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笼汤包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双花】你所给予的梦

我所予你的梦的大孙视角
上篇《我所予你的梦》http://wuyou841.lofter.com/post/1ede3285_ff2bd6e

-------------------------------


05.

小小的孙哲平最喜欢坐在爸爸的大腿上看着电视里的篮球比赛。
爸爸总说这个人好厉害那个人打得好好,他也想被爸爸夸奖。

爸爸会带他去公园,给他一颗小小的皮球,教他怎么拍球,会将他举在肩上把球丢进那高高的篮筐里。

他喜欢爸爸,喜欢篮球,他也想要像电视上那些厉害的选手一样,他也想要拿总冠军。

他做了一个很厉害的梦,梦里有好漂亮的天空,会飞的鱼还有长着糖果的树。
在梦里有个好厉害的大哥哥,在梦里他真的成为了NBA总冠军。


06.

他小学加入了学校的篮球队,打得特别好成为队里的主力,带着学校拿了好几个冠军,大家都说他是天才。

孙哲平觉得自己不是天才,他只是一直记着在那个梦里,拿到总冠军的喜悦。
上了篮球强队的中学,周围的队友长得都比他高、比他壮,抢也抢不赢,撞也撞不赢,他从主力球员变成了板凳。

那是他第一次觉得篮球很无趣。

他又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很开心的打球,没有任何人挡得住他,他甚至还能灌篮。

有个人在梦里特别突出,像是在微微发光的一个人,他觉得这个人很眼熟。
他说他叫做张佳乐。
他很厉害,随手一投不管再远球都能准确的飞进篮筐。


07.

他又继续打篮球。
初三下半年他开始抽高,他又回到了先发队员的位置上。
靠着成绩保送了体育专门的高中。

17岁那年他参加了代表队的选拔,很幸运的他被选上。
虽然只是训练生,但只要努力,从众多的训练生中脱颖而出他就能成为正式队员。

19岁时他正式签约成为了代表队的队员。在记者会上他被问到了是什么让他熬过了辛苦了训练时,孙哲平笑着说,因为我5岁那年梦见了我成为了NBA总冠军。

20岁时他又梦到了张佳乐,对于自己记得他似乎很惊讶。
他说他是梦境使者,虽然有些玄幻,但孙哲平终于了解了为什么这人会一直出现在他的梦里。


08.

最近左手酸痛的特别厉害。
换下了沾满汗水的训练服,孙哲平有些不适的动了动左手。
“大孙,怎么啦?不舒服?”队友朝他投来了关心的目光。
“没事,有点累而言。”只是练习过度的酸痛而已,他想。

隔了几天孙哲平在练习过程中昏倒了。

醒来时看到的是医院的白色天花板,满脸愁容的父母以及一脸严肃的教练。

骨癌第三期。

孙哲平听到时笑了出来,他说:“别开这种玩笑了,今天又不是我生日,还是要庆祝什么吗?我被选进NBA?”
病房内一片死寂,除了母亲忍不住的啜泣声。
“⋯⋯你妹的、开什么玩笑!”他的脸扭曲了起来,用力的往病床上捶了一拳。

为了保全性命孙哲平截掉了左手,他再也无法打篮球,成为NBA总冠军的梦再也无法实现。

09.

截了左手也没办法阻止癌细胞扩散。
每隔两周去医院花着大把大把的钞票进行着根本没屁用的化疗。

灰黑的梦境就像他现在的人生一样,他又见到了张佳乐。

在梦里他的左手还在,身体也不是经过病魔和化疗摧残那副残破不堪的模样。
张佳乐说,在梦里他能是任何他希望的模样。

“你们那个什么梦境使者,征人吗?”他问。
“不征。”张佳乐摇头,“你没法做这个的。”

“再打篮球吧,我喜欢看你打球的样子。”张佳乐将球抛给了他,像他5岁时那个支持了他20年的梦,“这是梦,你能做所有你希望做的事。”

张佳乐手一挥灰黑的房间变成了豪华的体育馆,他身上的衣服变成了篮球服。
“去吧,总冠军。”

孙哲平抱着球颤抖着,这是他最想要却再也无法实现的梦。
“谢谢⋯⋯”
他的声音哽咽而沙哑。

在梦里他尽情的奔跑在球场上,传球、过人、上篮得分。
他不知道在脸上的是汗水还是泪水。
这是最后一次,也足够了。

10.

再次睁开眼睛时他眼前站着一个男人,他看着手上的一分资料冷淡又公式化的对着孙哲平说。

“孙哲平,25岁。我们这边是为了惩罚像你们这样的人所成立的机构,你的时间会永远停留在这个时候,你不会疲累不会饥饿,除了情绪你感受不到任何身为人该有的感官。”男人推了推眼睛,“你要负责管理生人们的梦境,一直到赎清你的罪。”

男人领着他见了一个人,那是他熟悉的人。
“张佳乐,这是新来的,叫孙哲平,你负责带他熟悉一下。”
张佳乐狠狠地瞪着眼前的他。

“你⋯⋯”张佳乐紧握着拳,强忍着怒气。
“谁说我没法做这个的。”他勾起了笑,伸出手抚上了张佳乐的颈子上狰狞的绳子的勒痕。


-end



---------------
仔细想想
6.1发这个没问题吗?

我不会说这个脑洞是我玩换装暖暖的时候想到的

评论(9)
热度(35)

© 小笼汤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