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笔名无忧,也可叫霜霜
各种不成熟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饿

© 闪耀咕咕刀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艳火

张佳乐生日快乐

没东西了只好以前的生贺来应急一下,刚好那篇被锁了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应该还是很多人没看过吧大家看一眼啊!我这篇写得可好了!!!


-------------------------

  1.

  他们最后还是分手了。

  最终压垮他们之间的那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张佳乐也不愿再去细想。

  分手已经很难受了,还要再去那撕心裂肺的回忆中翻找原因,太累人了。

  

  他把手机随手往旁边一丢,听见某种令人不安的碎裂声时也没去理会,反正大不了也就和他的心一样,四分五裂而已。

  桌子上的东西全都被他挥到地上,独独留了一个装着两人合照的相框。还是舍不得。

  他把自己如同垃圾一样抛进床里,看着那泛黄的灯光和带着污渍的天花板发怔。

  百花的宿舍是老房子改的,在冬天热水器会忽冷忽热的,夜里风还会从窗户的缝隙灌进来。

  他和孙哲平就会滚在一张床上靠着彼此的取暖,还会猜拳让输的去睡靠窗户的那一侧……他发出干哑的笑声。

  其实不过三年多而已,孙哲平的存在就像是血液一样渗透了他全部;他的生活、他的回忆、他的一举一动每个习惯里都有孙哲平的影子。

  他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提出分手吧这三个字来的,难不成他有个自己都不知道的人格存在吗?

  他自嘲地笑了笑后又从床上坐起身。先是捡起了被他随手扔的手机,看了眼,屏幕裂了但还能用。

  又弯腰将挥到地上的东西一样样地捡起来放回桌上。他看着那装着两人合照的相框,那是第三赛季拿到亚军时的照片,他抚过那个相框,手指在相片中两人的笑脸上停顿了一下,最后把它收进右手边第一个抽屉里头。

  

  他抬起手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在上头留下红红的掌印。

  这个赛季还没结束,他必须振作起来才行。

  

  2.

  第六赛季百花走得不太顺利,张佳乐更是把所有责任都往肩上扛。

  和孙哲平通电话的时候却总是把那些压力和疲惫都隐藏起来,装出了开朗乐天的模样,没心没肺似地和他唠嗑。

  孙哲平十分看不惯他这样子,他几乎可以自诩是除了张佳乐的父母之外最了解张佳乐的人了。

  那个人在他离开之后会拼成什么样子他怎么会不晓得?

  他觉得不耐、觉得烦躁,张佳乐逞强的开朗和他毫无起色的手伤都成了他们一次次争吵的开端。

  最后在百花一次重大失误的比赛之后他们分手了。

  

  3.

  冬休的那会张佳乐没有回家,一个人留在了战队里头整理这个赛季的资料。

  和孙哲平分手已经一阵子了,除了心里像是少了些什么外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有太多事情必须去操心和烦恼,每天在训练、复盘和叮嘱队员们中打转根本没一刻停下来。就连躺在床上时脑子里想的都是下一场比赛该如何带着队员继续下去。

  他没有时间去想孙哲平。

  现在那些吵吵闹闹喊他队长的人都不在了,只剩下他一个人时空气突然安静得令人耳鸣。

  那些有关孙哲平的回忆和情感像是慢性而致命的毒药,在他忙碌的时候悄悄地蔓延到了全身,等他终于静下来时才发觉早已侵入他的四肢百骸,无药可救。

  他深呼吸几下试图让被回忆侵扰而颤抖不已的心脏平缓下来,脑海里却止不住地出现一幕幕他和孙哲平从认识到最后一通电话时的画面。

  清晰到让他几乎呻吟出声。他记得他用着平淡到不像他的语气提出分手,而电话那头的人在沉默了很久之后才沙哑地说了个好。

  在电话的最后孙哲平还说了句话,可是独独那句话,他想不起来。

  

  4.

  孙哲平没告诉任何人,一个人回了K市。

  他本来就不是K市人,退役又和张佳乐分手,好像也没有再回来这个城市的必要了。

  但他还是回来了,左手缠着厚厚的绷带,带着手机和钱包好像B市和K市距离只有2公里而不是2000公里。

  他这次回来没有特别的目的,他随意地在街上晃着却不自觉地来到了他和张佳乐以前常来的一间餐厅。

  来都来了也没有不进去的道理,他熟门熟路地进了店坐在以前两人固定的那个老位置上。

  

  张佳乐愣在原地。他没想过去上个厕所回来眼前会出现一个熟悉无比的背影。

  他盯着那个背影魔怔一般地回到位置上。

  他没有坐在那个熟悉的老位置而是稍微后面一些,恰好就在孙哲平的后面。只要孙哲平一回头,就能看见他。

  为什么会回来?

  那被他压下去的情绪瞬间又翻涌了上来,他用双手紧紧地捂着嘴,好像不这样做他就会忍不住出声去叫住眼前的人。

  他看着坐在那个熟悉的位置上的那个背影,心里忍不住想了千万种可能……是不是手伤有起色了?是不是有东西落了没拿?是不是……是不是回来见他的?

  心里那被他强行武装起来的部分正一点一点地瓦解,变得柔软脆弱。

  他和孙哲平分手的原因从头到尾就不是因为感情淡了或是不爱了,累积的压力和疲惫让他们没有心力再去经营这段相隔两千公里的感情。

  他不想分手。直到看到孙哲平他才终于能够正视这个想法,但是如果只有他一个人这么想呢?如果孙哲平根本不是回来找他的呢?

  他记得每次争吵孙哲平那疲惫不堪的语气还有叹息。孙哲平讨厌这些麻烦事,他不会想再重来一次的……但是那个人回来了就代表还有一丝丝的机会。

  他看着孙哲平的背影下了个决定,如果孙哲平回头了,他就再勇敢一次。

  

  5.

  孙哲平早就注意到坐在他身后的张佳乐了。

  他向来洒脱不恋旧,但是唯独张佳乐是他放不下的。他一点也不想分手,他想的只是把那个人紧紧抱在怀里然后亲亲他,和他道歉,抱歉让他必须一个人背负一切。

  然而他不能这么做,因为张佳乐累了。现在的他只会是张佳乐的负担,他有什么办法再回到他身边?

  孙哲平知道张佳乐一定早看见他了,但是他没有回头。如果张佳乐一点也不想见到他呢?如果见到他会让张佳乐好不容易堆起的决绝溃于一地呢?

  所以他没有回头,他必须假装成根本不知道张佳乐在自己身后的模样。

  如果张佳乐往前走了,他会紧紧抱住他。在那之前他不能回头。

  

  6.

  张佳乐看着孙哲平静静地吃完了面,放下筷子抽了纸巾擦嘴巴,最后站起身走向柜台。

  那个人没有回头过,径自地向前走。

  他却像是被石化一般停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孙哲平离开。一步步地离开餐厅,离开他的视线,离开他的生命。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那碗泡糊了的面,觉得视线稍微变得模糊了。他吸吸鼻子拿起筷子开始吃面,熟悉的汤面今天味道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样,有点咸了。

  张佳乐吸溜吸溜地吃完面,揉揉眼睛又用手背抹了下嘴巴,深呼吸了几下后直直地挺起腰杆。

  要更努力了张佳乐,我会拿冠军的。

  他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7.

  百花第六赛季失误连连,而张佳乐自己更是犯下了几乎是致命的重大失误,最后百花止步四强外。

  赛后的检讨会上他对着队员们深深地鞠躬道歉,如果不是他失常,百花这赛季能走得更远的。

  “队长……”邹远看得有些不忍心,自从孙队离开以后张佳乐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从前那个开朗又充满笑容的副队不见了。

  现在的张佳乐总是皱着眉阴郁的像暴风雨来前的天,腰杆挺得笔直,操作着弹药专家却总是打出了狂剑那般不怕死又疯狂的感觉。

  看起来就像是孙哲平——却又比孙哲平多了分决绝。坚定却又疯狂,像是在狂风中熊熊燃烧的火炬,不将自己燃烧成灰烬便不会停止。这样的张佳乐是邹远不熟悉的。陌生,且令人害怕。

  

  “请大家再相信我一次,下个赛季,我会带着百花拿到冠军!”这是他给百花最后一个承诺。

  

  8.

  从百花缭乱倒下、画面变成黑白的那一刻起,张佳乐觉得好像听见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那是他一直以来的坚持、自尊以及勇敢。

  他提出退役的要求时就连经理也没有挽留他,只是愣了一下后拍拍他的肩膀。

  为什么?为什么不责备他?不论是队员们或是经理,没有一个人责备他。他没有完成他的承诺,他食言了他逃跑了……可是每个人却用着愧疚的或是安慰的眼神看着他,和他说:“对不起,队长。”“队长辛苦了。”“辛苦了,你好好休息吧。”

  不是的不是的……他怎么能泰然自若地接受这些?他像逃跑一般地退役了。

  头一个星期他把自己关在房里不接电话不回讯息,看着网络上黑他留言才觉得心里稍微好受了些。

  

  9.

  在他把自己关在房里的第8天,他收到了一条短信,他有气无力地瞥了眼赫然发现居然是孙哲平传来的。

  他犹豫了一下后还是点开了,里头只有一句话让张佳乐都觉得他是不是传错人了。

  “你不是蛮喜欢做点心的?”

  看到短信张佳乐突然想起来了,以前在百花时他偶尔会在那小小的厨房做些简单的点心,和孙哲平还有队员们分着吃。

  怎么才一阵子的时间就忘了。

  

  他终于从房间里出来,接着进了浴室把自己从头到脚洗得干干净净几乎要脱了层皮。

  张佳乐觉得神清气爽,他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似乎是从孙哲平离开后就没有过了。

  他去了趟超市买了一堆做点心的材料,在看到百花牌蜂蜜的时候心情还是忍不住又沮丧了些,想着他离开之后邹远他们不知道怎么样了。

  他就这样呆呆地站在蜂蜜的柜前十分钟,直到服务员过来问他需要些什么帮助才离开。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他都醉心于做各式各样的点心,做完了自己吃,吃不完的就送邻居,短短一个多月就胖了近10斤。

  这还是他某天洗澡的时候突然捏到了自己肚子上多出来的一圈软肉才发现的。

  

  10.

  不能再吃了。

  他其实还是挺在意自己的身材的,为了不让自己再继续胖下去他只好忍痛停止做点心。

  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状态和刚退役那阵子比起来实在是好上不少,所以说吃甜的真的能让人心情变好也不一定。

  

  张佳乐躺在床上发呆,不做甜点之后突然闲了下来一下子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

  原来不当职业选手的日子是这么空闲的吗?

  ……好想玩荣耀啊。

  这个想法让他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习惯性地摸向口袋却摸了个空。

  对了,账号卡已经留在百花了。从他和百花签约那一刻起那个一直陪伴自己的账号卡就不属于他了。

  再去买一张吧!这么想着他就衝去附近的网吧买了张账号卡又回来,忘记变装就去网吧的后果就是差点被认出来,还好他跑得快不然就要被包围在那了。

  他回到家打开荣耀才发现居然已经开到第十区了。“我那时候是第几区来着啊……”张佳乐登入了新买的账号卡,选了最新的第十区登入。捏完角色后张佳乐又陷入了新的烦恼,“啊……要叫什么名字好……”他苦恼地缩在电脑椅上,感觉好像当年他要为百花缭乱取名字的时候一样。“花……什么花……”手指在键盘上打打删删,思考了快半小时才终于决定好,“浅花迷人,就这个吧!”

  

  11.

  他好像又变回高中时期那个沉迷网游的少年,每天泡在网游里头解任务、练级。不是为了比赛而是单纯为了玩游戏而玩游戏,他差点就忘记这么单纯又快乐的事情了。

  “臭小子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张佳乐操作着浅花迷人不停地和普通玩家对骂,“我是你张佳乐爸爸!”

  最终他被那人叫来的三十个伙伴给摁在地上轮了一番。“三十打一!你们还是人吗!”张佳乐心疼不已,他昨天好不容易刷出来的武器就这样喷出去了啊!

  在他还在为喷出去的武器感伤时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也没看是谁就接起来了。

  “喂?”

  “喂,张佳乐吗?我是韩文清。”

  “喔韩文清啊……什么!?”张佳乐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又看了眼手机,来电显示确实是韩文清。

  “老、老韩啊,怎么了?”他完全想不透韩文清打给他的理由。

  “你打算回来吗?”韩文清一向都是这么直接,让张佳乐一时语塞。“我……”

  “我就直说了,霸图欢迎你。”

  “什么?”张佳乐怔住了,他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件事。他闭上眼深呼吸了几次,“抱歉老韩,我不会去霸图的……我的归宿只有百花。”百花是他和孙哲平一手建立起来的,是他的起点也会是他的终点,他不能再一次背叛他们了。

  韩文清没有因为他的拒绝而打退堂鼓,反而问他:“三次的亚军,你满意吗?”

  怎么可能满意!张佳乐觉得心底有个声音在咆哮。他一直在追求的,他答应孙哲平的,才不是亚军。

  “我们能给你百花所没办法给你的东西。你应该自己也清楚,百花没有能力给你冠军。”韩文清的话像是在拉扯张佳乐的内心。他当然知道,百花的实力根本不足以拿冠军。

  有孙哲平在的时候还好说,但是孙哲平离开后的那两次亚军已经让他几乎疯狂。真要形容的话就是他将整个百花战队都扛在肩上跑。

  但是那又如何?他心甘情愿,为了百花、为了冠军,这些他都甘之如饴。

  “我可以的,百花可以的。”他咬着牙回道。他们当然可以,之前都已经差一点点了,只要他再努力一些就没问题的。

  电话那头的韩文清几不可闻地轻叹了声,“张佳乐,一个人没办法拿冠军的。”

  张佳乐像是被戳到痛处一般沉默了,韩文清没理会他继续说,“我们有最适合的队友,最能让你发挥的空间。在霸图,你能拿冠军!”

  冠军!那个被他压抑在心底的声音又被唤起,冠军!他想要冠军!可是去霸图……

  “我们会给你时间考虑。另外、”韩文清又说,“百花缭乱,我们能为你买来。”

  百花缭乱!“你、你说真的?”就连张佳乐也发现自己的声音在微微颤抖,百花缭乱……是他的青春他的心血,是为了他量身打造的账号。

  “当然,百花那边应该不会轻易放手。但是霸图这边也会向你展示出相对的诚意。”

  “我知道了……我会考虑的,谢谢你们。”张佳乐挂了电话后看着画面还停留在黑白死亡画面的浅花迷人沉思了很久,最后长吁了口气回城复活。

  他打开了一大排的公会列表,找到了百花谷,按下申请。

  

  12.

  加入百花谷的之后他尽量都保持低调,但是凡是公会哪里缺人手他一定都是第一个过去帮忙的,这也让他在公会里赢来不少人气。

  百花谷里不乏张佳乐的粉,大家都模仿着他的百花式打法让他也轻松不少,至少不用太过于隐瞒。

  至少目前在百花谷的人眼里他就是个热心而且技术不错,模仿张佳乐模仿得很像的高端玩家。

  

  他听着公会里的成员说着这个赛季百花打得多不好,邹远配不上百花缭乱等等都让他的心不自觉地揪紧,尤其是不止一次听到他们说“如果张佳乐在就好了”时,他更是被罪恶感和愧疚压得喘不过气来。

  对不起、对不起……他无数次地在心里和他们道歉着。他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脸去面对这些百花粉们,只能更努力地在帮会里头当苦力。

  

  他的身份一直到那天抢boss时才暴露,对面那个骑士实在是太无耻,逼得他不得不真的出手。

  在他和叶修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他也听见了百花谷这边吵杂的声音。

  “张佳乐!”“张队!”“是张佳乐!”一声声惊喜又激动的声音让他的心不自觉地被触动了。

  从百花谷传来齐声的呐喊和助威也让张佳乐怔了一下,他原本以为他们会怪罪自己的离开,但此刻他们还是如此为自己加油,搞什么张佳乐、认真点,你必须回应他们的期待才行!他嘴角微微上扬手下的操作更凌厉了些。

  就好像回到赛场上一样,让逐渐被他遗忘的兴奋和热血慢慢回来了。

  无奈的是在猥琐这方面他实在是输叶修一大截,boss还是被抢走了。事后百花谷的玩家们却一个个围到了他身边,激动又兴奋地问他是不是准备回来了。

  面对这些疑问张佳乐却没办法坦然地回答,他只能苦涩着笑着摇摇头,说了声或许吧便下线了。

  叶修的话触动了他。叶修还不打算放弃,他还想要冠军。而张佳乐自己也想要冠军,联盟里每个人都想要冠军。

  以前的百花赢不了,现在的百花也赢不了。

  他知道现在多了个唐昊,那孩子也是自己看大的,是什么样的个性他自然清楚不过,就算他回了百花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打出配合。他已经24了,没有多少个赛季可以浪费了。

  他想起了韩文清的邀约,答案是什么其实已经很明确了。正因为如此,他对于百花才更觉得愧疚,他背叛过他们一次了,这次他回来带给了他们希望,却又是准备再次背叛他们。

  他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尽他所能的赎罪,以及弥补他们。

  这是他欠百花的。

  

  13.

  “喂,老韩吗?我是张佳乐。”张佳乐握着手机深呼吸了几次,才压下了要将他淹没吞噬的愧疚感,“关于霸图的邀约,我答应了。”

  “好,欢迎加入霸图。”韩文清的声音听起来蛮高兴的,又带着些意料之中的自信,“百花缭乱已经在协商之中了,这几天就能谈下来了。你看看最近过来Q市吧,提前磨合训练。”

  “好我知道了,谢谢。”挂上电话之后张佳乐把自己缩在电脑椅上,看着头顶着百花谷的浅花迷人,又在心底道了声对不起。

  那天半夜,浅花迷人没有惊动任何人地退出了百花谷。

  百花缭乱1600万交易霸图,这个消息立刻惊动了所有百花粉,张佳乐看着他们集齐痛骂百花的还有坚持张佳乐绝对不会转会霸图的言论心里又是一阵愧疚。

  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

  这个消息一出他的手机、QQ和微信,各种能联络到他的管道通通被人给塞爆了,有朋友有其他战队的人更多的是媒体,他们都想知道百花缭乱交易去霸图而他这百花缭乱的原操作者到底有何打算。

  

  不能逃避,这是我该承担的。

  他回应了那些媒体的消息接受他们的采访。

  “上个赛季我不负责任的退役,对于我的战队、队友还有粉丝我感到很抱歉。我是个不称职的队长,抱歉让你们失望了。”

  “这个赛季我会回来,复出霸图战队。”

  “因为我的自私而抛弃了百花,对不起。”他的这声对不起是发自内心的愧疚,但他却没有想得到任何人的原谅,他没有资格。

  大批的媒体不打算放过他,穷追不舍地追问着他既然选择复出为什么不回百花,为什么背弃了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队伍。

  “为了冠军。”他平静地看着那些对着他的话筒和镜头。

  

  14.

  正式复出霸图的新闻会时他婉拒了韩文清说要陪他一起的好意。

  “没关系,我一个人可以的。”这是他自己该承担和面对的问题。

  这些日子以来网上的骂声和不舍他都看在眼里,粉丝们自发性的签名联属希望他回百花更是让他的愧疚感爆棚。差点让他连夜收拾行李奔回去,可是他忍下来了。

  他不能回去,他要留在霸图,拿冠军!

  

  “首先谢谢百花的大家对我的支持以及不舍,谢谢你们即使到了现在还是愿意相信我,真的让我非常的感动……”

  “但是,无论如何,我有一些必须要去追求的东西。”

  “冠军,真的有那么重要?”他看见记者眼里的鄙夷和不屑。

  是的,他是个自私的人。他为了“冠军”,为了他六年来从来没有得到过的东西,为了一个承诺,他抛弃了那些相信自己为自己流泪的人。

  如果他能轻易放弃那个目标的话他大可直接回百花,替他们卖命替他们打到自己再也打不动为止,但是他放不下。

  “是的,很重要。”正因为如此重要,他才不能回头,“是超越一切的重要。”

  

  15.

  张佳乐其实已经很久没有想起孙哲平了。

  不是忘了,他一辈子都不可忘记那个人,只是把他和着他年少轻狂的爱恋一起藏在心底。

  他没想过再一次想起孙哲平是因为另外一个人,无意间和于锋打出的繁花血景让他怔住了,记忆似乎回到孙哲平退役前两个人联手打配合的时候。

  已经好多年了,孙哲平离开百花、离开他。

  

  张佳乐眨了眨眼将自己从回忆里拉出来。事到如今再也回不去了,现在他头顶着的是霸图不再是百花,站在他身旁的人也不是孙哲平了。

  他不能再逃避不能再懦弱了,他是为的什么背弃百花加入霸图的。该道别了,不管是他还是百花的粉丝们。

  他操控着浅花迷人朝着近在咫尺的于锋开了枪。现在百花需要的,不是百花缭乱也不是张佳乐。

  浅花迷人朝着那些愤怒的百花粉们举起枪,却单单只是举起而已。他有什么资格再去伤害他们呢?

  面对着那些来势汹汹的人群,张佳乐其实并没有打算反抗,可是却有个人影仿佛带着千军万马之姿杀到了他面前。

  “你在害怕什么?”他站在他的面前替他挡下了人群的攻击,张佳乐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快得不像话,耳膜里响着的都是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你是谁!”他太熟悉这个背影了。

  “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那个人的背影不管是在游戏里还是现实都是一样,坚毅且强大,不曾回头直直地向前。

  “我只是……”只是不想再去伤害他们了。

  “将心底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他看着再睡一夏毫不犹豫地举起剑的模样笑了。

  是啊,这才是他应该做的。

  “喔?和你一起吗?”

  “可以。”“你还是那么疯!”

  “现在需要疯一把的,是你,不是我。”

  “好,来了!”他站到了孙哲平的身侧,举起枪来。一如他熟悉且怀念的那样。

  这是最后一次了吧,他会亲手斩断这些过去,朝着新的未来向前走。

  他已经不是百花战队的张佳乐了!

  

  枪响,雷鸣,剑起。

  繁花血景。

  

  16.

  张佳乐看着于锋不要命地试图突破眼前的繁花血景,还有百花谷的玩家们集合起来支援他替他加油的样子笑了。

  太好了,你们也往前了。

  他停下手中的操作,浅花迷人被一剑斩飞。这样子就谁也不欠谁了。

  “你这家伙,到底还是心软了啊……”孙哲平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奈,却又带着点笑。他也早猜到了吧?

  “呵呵。”张佳乐笑了笑,这样就够了。

  

  叶修的搅局让场面又变得混乱了起来,他看着战场另一头的再睡一夏忍不住回忆起了过去。

  那个夏天,那个扛着重剑的少年,他们最纯真最无畏的梦想和爱恋,该过去了!

  他朝着再睡一夏准确无误地开了枪,看着那个狂剑士的脸上似乎带着笑意。

  谢谢你,孙哲平。

  

  17.

  为了冠军,我要赢!

  他昂然地面对百花主场雷鸣般的嘘声,那些敌意和仇视他都欣然地接受。

  这些是无可避免并且必然的,他已经不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退缩,他会扛着这些唾弃一路赢下去!

  

  这次一定没问题的,他有着最好的队伍,最坚定的信念,他也放下过去勇敢向前了。

  这一次他一定能够得偿所愿了——他一直是这么想的,可是为什么?就连一次也没办法吗?他坐在比赛席里看着黑白的画面,心脏像被人揪紧一般地疼痛和难以呼吸,难道他付出的还不够多吗?

  比赛席的门被敲响,他猛然回过神,外头是他现在队友们。对于失了冠军大家都是一样惋惜、难受,但是他们全都隐忍着痛苦在外头等着他、安慰他。是啊,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着这些队友。

  就是再多一次而已,他还可以的。“我是要说,我没事。”他会再站起来的,他已经不会再逃避了,这一次不行还有下一次!

  他走出比赛席后深呼吸了几次,感觉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应该很可笑吧?他背弃了一切却还是一场空,无所谓,要笑便笑吧!这些失望、伤痛和嘲笑他都会将他们好好收拾起来,成为他带往冠军之路的行囊。

  

  18.

  霸图对轮回那一战完张佳乐久违地收到了孙哲平传来的信息,简简单单一句话,“吃顿好的。”还打了五百块钱给他。

  啥玩意儿?张佳乐忍不住笑了,一直低落的心情似乎稍微好了点。他收了孙哲平的那五百回了句谢了,思考了会后又问了句,“最近怎么样?”

  他知道孙哲平去帮兴欣打挑战赛,看着他似乎打得挺开心的样子张佳乐心里也稍稍放了点心。虽然手伤还没完全好,但看起来恢复的不错。

  “老样子。”孙哲平回,却又说了句让张佳乐有些惊讶的话,“下次赛场上见。”

  “你要复出吗!”他看着孙哲平在打挑战赛的时候就预想过孙哲平可能会回到职业圈中,但又不太肯定,孙哲平的手还没完全好,经不起长时间的比赛。

  “嗯。”

  “兴欣?”

  “不是。”不是兴欣?张佳乐愣了一下,随后又想起当时在网游里重逢是再睡一夏头顶的公会,义斩吗?确实,以孙哲平目前的状况来看义斩似乎是最合适的了。

  “赛场上见。”孙哲平要重回职业圈这件事不知道为什么让张佳乐有些心跳加速,他也要回来了。

  “嗯,赛场上见。”

  

  19.

  霸图对决义斩,张佳乐对孙哲平。

  张佳乐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孙哲平扬起了嘴角。

  和上次在网游里不一样,他这次已经没有任何犹豫和软弱了,他不会手下留情!

  

  百花缭乱和再睡一夏再赛场中相遇,他毫不犹豫地将技能丢到再睡一夏的身上。

  再睡一夏的重剑也丝毫没有停顿地劈开那一片光影。

  张佳乐笑了,过了这么久孙哲平也没有忘记,他还是最熟悉自己的人。

  但是,张佳乐的目光变得凌厉,他不是毫无改变的。他一个人带领百花、加入霸图,经历过这么多他的百花式打法也随着他一起改变和进步了。

  他看着再睡一夏的血量渐渐减少,却也发现他居然一步步朝自己靠近了,他已经摸到了新的百花式打法的节奏了!张佳乐有些吃惊,却又不是那么难以接受,毕竟眼前这个人可是孙哲平啊。

  孙哲平的再睡一夏还是杀到了他面前,但也只剩下血皮而已。

  他操作着百花缭乱跳开给了他最后一击。

  “加油。”

  “嗯。”

  

  20.

  张佳乐下了场,却发现孙哲平在选手通道里等他。

  靠着墙,双手环胸,偏过头来看他,“呦。”

  张佳乐只觉得呼吸一滞,他有多久没和孙哲平面对面了?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四年前了,那时候还只看见他的背影。

  他以前是长这个样子的吗?头发好像长了啊,眼神好像也没以前那么凶,整个人看起来柔和点了呀。

  “喔……”张佳乐愣愣地应了声走到孙哲平的面前,视线却没办法从他脸上移开。他以为他已经把对孙哲平的情感连着那些过去都斩断了,却发觉自己还是太天真了。对这个人的情感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能斩断。

  “你变了不少。”孙哲平看着呆愣的张佳乐轻笑了声,眼底一闪而过了些怀念和心疼。

  张佳乐眨了眨眼,孙哲平眼底的情感去得太快,让他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你也变了不少。”他看着孙哲平真诚地说,“感觉……比较稳重一些了。”

  孙哲平闻言又笑了,“我已经25了,再不稳重点也不行吧。”

  “也是……”张佳乐挠挠脸颊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傻,对啊他们已经25了,不是当年那靠冲动行事的少年了。

  孙哲平也没说话就靠着墙静静地看着张佳乐,似乎想把他看进心里一样。“怎、怎么了?”张佳乐的脸被他看得有些发热,他掩饰似地稍微低下头避开孙哲平的视线。

  “没什么。”孙哲平摇摇头,站直身体似乎打算离开了,张佳乐看见他抬起手朝自己伸过来,一瞬间他以为孙哲平要摸自己的头,最后却是拍了拍他的肩,“走了,加油。”张佳乐应了声,看着孙哲平准备转身离开的身影突然喊住了他,“……再联络?”

  “好,再联络。”孙哲平的嘴角似乎勾起了笑。

  

  21.

  第十赛季霸图止步四强,张佳乐长叹了一口气。

  兴欣啊……果然和当初想得没两样,叶修这家伙回来之后就难办了。

  老林退役了……他忍不住惆怅了起来,说实话,除了张新杰之外他和韩文清也是在退役边缘的高龄选手了。但是他们还死撑着,为的就是冠军两个字。

  但是他也忍不住开始思考自己退役之后的事情了,上次退役时其实自己还在当打之年,可现在不是了,这两个赛季打下来他已经开始感受到自己的手速开始下降,体力也不如以前了。

  再打,可能也就两个赛季吧。该开始规划退役后的生活了。

  

  22.

  世邀赛的邀请是他意想不到的,他接到通知时先是愣了几分钟接着用力地掐了自己大腿一把。

  “操、好痛!”眼泪都挤出来了,这不是梦,他要向着世界的舞台前进了!他激动地拿起手机打给了他父母,“喂,妈!我要去为国争光了!……什么?不是!荣耀世界邀请赛!我是国家队的成员!你儿子要去打世界杯了!”又激动地和母亲唠嗑了会后他才稍微平静下来,又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喂,孙哲平吗?”他的语气莫名的小心翼翼,他好久没打电话给孙哲平了。上次似乎就是他们分手的时候。

  “嗯,怎么?”

  “我……收到世邀赛的邀请了。”他其实自己也不太了解自己这通电话打给孙哲平的意义,但是就是想告诉他这个消息。

  孙哲平似乎愣了一下,“真的?”

  “嗯。”

  “太好了,张佳乐!”孙哲平突然变得很兴奋,“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张佳乐被他吓了一大跳,“什么?”

  “代表你的百花式打法要扬名世界,你如果赢了就是世界冠军!”

  世界冠军?张佳乐感觉自己好像也兴奋起来了,但是却又自嘲地笑笑,“我一个冠军都还没拿到呢。”

  “那又如何。”孙哲平说,“那些阻碍你拿冠军的人现在可是你的队友,怕啥?”

  “这么说好像也是”张佳乐突然笑了出来,那些挡着他拿冠军的人现在可是和他同一阵线了。

  “别担心。”孙哲平沉下声音,“你没问题的。”听着张佳乐觉得自己一直鼓噪的心跳好像慢慢变得平稳。

  “我一直相信你。”这句话似乎和好多年前重叠了,他和孙哲平的最后一通电话,那句被他遗忘的话。

  世界杯吗……还真是从来没有想过的领域,换做是以前的他说不定会因为顾虑太多而拒绝这个邀约。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世界杯,世界冠军,听起来可是无比诱人啊。

  在拿到全国总冠军前,先去那个世界冠军回来吧!

  毕竟他的队友可是那些人啊!

  

  23.

  赢了?

  张佳乐看着画面上的GLORY还反应不过来,他的双手感觉在微微颤抖着,他茫然地盯着自己的手看了看又看了看荧幕。

  真的赢了?

  “张佳乐!”比赛席的门被人敲了敲,一群人站在外面等他。

  “还不快点出来我们要领奖了!”“世界冠军啊!”

  声音好像一下子远去又回来,耳朵在嗡嗡作响,他看着外头的人想说些什么,张口却没有声音。

  他张合了几次唇瓣才颤抖地吐出声音来,“……赢了?”

  “赢了!”

  “……冠军?”

  “世界冠军!”比赛席外的大家脸上堆满了止不住的笑。只有唐昊见他还傻愣在那,不耐地啧了声后一把拉开门将他从比赛席里拉出来。

  一出来如雷的欢呼声立刻传进他耳朵里,赛场上飘着色彩缤纷的彩带,大屏幕上回放着百花缭乱击杀最后一个对手的画面。

  真的赢了!激动这时才后知后觉地上来,他全身颤抖地停不下来,他追求了这么多年,牺牲、放弃了一切所追求的东西,终于到手了。

  “呜……”眼泪不受控地落下,他抬起手抹去反而掉得更凶。

  “好了好了,知道你很高兴,还没领奖呢。”叶修走过他身旁拍了下他的肩。

  “来。”苏沐橙递给了他条手帕,张佳乐发现她的眼眶也红红的。

  “哇你别哭得太夸张啊我们等等还要接受采访的!别哭得不能上镜头啊!”黄少天在一旁大惊小怪地嚷嚷着。

  “前辈,走吧。”张新杰拍拍他的肩,嘴角还挂着笑。他环视了他的队友们一圈,抹了把眼泪后咧开嘴笑了,“走吧,领奖了!”

  

  他站在颁奖台上接过了奖杯,看着台下无数个为他们欢呼的观众,似乎在人群中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张佳乐看着那人愣了一下,从口袋掏出手机按下了拨号。

  那个人影接起了手机:“喂。”

  “喂……我是冠军。”

  “嗯。”

  “世界冠军。”

  “我看到了。”

  “还是MVP。”

  “我也看到了。”

  “……不说点什么吗?”

  “国际通话很贵。”孙哲平笑了声。

  “……世界冠军不在乎话费。”张佳乐也笑了。

  “我一直相信你可以的。恭喜……还有,辛苦了”

  张佳乐刚才勉强止住的眼泪又失控了,握着手机蹲在地上抱着奖杯哭了出来,而孙哲平就隔着颁奖台到观众席的距离透过手机低声地哄着他。

  

  24.

  “喂,今天有空吗?”

  “有啊,怎么了?”张佳乐有些意外,孙哲平居然打给他。他们恢复联络后倒也没有特别的热络,两个人对于从前的事也不曾提过,平平淡淡的,就像普通朋友一样,就连在苏黎世张佳乐那哭哭啼啼的样子孙哲平也没有提起过。

  “我现在在霸图楼下,一起吃个饭?”

  张佳乐“诶?”了声说了句等我一下后就挂了电话,五分钟后才全副武装地从俱乐部里头出来。

  “怎么跑来了?”张佳乐小跑到孙哲平。

  “顺路来看看,你也包得太夸张了。”他用手指敲了一下张佳乐的鸭舌帽,口罩、墨镜还有几乎遮掉半张脸的围巾,以前在百花也没包成这样。

  “你懂什么!世界冠军不一样了好吗!”

  “是是是,世界冠军想吃什么?我请客。”孙哲平顺着他的话。“怎么是你请,我可是地主应该是我请啊。”

  孙哲平看了他一眼,无奈地摇头笑了,“有让寿星请客的道理?”

  “……你还记得啊?”张佳乐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孙哲平居然还记得他的生日”

  “怎么可能忘呢,吃什么?”

  “前面有间火锅,蛮好吃的。”张佳乐拉拉已经盖住半张脸的围巾,说不高兴是骗人的。

  

  25.

  “你退役后什么打算?”

  张佳乐从碗里的火锅料里头回神,“打算出国走走吧,这些年也存了些钱,虽然没办法环游世界但到处玩也没问题的。”

  孙哲平静静地看着张佳乐,好半晌才开口,“你真的变了很多。”变得更坚毅,变得能迈开脚步走向远方。

  “嗯?”

  “没什么。”孙哲平又摇摇头,从锅里捞了堆菌类进张佳乐碗里。

  “你呢?”张佳乐问,“现在不是在义斩当顾问吗?一直做下去吗?”

  “没有,现在和小楼他们学着投资,之后走商了吧。”张佳乐听闻吹了声口哨,“不错嘛。”

  “还行。”

  

  他们就像寻常朋友一般地话家常,轻描淡写地谈论着未来,可张佳乐却觉得哪里不舒坦。他们的未来里没有彼此。仔细想想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他们曾经爱过,但也分手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也该释怀了。

  但是张佳乐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孙哲平在自己心里的位置从来没有变过。自始至终都是最特别的存在。

  

  26.

  “就走了?”张佳乐陪着孙哲平到机场,他没想到孙哲平吃完饭就说必须回去了。

  “嗯,还有工作,溜出来的。”从B市溜到Q市来就为了陪他吃顿饭吗?张佳乐没有把这句话问出口,太矫情了。

  孙哲平看了看时间,该过安检了,“走了啊。”

  “嗯,到了说一声。”

  孙哲平转身对他挥挥手。看着孙哲平离开的背影,张佳乐突然觉得有些恍惚,仿佛回到了当年的那个餐厅,那个他眼睁睁看着孙哲平从他生命中离开的餐厅。

  但是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无法向前的百花战队队长了。

  他加入了霸图亲手斩断了过去,他走向了世界实现了一直以来的目标——他改变了许多,他已经向前走了。

  他不再只能够看着孙哲平离开的背影了。

  

  “孙哲平——!”他突然朝着那个人的背影迈开脚步跑去。而也几乎是同时,孙哲平转过了身将张佳乐紧紧地拥入怀中。

  “你向前了。”孙哲平紧紧地抱住他,将脸埋在他的颈侧。

  “你为什么回头了?”张佳乐也回抱着他,双手揪着他背后的衣服不放。

  “我舍不得了。”孙哲平说,“你如果不过来,我回头就好了。”

  “是啊,如果你不回头我追上去就好了。”其实这么简单的事情他早该知道了。只是他没有勇气,无法挣脱那些束缚往前。

  一直过了这么多年,他才终于能够追上他深爱的人,拥抱他。


评论 ( 5 )
热度 ( 58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