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关于

【双花】以血之名12

“大孙你今天真的怪怪的,怎么了啊?”张佳乐蹙起了眉。
“没什么。”孙哲平勾起了嘴角勉强扯出了点笑。

他本该一把推开张佳乐的,眼前这人的一颦一笑都牵扯着自己的情绪,第一次发觉自己竟然放不下。
在心理冷笑了声嘲笑着自己的软弱。

“你有什么烦恼可以跟我说啊,要忏悔也可以的啊!”若不是张佳乐的表情太过于认真,孙哲平还以为他在说笑,忏悔吗?也许真需要也不一定。

神啊,我有罪,我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并且欺骗了他。

“我在烦恼钱太多花不完啊。”得到了来自张佳乐的一双白眼。
“大孙你记不记得你之前问过我为什么成为驱魔师?”张佳乐突然换了个话题。
“嗯。”孙哲平点头。
“我那个时候没有告诉你全部,因为我觉得那个时候还不适合说这些⋯⋯你现在愿意听我说吗?”张佳乐看向孙哲平眼里闪烁着些不安以及犹豫。
“说吧。”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犹豫了会后握住了他放在桌上的手,鼓励似的捏了捏。
深吸了口气,张佳乐闭起眼开口述说着他不愿想起的回忆,“我从小就在教团里长大,我父母都是很有优秀的驱魔师,很虔诚、很温柔、很善良⋯⋯我从小就看着他们的背影励志要成为像他们一样的人。”
勾起了温柔的笑,继续说着:“我十岁就正式进入教团开始接受驱魔师的训练,可能是遗传吧,我很有天份、一下子就可以接些简单的辅佐任务。十二岁那年,我正式考到了证照,终于可以跟我父母一起出任务,那是我第一次和他们一起出任务⋯⋯也是最后一次。”
张佳乐的眼神黯淡了下来,像是极为痛苦一般的深呼吸着,孙哲平没有催他,只是紧紧地握着他的手。
“我没事⋯⋯”努力扬起了嘴角朝孙哲平笑笑,“那个时候的任务目标是一个教团观察很久的邪教组织,他们预计在那天进行恶魔的召唤仪式,仪式一成功便会造成许多的危害,我们必须在仪式完成前阻止他们。我们埋伏在附近,当时我自告奋勇的要去探查情报,想着好不容易和父母一起出任务要好好表现一下,不顾他们的担心坚持一个人前往⋯⋯结果太大意被他们的人给发现,抓了起来。他们打算以我为祭品来召唤更高级别的恶魔,父母和小队的人赶来救我结果中了他们的埋伏⋯⋯我那个时候被绑着,胸口被一刀刺穿⋯⋯”
张佳乐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好似那里还有个伤口,“我又痛又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仪式进行,看着父母和同伴受伤⋯⋯仪式成功了⋯⋯恶魔被召回出来时那些进行仪式的人也都死了,灵魂都被吞了。然后那个恶魔开始屠杀⋯⋯它把大家都杀了⋯⋯那个时候剩下我、还有我母亲⋯⋯那个恶魔跟我母亲说只要她把灵魂给它,就让我活下来⋯⋯我母亲答应了⋯⋯等教团的支援赶来时,除了我大家都死了⋯⋯”

讲到最后张佳乐的语气几乎是痛苦地颤抖,“我母亲是最虔诚的圣职者,可是却为了我⋯⋯都是我⋯⋯”

“⋯⋯没事了,都过去了。”孙哲平想要将张佳乐拥入怀里,想紧紧抱着他替他承受所有的痛苦,可他没有这么做,只是握着他的手。
“是啊,都过去了⋯⋯”抹抹脸,试图打起些精神,“这些年我一直在找那个恶魔,它杀了太多人必须得到制裁,不只是为了替我的父母跟同伴报仇,也是为了这个世界。”
“我找了十三年,我终于找到了!”张佳乐的眼里突然闪烁着光芒。
“找到了?”孙哲平皱起眉,隐约觉得没那么简单。
“上个礼拜,我遇到了之前调去另外个城市的成员,他跟我说他有那个恶魔的消息。”
“⋯⋯你有想过他有可能是骗你的吗?”孙哲平的语气沈了下来,张佳乐有多傻他是知道的。
“骗我?”张佳乐愣了一下,“他怎么可能骗我,我们从小一起在教团长大的!”
“你怎么总是那么傻?”孙哲平气极笑,“总是被人忽悠下就轻易相信⋯⋯不懂的怀疑,傻傻的认为全世界都是好人⋯⋯”
“大孙⋯⋯?”

“你有没有想过,连我都是在骗你?”



--------------------
今天二更
补昨天的进度
搞事搞事搞事
明天搞不好开辆假车?

评论(22)
热度(83)

© 提拉米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