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笼汤包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不晓得大家有没有体会过亲人或朋友过世的感觉
一开始很不真实,然后是几乎难以承受的痛
再过段时间就不会那么难过了,顶多在想起他时感慨了一下
后来能笑着说起那个人
时间久了也几乎不会想起那个人来
那个人会在记忆里存在,可是会忘记很多事情
开始会忘记一些有关他的事情
不是不重要,明明很重要的可是却会随着时间过去忘记很多事情
当发现开始忘记有关他的事情时会很慌张
明明是这么重要的人可是却忘记了
时间很残忍的带走了许多
多到你只记得心理的那个位置有个很重要的人在


其实这个一直是我心里伞修橙的模式
虫爹自己也写过
当陶轩顾忌在两人面前提起沐秋,可是其实两人反而会主动提起他
沐秋对沐橙跟叶修很重要,可不该是一个必须尘封在记忆里不敢触碰的存在
在心里的那个位置永远会有一个空位留给他
随着时间随着成长会遇见很多人
也会有其他重要的人出现
但并非是取代了那个人的位置

不晓得我想表达的能不能让大家明白
如果可以我是想写一篇这样的文的
可是其实满害怕的
只要有类似的文就会被喷说把伞哥当白月光
其实我不是很了解大家是怎么看白月光这个词的
在我心里他不算是一个绝对贬意的词
所以每当有人说把伞哥当白月光恶心人的时候是有点不明白的

一些自己的想法,欢迎理性讨论

评论(12)
热度(16)

© 小笼汤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