我知道,自己注意安全别受伤了。”

-

“⋯⋯注意安全。”
孙哲平挂上电话后原本眼里的温柔消失无踪,冰冷透红的眼里像是从没存在过所谓的温柔。

“给我搞这种麻烦,是不是找死?”盯着地上扭曲着不像是人形的物体,孙哲平又踹了一脚,那东西发出了像是野兽般痛苦的哀嚎。

“要不是是认识的人的东西,老子早就把你给化成灰,还留着你在这碍眼。”
蹲下身揪着那东西的头发将他的头给拉起,原本应该是人的面容扭曲的不成形脸骨几乎都碎了——孙哲平当时抓着他的脸往地上狠砸了许多下。

“来了就快出来,带着你的东西滚,浪费我时间跟精力。”
像是回应孙哲平的话,角落里的黑暗扭曲了下走出了个男人。
“下手这么狠⋯⋯”看着地上扭曲的物体楼冠宁苦笑了下,原本是个长得清清秀秀挺好看的年轻人的。
“要不是发现有你的味道,早就杀了。”孙哲平不屑的冷哼了声,“自己的亲族就自己管好,放出来惹事。”

“最近一下子初拥了太多人,没注意到跑了一个。”略带抱歉的笑了笑,楼冠宁弯下身将自己的亲族给扛上了肩。
“给你添麻烦了,真不好意思。”楼冠宁露出了意味深长的表情看着孙哲平,“刚才的电话,是恋人?”
孙哲平温柔的语气和眼神让他吓得不轻,认识了这么久可从来没看过他露出那种模样过。
孙哲平不耐的啧了声,“不是。”
“是人类?”
“还是个驱魔师,你说呢?”
楼冠宁瞪大了眼,又惊讶又觉得的有趣的表情让孙哲平的不悦的挑起了眉。
“滚不滚?”抬起手一股黑色混杂着血红的火焰冒出,只要楼冠宁再多说一句废话就往他身上砸去。
“平哥我先带我家的孩子回去养伤了,下次再来找你叙旧。”扛着人,楼冠宁的身影在话说完前就已经消失在黑暗中。

朝着黑暗冷哼了声,许久没有打斗让他的身手稍微钝了些身上多了些不大不小的伤口。
还好他伤口愈合的速度很快,不然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见到张佳乐。

啊啊、真想见他。




-------------------------

好了,下面开放你们夸我跟表白

评论(32)
热度(99)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