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双花】以血之名10

在张佳乐去出差后的几天,孙哲平接到了来自许久没有联络的同族的消息。

他们一族已经隐藏在历史的纪录上很久,从刚崛起的时候称霸一方、耀武扬威的宣扬自己的力量,却被人类给反扑猎杀。
渐渐的他们隐藏起自己,隐藏自己的身分以及力量生活在人类的世界中。
而秩序者也差不多是在那时出现的,暗中监视并保护着一族,不让族群再次出现在历史的阳光下,杜绝让他们再次受到迫害的危险因子。

孙哲平收到了来自秩序者的消息,有个失控者来到了他所在的城市,请他若是发现了那个失控者便直接处分掉。

“麻烦事都丢给别人做啊。”
孙哲平不屑的冷哼了声,他从以前就不喜欢那些秩序者,自诩着高高在上的身分却又很少亲自出手,总是将事情交给在附近的族人,而这次好巧不巧就是他。
虽然嫌弃但孙哲平也没有拒绝,一个失控者的出现能带来的危害太大了,更遑论这个城市还有驱魔师驻守。

失控者通常都是刚接受初拥不久,刚转化完成的人类。
转化完成后会有段时间对于鲜血的渴望会特别强大,若是没人在旁辅佐很容易就会失去理智,变成了遵循着欲望的野兽,也被称为失控者。到那时最简单快速的方法就是直接处分。

他放出了力量,没有力量者通常会被强大的力量吸引,对于失去理智遵循本能的失控者更是如此,与其让自己大费周章的在这个城市去找他,不如让他直接来找自己还更省事一点。

-

夜晚才是他们一族最活跃的时间,尤其对还没有力量的野兽来说。

太弱小了,连气息都感觉不到。

潜伏于黑暗之中,孙哲平是致命的猎人正等待着他那只饥饿的野兽。
他听到了一声尖叫声,一下子就消失了,那只野兽终于补捉到了第一只猎物。

阴暗的巷子里一个青年正像只野兽一样伏在地上。
地上有个女人,手脚被折断扭曲成了不自然的角度,脖子被撕扯开来,而那青年正将脸埋在了狰狞的伤口中贪婪地吸允着。

“⋯⋯真难看。”孙哲平冷笑了声。
那青年抬起头,沾满脸的鲜血的滴滴答答的落下,青年像是护食的野兽一样伏在女人的身上,露出尖锐的牙齿向孙哲平发出了威吓的低吼。
“谁想跟你抢呢。”不屑的冷哼了声,“好了,早点认命吧。”

缓步地向青年走去,孙哲平一边动了动筋骨发出喀喀的响声,手臂的肌肉蹦起,埋在皮肤下的血管像是一条条粗壮的长蛇浮起。原本圆润整齐的指甲变成了透着红的黑色利爪。
这是孙哲平一直在张佳乐面前所隐藏着的,不属于人类的部分。

本能的感觉到压迫与恐惧,青年颤颤的向后退着,等待着机会想逃跑。

“想跑?”孙哲平脚下一蹬便闪到了青年旁边,踩住了他的脚ㄧ使力便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吼——!”吃痛的发出吼声,反手一抓在孙哲平手臂上留下了几条抓痕。
没有因为痛而收回手,孙哲平抓住了那只手一折,随着骨头断裂的清脆声那手臂被反方向折断。
失去了一开始的威吓,受了伤的野兽本能的转身逃跑,可拖着手臂和脚怎么也跑不快。

“你血的味道有点熟悉啊。”一把将人抓了回来往地上一摔,孙哲平嗅了嗅手上沾染着的青年的血,想起来某个勉强算得上朋友的家伙。
“麻烦了啊。”搔了搔头,认识的人的东西直接处理掉也麻烦。

孙哲平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流出的鲜血化成了血雾在夜色中凝成了一只小小的蝙蝠。
“去告诉那傻逼他的亲族在这,最好快来不然我没那么多耐心。”
小蝙蝠在空中盘旋了几圈后扑腾着翅膀消失在夜色之中。

吸了血的野兽获得了些力量,可还是不足以与眼前的猎人一搏,他向后退了几步后拖着受伤的脚跑了起来,最后化成一片黑雾消失在空气中。

“啧、跑了。”将注意力放在小蝙蝠上,一不留神就让那野兽给溜了。

算了,反正在张佳乐回来前处理掉就好。





-----------------
一下多了这么多粉丝真的让我受宠若惊
谢谢大家的不嫌弃
我会继续加油的
爱大家

评论(32)
热度(94)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