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 芒果牛奶冰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畏光1

那啥……其实那天喻黄脑洞开了子博写了……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沉迷摸鱼:

明明只是瞎几把想的脑洞却蜜汁神速的写完大纲,总是十分认真在摸鱼呢!
一千年没有写喻黄了,OOC到天边大家求轻喷………………
这个喻有点黑
------------------------
熟悉的闹钟响起被白皙纤长的手指伸手按掉,喻文州坐起身微微地蹙起眉。
他做了个梦,黑暗、寒冷、饥饿……在尔虞我诈的阴影中苟且偷生的黑色梦境。
为了不让梦境扰人,他向来有吃药助眠的习惯,通常吃了药便能一夜无梦的安稳到天亮。
可黑色的梦境还是无孔不入地钻了进来,像是在张牙舞爪的宣示自己的存在,告诉他永远也不可能摆脱这与他的灵魂几乎纠缠在一起的黑。...

【喻黄】银海

赶上了!!!!少天生日快乐!!
短短的,顺便用了之前点文的梗,皇帝喻x将军黄
可惜好像没有腹黑⋯⋯
@血城十五夜  @离絃九歌 

-------------------------

夏夜比白日还要凉爽些,微风拂过、草丛里还有些虫鸣,那人只穿着件轻薄的里衣就站在院里。
平日里束得整齐的发随性的披在肩上,被轻拂过的微风给带起了几缕。
他微扬着头看着夜空,十五的月圆得吓人,夜明珠似的挂在天上,满天的星辰也像是那日他大意打翻的珠宝盒,洒了整个天的璀璨。
“这样会着凉的。”不属于他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连带着一件披上他肩还带着温度的外衣。
他也不意外,回过身看着站在身后的人拢了拢批在自己身上的外...

空班时翻备忘录找到的东西
我原本想写什么来着⋯⋯自己都好想知道后续啊⋯⋯

星星划过了天空,在夜里留下了一条又亮又长的尾巴。
他听见那个人说,我终于找到你了。

如果真要黄少天形容喻文州的话他会这样说,一个突如其来出现,侵门踏户的人。
喻文州是在某一天突然出现的,他也忘了是什么时候,那个夜里他看见了星星从天上落下,然后喻文州就出现了。
他说,我是来找你的。
喻文州就这样侵门踏户的闯入了他的生活。
对于喻文州突如其来的出现而感到讶异的好像只有他一人,所有人的反应像是喻文州早就存在于他们的生活中一样。

“你到底是谁?”黄少天不只一次这样问。
“我是喻文州,我来找你的。”喻文州总是看着他,眼里有着他读不出来的情绪。
“为什么...

【喻黄】致两千年后的你0

脑洞大开挖新坑,想到洒洒土填一下

-------------------------

黄少天在个漆黑的空间里睁开眼,想坐起身头就撞到了顶让他又躺了回去。
双手在漆黑的空间里摸着,冰冷的触感让他知道自己应该是在一个金属舱中。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在这。
他除了自己叫黄少天之外什么都想不起来。

被关在漆黑又狭小的空间里让他觉得有些心慌,双手在金属舱里摸索着寻找能够出去的办法。
不知道按到了什么,他的眼前突然亮了起来,一瞬间的亮光刺的他闭上了眼好一会儿才慢慢适应。
眼前亮起了一块面板,显示着你有一个新讯息是否读取。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点了是。
他看见了讯息的署名是喻文州,他想不起来这个人...

【喻黄】星夜撰写师

书念得累
偷闲打个脑洞
语无伦次不知道在写些什么的小故事

----------------------------------------

传说在西边的国境住着一个术士,那个术士被称为星夜的撰写师,以星星当作文字在夜空上撰写着常人看不懂的故事。

没有人真的见过这个术士,也没有人知道传说是从哪里来的,大家都当成夜里哄孩子睡觉的床边故事。

在国家西边的一个小城市里有个小小的剑客,他从小就认为这个故事是真的,也许是在森林里的小木屋里,也许是山谷的山洞里,他相信那个术士就住在西边的国境。

小小的剑客已经到了可以独自踏上旅程的年纪,他告别了父母还有家乡的朋友们,收拾了行囊前往西边的国境。

前往国境的路很...

【喻黄】好好

小甜饼得来不易,且看且珍惜⋯⋯⋯⋯
再也不半夜码字了,半梦半醒会发生惨剧。

Bgm是周深版的好好。

-----------------------------------

黄少天是春日最暖的阳光,温暖灿烂却不刺眼,暖暖的发着光,照的人全身酥软不想离开。
他笑的时候会露出小小的虎牙让他看起来显得更稚气,眼睛会弯成一抹弯月里面闪烁着让他着迷不已的暖阳。

“我叫黄少天,以后多指教啦!”浅棕的发被透过窗的阳光染成柔软的金色,在阳光照耀下的半张脸也像在发着光,如果阳光是个人的话应该就是长这个模样,喻文州忍不住想着。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如同阳光般的少年。

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太多的交集,就像人们憧憬太阳一样,黄少天也总是人群的...

【喻黄】护你

想起了有篇之前写的喻黄,来发一下
道长喻和猫妖黄
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写下去系列

----------------------------------

那时他还是只小猫。
太过于瘦小与虚弱而被母亲所放弃,他不了解那些,只觉得害怕又饥饿,扯开嗓子呼唤着母亲。
直至原本嘹亮的嗓音变得虚弱而沙哑,母亲始终没有回来。
他蜷缩着身体,寒冷又饥饿。

有个人类接近了他,他警戒地弓起了身子炸开了身上的毛,张开嘴发出了威吓的哈气声。
“猫儿,今日你我相遇也是有缘,我便助你渡这一劫罢。”
那人说着他听不懂的话,伸出手将他抱了起来,他吓坏了,伸出爪子往抱起他的大手抓去,却只在那人的手上留下条条白色的痕迹,他实在是太过瘦小。
“别怕。”那人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