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笼汤包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双花】以血之名14

清醒时他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像是每天早晨醒来那般自然。
脑袋还有些发昏,撑着发昏的头甩了甩试图甩掉那不适的感觉。

张佳乐撑起身子坐在床边,脑袋有些放空,觉得好像忘记了些什么。
记忆好像出现了一大段的空白,像是被人刻意抹掉了一般。那天他倒在巷子里,是谁帮了他?在喷泉的广场前遇到了谁?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断断续续的连接不起来,有个人的存在被刻意抹去了。
愤怒、不甘、悲伤各种的情绪混杂在一起,心好像缺了一大块。
摇摇晃晃的走到了浴室,张佳乐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
侧颈上有个像是被咬出来的伤口,除此之外还有点点的红痕,慌乱的拉开了衣服眼前的景象让张佳乐红了脸,红痕从脖子向下蔓延布满了身体。

“怎么回事⋯⋯”模模糊糊的好像有个人跪在他的身前在他身上留下这些痕迹,但是ㄧ仔细回想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
张佳乐蹲下身子抱着头,混乱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对了、那个的话⋯⋯!突然想起了些什么他急忙的站起身跑出了浴室,慌乱的找着自己的手机。

他记得⋯⋯手机上应该是⋯⋯
张佳乐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三花猫愣住了,应该是什么⋯⋯?为什么会是这个?
有水滴坠到了手机的屏幕上,一滴两滴、在他没有发觉的时候眼泪溢出了眼眶布满了他的脸。

-

“我如果是你,我就会不顾一切把他留在身边。”楼冠宁睨了旁边的人一眼。
“可惜你不是。”孙哲平冷哼了声,“他是个驱魔师,这样对他太残忍了。”
“你这样也没多好。”摇摇头叹了口气,真是不了解啊恋爱中的人。

哼了声没说话,孙哲平确实想过,不顾张佳乐的意愿把他变成和他一样的同族,但是这对张佳乐来说太过于残忍。
他应该沐浴于光明之下。

“所以你要在我这待到什么时候?”楼冠宁问,现在孙哲平正在他家,距离张佳乐十分遥远的另外一个城市。
“你在赶人?”孙哲平挑起眉,穿着鞋的脚就直接翘上了眼前的桌子。
“没没没、怎么敢。”楼冠宁抬起手做出了投降的样子,“只是我这小朋友比较多,你收敛点别吓着他们了。”
现在他身边的多是刚转化完成不久的新人,孙哲平一来立刻被他身上力量吓得都躲了起来。
不在张佳乐面前他也就干脆不隐藏了,任由气息与力量外放。

“你这习惯怎么不改改,一堆亲族不烦吗?”孙哲平嘴上说着却也收回了自己外放的力量。
“没亲族的吸血鬼我也只认识你一个。”楼冠宁喝了口茶,“这么久了一个亲族都没有,存着力量想征服世界啊?”
“不征服世界也好过把力量分出去。”孙哲平笑了声。
初拥也代表吸血鬼将自己的力量给分出去,亲族越多也代表吸血鬼本身的力量被分出去越多。
“也没什么不好,团结力量大啊。”楼冠宁不介意的耸耸肩,就以力量来说他的力量确实不算大了,但是手下的亲族一人揍一拳都能把敌人揍成肉沫。
“吵的要死。”孙哲平不喜欢太吵杂的环境,楼冠宁的别墅里住着一堆亲族,要不是因为他来所以躲起来了,平时一定吵得让人头疼。
“那个小驱魔师话不也挺多的?”
“闭嘴,再提我打死你。”

楼冠宁心里委屈了一把。

评论(29)
热度(96)

© 小笼汤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