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笼汤包

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喻黄】护你

想起了有篇之前写的喻黄,来发一下
道长喻和猫妖黄
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写下去系列


----------------------------------

那时他还是只小猫。
太过于瘦小与虚弱而被母亲所放弃,他不了解那些,只觉得害怕又饥饿,扯开嗓子呼唤着母亲。
直至原本嘹亮的嗓音变得虚弱而沙哑,母亲始终没有回来。
他蜷缩着身体,寒冷又饥饿。

有个人类接近了他,他警戒地弓起了身子炸开了身上的毛,张开嘴发出了威吓的哈气声。
“猫儿,今日你我相遇也是有缘,我便助你渡这一劫罢。”
那人说着他听不懂的话,伸出手将他抱了起来,他吓坏了,伸出爪子往抱起他的大手抓去,却只在那人的手上留下条条白色的痕迹,他实在是太过瘦小。
“别怕。”那人轻笑着,大手安抚的顺着他身上的毛,像是母亲在替他舔毛一样,他渐渐地放下戒心。
他抬起头望向那人,四目相交时他如同跌入深潭,那人的双眼宛若清冷的潭水,平静又深沉,又似漆黑的夜空,彷佛能在他眼底看见万千星辰。
他好似就这样跌近了那人的眼底。

那人带着他来到了一座山,山上的空气清冷却让人很舒服,如同那人给他的感觉。
那人是个道士,每天进行着他看不懂的修练,看著书念着他听不懂的话,毕竟他只是只猫。
山上的房子里只有他们一人一猫,他每天陪着道士,渐渐的他发现他逐渐能了解道士的话,能思考的事情也逐渐变多,世界在他眼里也彷佛变了样子。
“看来你每天陪着我修练也成功入道了。”道士摸着他的头轻笑着。
“再过一阵子你应该也能化成人形了,不能再喊你猫儿了。”

“黄少天”是道士给他起的名。
他继续跟着道士修练,渐渐的他可以开口说人话、也能幻化成人形。
山上不再是一人一猫。

随着时间的经过有其他的人类上了他们的山,希望能拜入道士门下。
道士的徒弟越来越多,山上也越来越热闹。
他已成妖,时间在他的眼里过得很快,短短几十年如同眨眼。
道士老了,原本如墨的发已成雪白,当年将他抱起的手也布满皱纹。
年老的道士已成风中残烛,但他的眼还是一如当年的,让他深坠其中无法自拔。
他喜欢恢复成原型趴在道士的腿上,让他一下一下地抚摸着自己的毛。
“少天。”道士苍老沙哑的声音唤着他,他摆了摆尾巴算是回应。
“待我去了之后,你便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罢。”尾巴有些不悦得拍打了道士的手几下,他不喜欢道士说这些话,虽然他也明白,道士快死了。
“若你暂没有想做的事,那能替我守着这道观吗?那些弟子们还不成气候,还需人看着他们。”
安静了很久,他才用人类的语言“嗯”了声。
道士说了声谢谢后便不再出声,原本抚摸着他的手也没有再动作。
他明白,道士去了。

道士死后他守着他们的约定,看顾着道士留下的道观与弟子们。
弟子们来来去去,一代传承着一代,他每天待在道观里看着那些弟子们也不无聊,陪着他们一起修练与玩耍,看着他们成长他也觉得满足。

但心里始终有个地方觉得空荡荡的。
从道士死后心里的某处就像空了一样,不管过了多久都无法填满。
他终究不是人类,无法了解这复杂的情感是什么。
他就抱着宛如破了个洞的心过了好久,换成妖型时他已从原本的小猫变成了豹子大小的大猫,尾巴也随着修练化成九条。
他已是可以编入仙籍的大妖。
但是他和道士约定了,在找到想做的事情前替他守着这道观。
他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后来有天道观里来了个新孩子;他有着和道士一样的眼睛。
似深潭又似夜空的眼睛。

过了近千年他已经忘了道士的名字,忘了他的模样,忘了他的声音,但他却忘不了他的眼睛。
感觉一直空荡荡的心好像被触动了下。

“你⋯⋯叫什么名字呀?”他蹲到了那个还不足他腰部高的孩子面前。
“我叫喻文州,哥哥你呢?”孩子露出了柔软又天真的笑。
“我叫黄少天,是一直守护这个道观的猫妖。”他伸出手揉了揉孩子的头。
“一直?”
“是啊一直,这一千年来我都在这里。”
“这么久,那你一定很寂寞吧。”孩子伸出手,像个小大人一样摸了摸他的头。
他愣住了,看着那个孩子的眼睛,好像回到了他还是只普通的小猫时,第一次见到那个道士时,毫无防备,坠入他眼中的深潭。

“⋯⋯原来我一直,都很寂寞啊。”他抱住了那个孩子,小小的、又柔软的身驱。

道士死了近千年,而他终于了解了何谓寂寞。

评论(10)
热度(88)

© 小笼汤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